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庞滨说有一个人没有脸,我瞬间意识到了关键点的出现。思索了片刻后,我对着庞滨说道:“看清他,你一定要看清他的脸!因为这个人,他是救你的关键!”

  “我看不见,他没有脸,没有脸!”

  “那他有什么?你仔细的瞧一瞧!”

  “他……他什么都没有,脸上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团肉,一团肉!……”

  听着庞滨歇斯底里的大叫,我头上的冷汗也冒了出来。在纸上飞快的画下一个人的轮廓后,我突然意识到问题的关键性,可能不在这个人的脸上,而是在他的身上!

  想到这里,我说道:“看看他的身上,有没有特殊的地方。他的衣服呢?发型是怎么样的?还有他的手,上面有什么东西没有?”

  在我的追问下,庞滨沙哑的哭喊了起来,片刻之后,我们等来的不是他的描述,而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

  “啊!!救命啊!他们……他们……他们……他们……”

  看着庞滨因惊恐可极速抽搐的面孔,我连忙抓住他的手臂:“他们怎么了?你看见了什么?”

  “他们……他们全变了,他们全变了!都没脸了!”

  怎么会这样?!

  刚才不就是一个人吗?为什么现在所有人,都没有脸了呢?

  就在我满头雾水的时候,老猫在我身旁小声的说了一句:“不是还有一个人吗?那个教授!”

  没错!老猫这一句提醒,让我瞬间想到了另一个可能,这些人之所以没有面孔,会不会是那个“高手”为了迷惑庞滨,而让他忽略“教授”的存在呢?

  还记得第二次为庞滨催眠的时候,他曾说过,说在手术室的角落里,有个人坐在那里,当时听他的口气,那个人应该是他们这些人的头目,也就是我们口中的“教授”!

  如果此时此刻,在庞滨的记忆画面里,“教授”也存在的话,那我们何必要废这么大的周折,直接让他找到教授,说出教授的信息不就可以了吗?而至于他能不能清醒过来,又会不会有危险,等一会医院的人赶过来,那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脑中这个主意一冒出,我当时就把心狠了一狠,看看不停抖动挣扎的庞滨,我心说赌一把吧!如果这家伙命硬,老天会保佑他的!

  转头看看老猫,我让他赶紧给医院打电话,催他们加快速度。随后转回头来,我拍了拍庞滨的肩膀,说道:“别害怕,他们只是想吓唬你,你现在听我说,你往两边的墙角看,看一看那里有没有人?告诉我,他是谁!”

  其实教授在不在庞滨此刻的记忆空间里,我是一点把握也没有,我现在唯一抱着的希望,就是庞滨能将以往的记忆联系起来,如果他对教授的记忆比较深刻,那么从理论上来讲,他就一定能够看到!

  果不其然,我话音刚刚落下,庞滨就哭泣着晃动了起来,任凭他在桌上扭动了半分钟后,我就听他声音发颤的说道:“有……有一个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什么?你看见他了?”听出“有戏”的味道,我兴奋的瞪大了双眼。

  “有……有个人,他坐在墙角里,他……他也没脸!”

  怎么会这样,难道说……我想错了?

  为什么他明明看见了教授,却看不清他的面孔呢?是说当初给他催眠的那个人,原本就是遮挡了所有人的脸,还是说他给我留下的这个难题原本就无解呢?

  2酷匠N网正B-版`Y首发A》

  想到“无解”两个字,我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滴落在了纸上,因为如果我解不开这个谜题,又得不到教授的真实信息的话,那么这个结果,对于我和庞滨来说,就显得有点残酷了!

  一时间我不知该如何下手,于是在兜里颤抖着摸出了香烟,为自己点上一根后,我吐出一口烟雾,告诉自己千万要冷静,一定有办法解开,总能想到办法!

  就在我准备放回烟盒的一瞬间,灯光反照在了烟盒上,透过烟盒上的塑料膜,我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焦躁的脸。也正是这一刻,我脑中又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说对方遮掩这些人面孔的手法,用的是记忆模糊的话,那么通过带有清晰度的心理暗示,能否让庞滨看清他们呢?而如果庞滨看清了这些人,是不是就解开了这层障碍呢?

  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反复的推敲了几遍后,我觉得这个方法完全可行!

  咱们简单的讲述,可能有很多人听不懂,其实在被催眠者中,有很多人因为头脑受损,或者是经历黑暗,往往会引起记忆模糊。即使通过催眠,找到他们丢失的记忆碎片,他们也往往会看不清记忆里的东西。这一点和我们做梦很相似,我想大部分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梦里,我们与人交流,可能有那么一两次,根本就看不清对方的长相,甚至是醒了之后,也完全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

  这次庞滨给我的感觉就是这种,于是我使用暗示手法,对着他说道:“你现在闭上眼睛,当你再睁开的时候,你会感觉视觉很模糊。别害怕,这是因为你有近视,你摸摸自己的上衣口袋,你会发现那里有一副眼镜,戴上它,你会感觉周围变的明亮,好似所有的光都环绕着你,让你能看清你想看到的一切东西!”

  在我轻柔的声音下,庞滨脸上惊恐的表情逐渐平稳了下来,不多时,只见他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后,竟是十分舒爽的说道:“好亮啊,好舒服。”

  知道暗示起到了效果,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等庞滨的脸上露出笑容之后,我轻声的问道:“现在你看清周围了吗?”

  “除了光,什么都没有,好亮啊。”

  知道这是短暂的记忆衔接,我没有催促庞滨,而是让他自己过度,因为我知道,当这美好的一刻过去后,接下来他将看到的,很可能会让他再次惊叫起来。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也就过了半分钟左右,庞滨脸上的笑容再次僵硬了下来。看着他刚刚平静的身体再次剧烈的抖动,我心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说看来这个方法,又没行得通!

  看着庞滨因极度惊恐而长大的嘴巴,我感觉到他此时的状况更加糟糕了,虽然我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但是我很好奇,他为什么瞬间就惊恐成了这种地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