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猫话没说完,徐家老五的枪声就立刻响了起来,而这一次他攻击的目标不是老猫,而是想要绕到他侧身,正在缓慢移动的何峰!

  “我也想站起来给你一梭子,可惜不行啊,边上有个娘们唧唧的家伙,老想着捅我后腰,你说我怎么站起来呀?”

  对方是超乎我们想象的厉害,他守住了一处关键点,竟是咬住了老猫与何峰两个人。就在山上三人僵持的档口,俞建军手中的对讲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1号1号,我是办公区,火葬场里出现了不明情况,请指示!”

  说话的是埋伏在办公楼上的狙击手,不知道火葬场里面又出现了什么情况,俞建军细问了起来,只听对方说道:“火葬场的炼尸房有动静,刚才我看见一楼有仪器灯光闪动,看样子应该是有人启动了什么设备!”

  炼尸房里除了火化炉,还能有什么设备?

  想到此处,俞建军突然意识到了不好,于是对着身旁的鸽子说道:“你赶紧带人过去,千万要注意安全!”

  鸽子领命带人前去,俞建军则留下来与老五继续周旋,由于察觉到山下警员有所行动,老五在山上又发狂的开起了枪来。

  不得不说这家伙枪法奇准,子弹单发点射之下,几乎压制的我们谁也不敢露头,就在我们僵持了几分钟后,对讲机里急急的传来了鸽子的声音:“头儿,王启鸣找到了,在炼尸房!”

  一听说王启鸣找到了,俞建军瞬间眼睛都红了起来!只见他看看夜色中的后山,怒极反笑的说道:“老五,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自己滚出来!不然的话,今天可就是你的死期!”

  俞建军话音落下,没有唤来老五的回答,而是唤来了几发子弹的问候!一见这家伙要死扛到底,俞建军抢过一名警员的防弹盾牌,顶着风头就硬冲了上去!

  他这一冲,周围几名拿盾牌的警员连忙跟在了他的左右,而直到此时,山上的徐家老五也终于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于是竟站起身来,对着领头的俞建军拼命的扣动了扳机!

  一瞬间,好像时间都静止了一般,我清楚的看到山顶上狂跳的火蛇,与撞击在俞建军盾牌上的子弹,听着周围嘈杂的喊声,我有那么几秒钟,心里恐慌到了极点。

  就在我快要被这口气憋晕的时候,山上终于响起了88式狙击步枪的声音,“砰”的一声过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打中了,冲上去!”一声大吼,俞建军带着众警员狂奔了上去。而距离徐家老五最近的老猫,早已经冲到了徐家兄弟的近前,发现老三还有一口气,老五被直接爆头后,便转身向着何峰的藏身地点跑了过去。

  我在山下看着场面终于得到了控制,自己也忍不住揉起了发抖的双腿。听着山上老猫大喊救人,再看看指挥警员的俞建军,我心说人这一辈子真是不好混,明明有机会做好人,为什么偏选择当恶人呢?

  就在我紧张的心情平复之后,俞建军也安排好一切和老猫跑了下来,路过我身边的时候,他们两个谁也没停,直接向着火葬场里跑了过去。

  知道事情还没算完,我追着他们两个也跑了过去,等我们绕过几栋楼,在炼尸房门口找到鸽子等人后,只见他们正举着枪,在与屋中的什么人对峙。

  只听鸽子喊道:“投降吧,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酷Q#匠网永久:.免D费看小J说;O

  不知道屋里现在是什么情况,俞建军将鸽子唤了过来,只听鸽子说道:“王启鸣被一个黑衣人挟持了,对方看起来精神好像有问题。”

  诧异这个黑衣人是谁,老猫好奇的向里张望了一眼,只见屋中此时一片漆黑,一个黑衣人正用胳膊锁住王启鸣的脖子,跪在一处角落里自言自语。而王启鸣,则是全身五花大绑,好像昏迷了一般!

  由于屋中黑暗,王启鸣又挡住了黑衣人多半的身子,我们根本就看不清他的长相。但老猫换了几个角度,观察了片刻后,突然皱着眉头说道:“怎么是他!”

  诧异这个黑衣人是谁,俞建军急急的问了起来,可还没等老猫回答,屋中就响起了枪声,随后就传来了一个男人疯狂的大叫:“我是打不死的,我是打不死的!你们来呀,我是无敌的!”

  “这孙子是不是喝高了?”听着屋中的喊声枪声,一名警员随口说了一句。

  瞪了他一眼,老猫接着说道:“这家伙就是那晚在树林里偷袭我的人,可他现在怎么疯疯癫癫的?”

  一听说是当晚逃跑的黑衣人,俞建军顿时就来了兴致。只见他也凑到墙边向里张望了几眼,随后思索着说道:“这家伙不会是徐家老七吧?咱们可没见过老七的模样!喊话,抓活的,他可比那哥俩重要的多!”

  联想到徐家兄弟的出现,老猫也认为这个人是神秘的老七,但是在场所有人都没见过老七的样子,于是老猫只能试探着喊道:“老七,你那两个兄弟已经死了,我劝你放下武器,交出王启鸣……”

  不等老猫喊完,屋中就响起了枪声,一阵玻璃碎响后,黑衣男子在屋中喊道:“黎明的枪声也洗刷不掉战士的耻辱,黑夜降临总有人会前来光顾!来吧,我就是黑夜的主宰,你们来呀!”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听着黑衣男子在屋中喊叫,俞建军拿出对讲机,小声的说道:“办公区,4楼5楼,你们能看见他吗?有没有把握在不击毙他的前提下,将他射伤?”

  短暂的沉默后,对讲机里传来了回话:“屋中太黑看不清,而且他被人质挡着,我们无法开枪。”

  眼见狙击手派不上用场了,俞建军不爽的皱起了眉头,就在他暗想办法的时候,屋中的黑衣人,却突然发狂的怪笑了起来!

  不知道这家伙又发什么疯,我们全都向着屋中看了过去,只见他用手卡着王启鸣来到火化炉旁后,都不等我们反应,就挥手一拳,重重的砸在了操作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