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回头来看着木板上的字迹,我们三人是久久不语,一时间脑中浮现出大量的猜测,可是没有一条能够成立的。

  良久之后,俞建军叹了一口气,就在他想说话还没说的档口,他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E看正#版(a章节上3◇酷匠网

  接通电话后,俞建军脸色一阵变幻,随后黑着脸挂断电话,俞建军骂道:“真是点背踩馒头都咯脚,没有一件顺心的事!”

  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我们好奇的问他,只见他十分不爽的哼哼了一声:“货车找到了,闯进了农田里,打死了两个农民,人跑了!”

  一听说又出了人命,我们众人瞬间表情僵硬了起来,彼此沉默片刻后,钉子一拍脑门子:“乱子是越来越大了!”

  看了他一眼,俞建军叹了一口气:“这几个人不抓住,恐怕乱子会更大!”

  听着他们两人的谈话,我突然脑中有了个想法,看看手中的木板,我问道:“你们说这个叫‘王东’的家伙,会不会也在货车上?”

  看看我手中的木板,俞建军伸手拿了过去,抠下一点血迹,用手指碾了一碾后,说道:“很有可能,这血是新鲜的,不会超过四个小时!”

  说完,俞建军便对着周围警员招呼道:“分开寻找,看看周围岔道里有没有尸体!”

  得了命令,众警员急忙跑了出去,不多时,防空地道里传来了警员们的喊声,纷纷表示没有找到尸体。

  听着警员们的回报声,俞建军皱起了眉头:“没尸体,就说明这家伙还活着。又多了一条绑架案!”

  随着警员们的返回,我们再次看向了那块木板,盯着上面“王东9”这三个字,我们绞尽脑汁也看不出这里面隐藏的含义。

  一时间众人七嘴八舌,有的说这三个字也许就是个名字,有的说可能笔画里暗藏信息,更有人怀疑这三个字与某个地点有关,而俞建军却始终沉着脸,没有发出一言。

  等众人乱糟糟的说完后,俞建军才摆了摆手:“这三个字的关键点,还在‘9’上面,如果单拿出来看,这个数字9,也许是指的是这里的某个房间,或者某条岔道。因为对方是被绑架到这里,那么他留下的信息就很可能也在这里。”

  听他如此分析,我们全都看向了来时的主通道,可就在此时,钉子身后却是传来了一个疑惑的声音:“有那么复杂吗?我怎么觉得这个9,就是个谐音字呢?”

  诧异说话这人是谁,我们转头看向了钉子身后,只见一个警员正伸着脖子看向我们手里的木板,而这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我还认识,正是先前在东山火葬场里,与老猫斗嘴的那个人。

  一看他那副滑稽像,我好悬没笑出声来,而钉子却是不满他反驳俞建军的分析,瞪着他问道:“你小子装什么明白?看不懂就别乱说……”

  不等钉子说完,俞建军打断了他的话:“你说它是谐音字?……是救命的救?”

  嬉皮笑脸的看看钉子,这家伙伸手拿过了俞建军手中的木板:“没错!我问你们个事呗,你们平日里玩网络游戏吗?”

  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我们呆愣的摇了摇头,笑着咧咧嘴,这家伙指着木板上的数字“9”说道:“在游戏里,需要队友支援,通常会打字喊救命,但是时间紧,打不出来,一般就会用数字9代替。”

  “原来是这样!”他话刚说完,俞建军的眼里就冒起了亮光。

  伸手抢回木板,俞建军盯着“王东9”三个字说道:“如果这么看的话,我们确实想复杂了!”

  说着话,他用手分别挡住了三个字中的两个字,而在他挡住的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了“王东9”三个字,其实应该是“王”……“东”……“9”!

  原来这三个字是独立的!如果‘9’代表了救命的意思,那‘王’、‘东’,岂不是包含两种信息?

  联想到先前发生的种种事件,俞建军深吸了一口气:“王启鸣……东山!”

  没错,这三个字连起来,就应该是,王启鸣,东山火葬场,救命!

  瞬间破解了信息,让我们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因为先前大量的调查,都指向王启鸣畏罪潜逃,可谁承想此时这一块破碎的木板,却是将我们先前的分析全部推翻!

  这家伙不是自己设计逃跑的吗?怎么又会被人绑架了呢?难道说他口中的有人监视,指的不是警方,而是平头箱货里的人?如此来说,岂不是他现在很危险?

  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后,俞建军一把丢掉了手里的木板:“不好!去东山火葬场!”

  一路跑出防空地道,来到树林发动车子后,俞建军就不停的拨打起了电话。向局里汇报案情,又标明了地点,随后又让老猫带着得力的警员,先我们一步赶往东山火葬场。

  看着俞建军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拨打不停,我有些纳闷的问道:“如今事情暴露了,那些家伙还会去东山火葬场吗?他们带着王启鸣,去哪里又做什么呢?”

  微微摇摇头,俞建军看了一眼道路两旁:“他们不知道王启鸣留下了信息,据我估计,应该会去的。”

  车子拐弯驶出树林后,俞建军接着说道:“你还记得火葬场的“女鬼”和那个穿寿衣的‘男尸’吗?现在看来他们不是在做交易,而是在找寻什么东西。”

  “你是说这伙人与他们的目的一样?东西就在火葬场里?”诧异的看了俞建军一眼,我问道。

  点点头,俞建军没有说话。车子驶上公路,我们就一路飞驰着向市区赶了过去。

  坐在俞建军的身旁,看着两侧后退的树影,我心说王启鸣手中的交易记录,看来不简单啊!“女鬼”、“男尸”、刺伤老猫的黑衣人,如今又出现了徐家弟兄,真想知道这份记录里,究竟藏了怎么样的秘密!

  其实整个事件从开始,到我们知道王启鸣手中有份交易记录,这其中存在很多让人不解的地方。比如“女鬼”和“男尸”,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而黑衣人如果也是争夺的一方,那么以他的能力,又为什么盯上这两个家伙,而不直接去找王启鸣呢?再说王启鸣,这份交易记录对他来说是比命都重要的东西,他又为什么会走漏消息,让所有人都知道东西在火葬场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