看着李锦民慌张的直冒冷汗。俞建军眼神忽闪的转动了几下,随后竟是打出我们意外的对着李锦民笑了起来:“有主意了!老李,赶紧给你儿子打电话,让他小心行事,通知同学赶快撤离!”

  一听俞建军要让自己的儿子玩声东击西,李锦民当时就把脸给沉了下来:“我说你这家伙什么意思?我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小子……”

  不等李锦民说完,俞建军就打断了他的话:“你想哪去了?如果现在不趁咱们被对方盯着,让你儿子他们赶紧撤离的话,等一会那个家伙下楼逃跑,岂不是更危险!”

  听俞建军当头一喝,李锦民顿时有些慌了手脚。不过他此时虽然心中慌乱,但也知道俞建军说的在理,于是一咬牙,便给他儿子打去了电话!

  短暂的“滴滴”声后,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孩的声音,确认自己的儿子没事后,李锦民顿时镇静了许多,于是便按照俞建军的提议,让他儿子去通知其他楼里的同学,并一再嘱咐他儿子,千万不要自己跑出来,一定要混在人群里!

  李锦民挂断电话后,我们众人再次紧张了起来,因为我们此时都很担忧,不怕别的,就怕对方不按套路出牌,真的会向人群开枪!

  短暂的沉默后,俞建军说道:“咱们得做好两手准备,一会宿舍楼里出人,咱们就想办法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确保枪手被咱们两方面吸引的同时,还要想办法把杨书平弄出去!”说着话,俞建军就皱眉看了老猫一眼。

  明白他的意思,老猫笑了起来:“放心吧,一会只要有机会,我就带着大医生和杨书平先走。”

  说话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着杨书平呼吸和脉搏越来越微弱,我们众人的心里,也百爪挠心的焦急了起来。

  心里不踏实,俞建军就在地上捡起了一块大个的玻璃碎片,小心的举到窗边观察了片刻后,只见男生宿舍的楼门前,终于有几个男人大胆的探出头来。

  “出来了!”发现学生有所行动,俞建军对着我们急急的说道。

  一听这话,老猫和鸽子连忙每人拽了一个沙发垫,将自己的衣服套在了上面,随后在俞建军的指示下,便高高的举起挥舞了起来!

  就在他们两个刚把沙发垫举起的一瞬间,空中顿时响起了JS狙击步枪的声音,“砰”的一声过后,鸽子手里的沙发垫当场被打穿,而老猫找准对方射击后的空隙,当下一个翻滚冲到了门边,随后伸手一拽,就将房门给拉了开!

  又是“砰”的一声枪响传来,都没等老猫收手,一颗子弹就贴着他的手臂打在了门框上。“啪”的一声过后,崩起大片木屑乱飞,当时就把老猫的手臂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老猫!”眼见他手臂流血,我慌张的叫了起来。翻滚到沙发后对着我摆摆手,老猫咧嘴笑道:“没事,只划了个小口!”

  瞧见一次配合就把房门打了开,俞建军长长的传了一口气:“原来就是个二把刀,亏我还高估了他!”

  我们这边吸引火力的同时,男生宿舍那边的学生也行动了起来,只见在几个生活老师的带领下,这些学生冲出楼门后并没有慌张乱跑,而是有秩序的贴住墙角蹲了下来,并且将楼门反锁了起来。

  这些学生的处理方案,比我们当初设想的要强太多了。如今他们蹲在楼下,枪手在楼上与他们形成小于90度的夹角,所以不管他在上面的那个点位开枪,都是不可能打不到他们的!而且这群学生机智的反锁上了楼门,如此一来,对方想要撤离,那是插翅也难逃了!

  暗赞一声这群学生临危不乱,我们众人也把心给放了下来,瞧瞧我们面前敞开的大门,俞建军急急的一摆手,说道:“赶紧把沙发立起来推给我,我挡住窗口,你们全都出去!”

  此时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俞建军话音刚落,老猫和鸽子就蹲着身子将沙发推了过去,随后他们三人合力,便将沙发直直的立了起来!

  酷匠b网(唯q!一正W'版,其0;他yP都?是9C盗版'`

  好似感觉到我们要跑,楼顶上的枪手疯狂的发起了攻击,只见他一枪一枪的打中沙发后,竟是每一颗子弹,都精准的穿透了沙发的底座!

  低着头躲开乱飞的木屑,我和鸽子就在老猫的带领下,趴在地上将杨书平拖了出去,随后也不敢停留,鸽子背起杨书平,我们三人就向着楼下跑了出去。

  逃离险境的喜悦感并没有掩盖我们此时的慌乱,等我们眼看要跑到一楼的时候,老猫却突然开口叫道:“糟了!咱们没给医院打电话,这一没有救护车,二没有急救药,咱们可怎么办?”

  老猫这一句话,让我和鸽子的心情瞬间沉重了起来,低头琢磨了片刻后,我一想这里是校园,于是思索着说道:“学校里肯定有医务室,找找看,到了那里说不定就有救了!”

  就在我们一惊一乍的奔跑中,我们来到了办公楼的一层,我们刚刚跑下楼梯,就看见整个走廊里,围满了男男女女的老师!

  瞧见我们下了楼,走廊里的人顿时围拢了过来,没等我们弄清状况,就见一个矮胖的男人推开人群急急的跑了过来:“你们没事吧?可吓死我们了!”

  看清来人是教导主任,我们连忙问他医务室在哪,等他得知杨书平的状况后,当场就让我们将他放在地上,随后便找来了几名老师,一边让人去医务室取药,一边对杨书平进行了急救。

  在众人有条不紊的忙活下,杨书平的状况终于得到了缓解,瞧着老头的脸色逐渐恢复了过来,我擦擦头上的冷汗,心说真是万幸啊,还好这里是医大!

  就在我们以为这下没事了的时候,门口的人群却又突然骚乱了起来。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三人连忙跑了过去,可还没等我们挤到近前呢,就听见外面传来了“咚”的一声闷响,随后就有人惊慌的叫道:“快看呐……有人跳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