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试探了一下他的呼吸,发现他有些闭气后,我慌乱的按动起他的胸口,急急叫道:“喊出来!喊出来就没事了!”

  “啊!!”一声哀嚎,庞滨当下大哭了起来:“是我!竟然是我!都是我!……”

  什么?!听了这话,我顿时发懵的看了他一眼,短暂的失神后,我诧异的问道:“你是说……他们都是你?”

  “是我!他们都是我!他们再笑,他们要挖我的肚子,他们再笑,再笑!……”

  任凭庞滨满脸泪水的哭喊,我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因为这一切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我满心以为他会看见某些记忆深刻的面孔,却是怎么也没想过,他竟然看见的都是自己的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庞滨看到的人,都是他自己呢?根据他以前的记忆,这些人应该是有真实身份的,难道说庞滨此时面对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多重人格?

  就在我低头思考的时候,医院的人终于带着急救箱赶了过来,当看见审讯室里的状况后,走在最前面的年轻医生,有些发愣的站在了门口。

  “唐医生,你怎么在这呢?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人我有点印象,曾在医院里见过两次,从同事之间的关系来讲,我应该和他打个招呼,但是我此时脑中一片混乱,根本就没有心情与他说话。

  见我没有搭理他,这名医生以为我是在故意装相,不爽的笑了笑后,他就走到了我的身边,瞧见庞滨脸上有伤,他顿时看向了一旁的老猫:“你们怎么能动手打人呢?我要找你们领导!”

  看着他瞪眼睛的样子,老猫笑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我的拳头,老猫说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是我们打的?没亲眼瞧见,就别乱说!”

  (:更新最,快{)上B。酷匠网)

  一听老猫说话太冲,这个年轻医生没敢接茬再问,只见他暗恨的哼哼了一声后,便对着我没好气的说道:“唐医生,请你让开一点,病人现在处于昏迷状态,我要对他进行检查急救。”

  就在我下意识的挪开身子的时候,我听见这家伙嘴里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废物,整天游手好闲,还四处添乱!”

  “你说什么?”满心火气的看看他,我撇嘴笑了起来:“他没昏迷,只是被我催眠了,我叫你们过来不是让你们添乱的,一边呆着去,有事我会叫你的!”

  知道我和院长的关系不一般,平时在医院里没人敢惹我,但是此时当着众人的面,被我数落几句后,这名年轻医生脸上有些挂不住,当下就与我较劲的喊了起来:“催眠?呵呵……唐医生,不是我看不起你,你来咱们医院这么久了,你都做了些什么?还催眠呢,我看是吹牛吧!”

  没想到这家伙心眼这么小,几句不和就当场翻脸。我此时一心挂念着庞滨,根本就没有心情与他斗气。

  见我没有还嘴的意思,一旁的老猫可不干了。只见他瞪了我一眼后,伸手拍了拍这名医生的肩膀:“收起你那副嘲笑的嘴脸,没有见过,只能说明你见识短!”

  一看老猫要替我拔横,我连忙摆手阻止他说下去,可就在我摆手的一瞬间,我突然在这名年轻医生的脸上,看到了一样东西,那是一副崭新的眼镜!确切的说,是茶色的平光镜!

  难道是这样?!

  看见这幅茶色平光镜的一瞬间,我在反光的镜片里同时看到了两张脸!一个是我的,而另一个,正是戴眼镜的这个家伙!

  突然间的发现,让我瞬间联想到庞滨此时的状况,如果说他此刻所在的记忆空间,被人重叠过记忆碎片的话,那么他现在的情况,岂不是和我一样,看见的是自己的脸,却没发现“眼镜”后面的脸!

  心里想到此处,我连忙转身看向了庞滨,可就在我刚想说话的时候,这名年轻的医生却是毫不客气的抓住了我的胳膊:“你要干什么?我可提醒你,你怎么说也是名医生,别不懂装懂,妨碍我们救人!”

  耳听这家伙一门心思的把我当成了废物,我顿时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心说老猫讲的是一点也不假,这家伙真是无知者无畏呀!

  就在他话音刚落,我突然甩动胳膊带动起他的手臂,趁他被我惊吓,心里出现空白的一瞬间,我伸出另一只手,迅速的在他左肋轻拍了一下:“闭眼!”

  在我命令式的话语下,这家伙迅速瘫软了下去,不等他倒地,我一把将他扶住,同时贴住他的耳朵,说道:“放松,全身松弛柔软,随着身体的晃动,你将彻底放松下来。当我拍你脸的时候,你将立即清醒过来,同时你会闭紧嘴巴,手脚也不听使唤!”说完,我就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

  随着我的拍打,这名医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见我和他脸贴脸后,这家伙吓的连忙倒退了一步,但是他的手脚不协调,就好像小儿麻批一样,当场就摔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这下好玩吧?”瞧着他那滑稽的样子,老猫嘿嘿的坏笑了起来。

  没有理会一旁那几个医生惊儍的目光,我走到庞滨的近前,低头看向了他抽搐的脸,暗自叹了一口气后,我思索着说道:“他们只是长的像你,并不是真的你,我现在要你仔细的想一想,如果他们是你,那你又是谁?”

  “我……我是……我是谁?”听我说完,庞滨就哭泣了起来。随着身体抽搐的越来越剧烈,庞滨的情绪逐渐失控。片刻后,只见他身子猛地抖动了几下,随后就大声的哭喊了起来:“救救我……我不知道我是谁,他们是我,那我是谁,我是谁?……”

  知道他此时游走在崩溃的边缘,我耐着性子不停的安慰他,随着我不断的安慰,庞滨终于平静了下来,只见他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我……我不知道,我看不见我自己!”

  “你脸上不是有一副眼镜吗?它是茶色的,你现在把它摘下来,对准黑暗的地方,你就能看到你自己了!”

  在我的引导下,庞滨剧烈的喘息了起来,就这样安静的等待了几十秒后,当我以为要再次失败的时候,庞滨却是突然瞪大了双眼,并且大出我意外的坐了起来!

  “是他!我怎么会是他!我怎么会是他!”

  “他是谁?”看着庞滨此时神游的状态,我急急的问道。

  “教授!M市医科大学,杨书平!”说完,庞滨就一头晕倒在了桌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贰负神说:

  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与关爱,如果你觉的二二写的还不错,加个关注,点个追书,每天撸一发,高兴可以发发书评,二二会定期去书评里与大家见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