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跑着来到人群里,俞建军并没有发现我们,只见他拿起对讲机不停的说着什么,看样子,应该是在问火葬场里的狙击手,有没有什么发现。

  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我不断猜测着他们之间的对话,不多时,我就猜出火葬场里的狙击手,根本就没发现任何的异常情况。

  留下几个人照顾伤员等待救护,我们则一路疾跑来到了火葬场正门,果然如我所料一般,火葬场里一片死静,除了黑暗里的应急灯,周围连个蚂蚱叫都没有。

  满心怒火的皱皱眉头,俞建军说道:“先前那三个人应该是被骗过来的,他们被当成了炮灰。对方引开我们,一定是秘密潜入了火葬场,给我搜!”

  一声令下,众人自觉的分成了若干小组,我本想避开俞建军,跟在其他小组的后面,但老猫却拽了我一把,拉着我跑到了俞建军的身边。

  眼见这小子要拿我抗雷,我没等俞建军发火,就急急说道:“应该去殡仪馆,那里有问题!”

  愣愣的看着我,俞建军收回了要骂出口的话,狠狠的瞪了老猫和鸽子一眼后,说道:“回头再和你们算账,咱们先过去瞧瞧!”

  眼看躲过了一劫,我们连忙招呼了十几个警员,一路跑到了殡仪馆,等打开门进去后,只见宽敞的大厅里四下空空,根本就什么人都没有。

  这个结果我们几人早就预料到了,俞建军点亮了厅里的电灯,看着四周说道:“分头找找,这地方肯定有蹊跷。”

  殡仪馆说起来宽敞,其实就这么大的地方,我们从边边角角,一直找到了中间的水晶台,可以说每块地砖都敲过了,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发现。

  这一来我们又陷入了僵局,如果殡仪馆真的没有蹊跷,那先前为什么穿寿衣的“男尸”,还有会飞的“女鬼”都往这里跑呢?难道我之前想错了,录像中王启鸣他们进院后,来的不是这里?

  一时间摸不着头脑,让我们很是郁闷,就在我们毫无头绪的时候,俞建军却好像观光客一样,看起了四周墙壁上的壁灯。

  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我们全都围在了他的身边,等他仔细的看了一圈后,说道:“你们发没发现这墙上八盏灯有问题?”

  听他说壁灯有问题,我们好奇的打量了起来,这四面墙上的八盏壁灯,每一盏都是宝座莲花的造型,我们看来看去,也没看出哪里不同。

  微微冷哼了一声,俞建军来到西墙边的两盏灯下,指着左面的一盏说道:“莲花金灯,寓意是指引亡者西去,不使他们迷茫。可是你们看这一盏,它竟然在一片花瓣上刻了个棺材,这棺材虽然有升官发财之意,但可不算是吉祥的东西。”

  说着话,俞建军又面向了东墙,用手指着与这盏灯斜对的一盏灯,说道:“那盏灯也有问题,我先前看过了,它上面刻了个骨灰坛,虽然我不知道刻骨灰坛是什么意思,但我想,殡仪馆的秘密,就在这两盏灯上!”

  原来是这样,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想到问题会出在灯上!试想殡仪馆白天点灯也没人看,晚上就更没有人会来点灯了,现在想想,当初哪两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之所以游荡了这么久,恐怕是根本就没能发现灯里的秘密!

  没给我们众人惊讶的时间,俞建军让我们按照他的指挥灭灯,我们先灭了这两盏灯,发现没变化后,我们又灭掉了其他的灯,只留下了这两盏灯,不一会,昏暗的大厅里就传来了“咕噜噜”的声音,我们循声一看,只见中央位置的水晶台,缓缓的移动了起来!

  “原来藏这了!”看着漆黑的洞口,老猫忍不住叫了起来。

  我们众人看见这个密道口,脸上也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怕我们众人高兴过头,俞建军对着我们摆摆手:“别高兴的太早,这地方不是一个入口!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恐怕里面已经有人了!”说完,俞建军就让鸽子出去喊人,让他们带防弹盾牌过来。

  看着细长漆黑的地道口,老猫突然皱起了眉头:“头儿,有盾牌恐怕也难办啊!这密道太窄了,只能容一个人通过,要是咱们下去对方还用炸药的话,恐怕咱们可有去无回呀!”

  听老猫说的吓人,我们众人全都担忧了起来,低着头想了想,俞建军说道:“催泪瓦斯已没用,不知道地道多长,打不到头啊!”

  听了这话,老猫猛地一拍巴掌:“我有办法!”

  原来老猫的办法,来自于他当兵时的一次经历。那期间部队搞野外生存训练,把他们一个连的人扔进了东北大山里。不许联络,不许相互帮忙,要靠自己的能力,生存一个月。

  当时老猫还是菜鸟,所以老兵们就给他传授经验,说老林子里,最容易抓到的是林蛙和蛇,最美味的是狍子野鹿,营养最高的是虫子,但最解馋的,还是山鸡野兔。

  老猫本就是个正八经的吃货,听了这番话后,他就把第一目标定在了狍子野鹿的身上,但是初学陷阱术,他根本就抓不到这两样东西,没办法,就只能吃起了林蛙和蛇。

  后来就剩一天了,他再也忍受不了,就打起了野兔的注意。经过屡败屡战后,他很快理解了狡兔三窟这个道理,于是踩好点找好风向,他就用枯树枝堵住兔子洞的其他出口,只留下一个没堵的洞口,自己则玩起了守株待兔。

  一番烟熏,还真让他抓到了肥美的兔子,可惜的是,他还没等吃呢,就被巡查员发现了,不仅上交了兔子,自己还因为违反了训练期间不准生火的规定,被记过一次。

  听老猫说要用烟熏兔子的办法逼里面的人出来,我们全都认为这个注意不错,于是大伙一阵忙活后,我们就用干树枝蒿草堵住了殡仪馆的密道口。

  等火点起来,密道里烟雾弥漫开,我们又跑到了外面向周围观瞧,只见不多时,我们先前来的后山墓场的方向,竟然飘起了阵阵的白烟!

  H酷X匠c6网_首y0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