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书平,男,64岁,现任M市医科大学精神系高级教授,博士后导师,曾先后发表过一百多篇学术论文,算是M市医学界的头面人物。

  要说起M市医科大学,那是一所省级的重点高校,每年向全国医疗机构输送不下上万名的医学人才,属于那种挤破脑袋,也想进入的地方。

  当天庞滨晕倒之后,便被送往了我所在的医院,而我和老猫在得到教授的真实信息后,便第一时间汇报给了俞建军,随后他都没来得及高兴,又急急的汇报给了局领导,再然后,我们就召开了紧急会议,专门研究起了关于杨书平的事情。

  通过会议研究,高层领导一致认为此事不宜迟缓,当下决定让俞建军带着老猫、鸽子、还有我,组成四人小组立即赶往M市,与那边的公安干警协商,第一时间对杨书平进行突击审讯,如若庞斌口述属实,可不必申请直接抓捕!

  S市与M市在地理位置上是相邻的两个城市,所以我们四人赶到那里的时候,也就是下午三点左右。路上俞建军联系了M市的公安局,那边的兄弟得知情况后,等我们前脚刚刚进入M市,就立即带着我们前往了医科大学。

  坐在市局刑警队政委的车里,我们众人彼此客气介绍,等闲聊了片刻后,这名姓李的政委回头看了我们几人一眼,随口笑道:“我说老俞呀,你这家伙总不来,这一来就给我们出难题!”

  尴尬的笑了笑,俞建军伸手递过去一支烟:“只是找个人而已,对于你老李来说,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吗?”

  “这可不见得。”接过俞建军的烟,李政委摇了摇头:“你有所不知,这个姓杨的教授,在医大的威望很高,尤其是在本市的医疗层面有很大的影响力。如果咱们没有确凿的证据,我想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不然的话……恐怕会引起不小的麻烦。”

  先前经过会议研究,我们早知道这个杨书平不好抓,这类人属于标杆人物,动了他,就等于打了一群人的脸,所以来之前,俞建军就冒坏的想过要把这件事情,交给M市本地的警方来办。

  就在他们二人交谈的工夫,我们一行人赶到了M市医科大学。本以为换了一辆商务面包车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却是没想到,我们刚到校门口就被人给认了出来。

  “哟,这不是李政委吗,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我们的车刚刚停稳,值班室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就笑呵呵的迎了出来。

  看了他一眼,李政委示意我们在车里别动,随后他自己走下车,拽着老头咬了会儿耳朵后,这才对着我们摆摆手,示意我们可以进去了。

  瞧见他没有跟我们进去的意思,老猫换到了驾驶位上,等我们缓缓驶入了校园后,老猫撇撇嘴说道:“这家伙搞什么呀?神神叨叨的,不就是抓个人吗?”

  看着校门口的李政委,俞建军笑了笑:“他是怕摊事,想要趁咱们找人的工夫,自己去走动走动关系,让校方给行个方便。”

  真没想到堂堂一个市局刑警队政委,竟然也要给校方的面子,这不禁让我们更加好奇,这个杨书平,杨大教授,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

  一路根据学生的指引,我们得知杨书平此时就在校内,众人怕引起没必要的麻烦,便下车步行,赶到了东区2号楼的阶梯教室,等我们站在门口向里张望的时候,只见在讲台上,正站着一个衣着考究,外表儒雅的老教授。

  “你们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瞧瞧。”对着我们使了个眼色,俞建军推门走了进去。到了教室里他也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坐在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对于他们的突然进入,屋中众人好像没有察觉一般,眼见他没有找麻烦的意思,老猫便拽着我和鸽子守在了外面。不多时,只听一声铃响,我们放松的身体,也瞬间精神了起来。

  看着屋中学生一个个走出教室,我们门外众人谁也没有上前,等屋里的人走光后,讲台上的杨书平,这才抬头看向了最后一排的俞建军,说道:“这位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见对方发了问,俞建军笑着走了过去:“您就是杨书平杨教授吧?您好,我是S市刑警队大队长,我叫俞建军。”

  听俞建军自报了家门,杨书平微微皱了皱眉头,没等他说话,俞建军接着说道:“很抱歉,耽误您一点时间,我们这次过来,是有件案子需要您配合一下,请问……您现在有时间吗?”

  我本以为在俞建军目光炯炯的注视下,杨书平多少会露出一些紧张与不安,却没想到听了俞建军的话后,杨书平只是点头笑了笑,随后竟自顾自的收拾起讲台上的东西。

  “警方有事找我,那是我应尽的义务,只不过我有一点好奇,我想问一下,究竟是什么案子,能与我这老头子有牵连呢?”

  看着杨书平一脸不解的神态,俞建军撇了撇嘴:“庞斌、王启鸣,这两个人你认识吗?”

  俞建军本想单刀直入,激起杨书平心理上的情绪,却没想到杨书平听了这两个名字后,竟是一点情绪变化也没有,反之更是毫无隐晦的点了点头:“当然认识,不过这两个人我可都不是很熟。他们两个犯什么事了?你们又找我做什么呢?”

  杨书平的态度不卑不亢,这多少让我们有些意外。盯着他看了片刻后,俞建军笑了笑:“我们来找你,自然有找你的道理。杨教授,我看咱们……还是换个地方讲话吧!”

  V最_~新!章x节上(酷$匠H网L

  按照我们的本意,这杨书平与本案关系重大,所以我们当初的设想,是要把他带回市局进行审讯攻克,但就像咱们前面说的一样,想要凭借一张纸带走这家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在我们刚刚走出教学楼的时候,瞬间就被一群人给围在了中间!

  看着眼前冷目相待的学生老师,我们四人不禁感到有些好笑,正在我们头疼该如何解围的时候,李政委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老俞啊,校方态度很强硬,我看今天这杨书平,咱们恐怕是带不走了。”

  看了一眼身旁的杨书平,俞建军小声的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警察办案,难道还要看别人的脸色不成?今天无论如何,人我们也要带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