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瞧见庞滨满脸“要死”的样子,我和老猫当时就慌了,此时也不用我推,老猫骂了一声,就把头低了下去,一翻深情的“热吻”后,庞滨终于缓解了现状,不仅身子放松了下来,喉咙里也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啊”字。

  “这家伙多少天没刷牙了?呛死老子了!”看见庞滨终于有了呼吸,老猫恶心的擦起了嘴唇,瞧着他那一脸的“包子”样,我心说:该,这是你应得的下场!

  ¤j酷匠$网首V发

  见我满脸幸灾乐祸,老猫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随后也不理会我的坏笑,自己就跑到隔壁的审讯室里哗哗的漱起口来。

  没有在意老猫的反应,我仔细的检查起了庞滨,发现他此时呼吸缓慢,整个人也有了清醒的意识,就在我试探着问他是谁的时候,他竟是出乎我意料的反问了我一句:“你是谁?”

  这一个问题不由的让我有些呆愣,因为他说话的表情实在是太正常了,就在我诧异的一瞬间,他竟是又问道:“我在哪里?”

  我靠,什么情况!难道说这次的意外刺激,歪打正着的让他有了好转的迹象?

  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见我不回话,庞滨伸出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上,同时一脸思索的说道:“嗯,你叫庞滨吧?看起来病的不轻啊!”

  ……

  亏我还满心以为这家伙有了奇迹呢,原来都是我自想的美事!满脸无奈的点点头,我没好气的逗他:“是!我是庞滨,你是谁?”

  “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别说话,坐到桌子边,我马上就来”说完,他就是十分霸气的伸手指向了桌子。

  看着他躺在我的面前一脸严肃的样子,我不知道自己此时是该哭还是该笑。一见我仍没有动地方的意思,庞滨皱着眉头推了我一把,随后不等我反应,他竟是在我错愕的目光下,突然抡起巴掌,直直的向着我头部打了过来!

  “**的!”眼见不好,我连忙向后翻滚躲闪,躲过他这一巴掌后,只听他说道:“让你不听医生的话,我打死你!”

  这家伙到底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就暴躁了呢!

  根本就来不及多想,庞滨一个翻身扑了过来,由于此时我与他的距离比较近,这家伙都没给我反抗的机会,一屁股就坐在了我的身上,同时力道极大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暗骂一声姥姥的,我挥拳向着他左脸打了过去,本以为这一拳会让他松手,却没想到这家伙实实在在的挨了我一拳后,竟是不疼不痒的,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心中顿感到不妙,我不停的挥舞起了拳头,随着我一拳一拳的砸在他的身上,庞滨脸上的表情也由愤怒转变成了狰狞,手上的力道,也随之加重了许多!

  被他大力的掐着脖子,我感觉自己的喉结都快被捏爆了,就在我呼吸有些困难的时候,老猫万幸的在门外走进来,眼见着我们两个在地上扭打成一团,老猫二话不说,急忙一个箭步冲了过来,随后抬起一脚,就将庞滨踹飞了出去!

  “咚”的一声闷响,庞滨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感觉脖子上轻松后,连忙大口的喘了几口气,心说,这孙子哪里是神经病,他分明是想弄死我呀!

  一股火气冒出,我爬起身来就给了庞滨一拳,狠狠的砸在他胸口上后,只听庞滨哭喊着叫道:“别打了,别打了!我听话,我以后好好吃药,再也不敢了!”

  被他这么一喊,我也是冷静了下来,瞧瞧在一旁坏笑的老猫,我有气无力的放下拳头:“别看热闹,把他铐起来!”

  笑着点点头,老猫将庞滨拽了起来,等把他反铐在了椅子上后,老猫看看我脖子上的几道手印,笑道:“呦呵,这是怎么闹的?我才刚出去喝口水,你就让他给揍了?”

  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我心说什么叫让他给揍了?我也打他了好吗?

  “你小子别说风凉话,这家伙有点不对劲!”

  说着话,我走到庞滨的近前仔细的看了他几眼,只见庞滨此时完全没有了先前的凶相,就好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哭着脸低着头,浑身还不停的抽泣发抖。

  瞧着他这幅可怜样儿,我不由了皱起了眉头,心说要不是和这家伙打过几次交道,我一定会以为他此时模样,都是装出来的呢,他刚才骑在我身上的时候,那两只眼珠子里可全都是杀气!

  见我盯着庞滨不说话,老猫开玩笑的问我要不要接茬揍他,转头瞪了他一眼,我想了想,说道:“他刚才以为我是他,而把他自己当成了医生,由此看来,这就是报告里面提到的第二种症状,我看咱们现在试着催眠他一下,然后看看效果再说。如果不行的话,只好明天再想办法了。”

  对精神病人催眠,尤其是庞滨这种,你得找一个契机,别指望他们会配合你。就像我第一次趁他惊恐的时候用白纸挡住他的眼睛,第二次趁他癫狂的时候用手指捅他肋骨一样,而这一次,他既不惊恐也不癫狂,那我们就得找一个新的契机,想办法让他产生剧烈的情绪变化!

  盯着庞滨仔细的想了片刻,我脑中灵光一闪,就想到了先前的猜测,先前这家伙挨揍的时候说以后会好好吃药,足可见他在精神病院里可能因为某些原因,受到了殴打虐待,于是我就让老猫抓住这一点,扮起了凶恶的医生,开始吓唬庞滨。

  你还真别说,老猫这家伙还真是一块演戏的料,扮起恶人来倒是有模有样,只见他用皮带在庞滨眼前一阵挥舞,吓的庞滨不停躲闪的同时,嘴里也哭喊着大叫了起来!

  几分钟后,眼见时机成熟,我连忙绕到了庞滨的背后,抬手用记录本挡住了他的眼睛,同时快速的拍了他肩膀一下:“睡!”

  前面咱们讲过,瞬间催眠主要在于瞬间中断和立即承接。我用本子挡住他的眼睛,是在视觉上加重他的心理恐慌,随后拍他一下,就是瞬间中断的手法。这里我还想多提醒大家一句,以后出门的时候,千万要警惕身边的陌生人,现在国内流行着一种催眠犯罪手法,就是我刚刚用过的“拍肩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