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们两个直勾勾看着数字跳动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钉子略显紧张的声音:“我说……该不会是要爆炸了吧?电影里的高端仪器,可都是这么演的。”

  我本想回头说他开什么玩笑,俞建军却是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定时炸弹!快跑!”

  俞建军话刚说完,门口的钉子瞬间脸色大变了起来!看看他们两个一唱一和,我心说你们吓唬谁呢?玩的还挺嗨!

  我是满心认为他们两个故意吓唬我,于是拍拍俞建军的手,我笑道:“别闹!一台医疗设备,它爆的哪门子炸呀?”

  不等我话音落下,俞建军怒急的瞪了我一眼,同时伸手指着仪器下方的一处机电盒,说道:“你小子瞎了,看看那是什么!”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我一眼就看清了机电盒里的东西,那不是电线电路,而是一捆用铜线缠绕的黑色管子!

  姥姥的,还真是炸药!

  不等我再看几眼,俞建军拉着我就向外跑了出去。一边跑着,他一边大声的招呼其他警员撤离,等我们险之又险的跑出地道,来到主通道一侧后,只听地道里猛然一声巨响传来,随后翻滚的气浪冲出,紧接着就是满眼的烟尘碎石!

  看着眼前的飞灰,我只感觉双耳都快被振聋了,瞬间失去平衡摔倒在地后,我就眼神恍惚的看向俞建军,只见他此时比我还惨,满身满脸都是碎石土灰不说,左边的脑门子上,还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顾不得脸上的伤口,俞建军慌乱的爬到了我的身边,拉着我检查了一遍后,发现我没有受伤,这才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子,嘴里暴怒的吼道:“老子就说不带你,你偏要过来!你瞧瞧,差点害死所有兄弟!”

  看着俞建军怒恼的面孔,我也是缓过了神来,一时间强烈的后怕感席卷而来,我是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这一次无心的举动,差一点酿成怎样的悲剧!

  见我看着他不说话,俞建军气急的举起了拳头,怕他盛怒之下真打了我,一旁的钉子连忙抱住了他的胳膊:“行了,消消火!炸都炸了,你打他有什么用!”

  、@酷匠网}#首Q发;^

  任凭钉子抱住胳膊,俞建军青筋暴跳的怒瞪着我,片刻之后见我仍不说话,俞建军便一把将我推到在地,自己则气呼呼的坐在了一旁。

  彼此相视无言,喘息了片刻后,我低着头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对着我摆摆手,俞建军擦了擦脸上的血水:“这事其实不怪你,是我疏忽了,我没想到对方还留了这么一手!”说完,他就一拳砸在了地上。

  怕我们两个再闹起来,钉子连忙岔开了话题:“我认为这不是他们现弄的,应该是早就设计好的。而且这个防空地道我总觉得不能只有一个入口,除了咱们发现的,这周围至少还有一个。”

  无力的点点头,俞建军看向了爆炸的地道:“我早就想到了,那个进出口应该也在服装厂里。先不说它,进去看看有什么留下的。”

  重新回到爆炸的地道里,只见里面一片狼藉,要不是防空地道墙体坚固,恐怕刚才那一下,我们都得被波及。

  检查了一下毁坏的程度,俞建军头疼的叹了一口气,因为这捆炸药的威力实在太大了,竟是把地道两侧的房间全部炸毁,同时还毁掉了绿色大门里的部分仪器。

  满心沮丧的靠在墙上,俞建军自顾自的抽起了香烟。一见他这种表情,周围人也不敢打扰,于是在钉子的指挥下,大家伙就在碎石堆里翻找了起来。

  看着他们东翻西找,俞建军不爽的抬起了头:“行了,都炸碎了还找什么!等清理现场的人过来……”

  他话没说完突然止住,这让我们好奇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等我们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只见他一手拿着香烟,一边低头看着自己的左脚边,而在他左脚边的碎石堆里,正有一块刷黄漆的木板显露出了一角。

  不知道这块木板有什么问题,我走过去将它挖了出来,擦掉上面的灰土仔细一瞧,只见这块木板的背面有一大片刮痕,其上还带着几点干枯的血迹。

  “这上面……好像有字。”我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举着打火机,俞建军也仔细的辨认了几眼:“三个字……好像是……王……东……9!”

  这是什么意思?是一个人的名字,加某种号码吗?

  见我们两个拿着一块木板观瞧,钉子也好奇的走了过来,瞧瞧木板的尺寸与它的边边角角,钉子说道:“这应该是一块椅子的靠背,小学生用的那种方木椅。”

  抬头看了他一眼,我问道:“你是说……这三个字是小学生刻上去的,是孩子间的把戏?”

  没等钉子说话,俞建军摇了摇头:“不像,你们看!”

  说着话,俞建军把手放在了“王”字上,用指甲比划了起来:“这几个字,应该是用指甲刻出来的,小孩子怎么会用指甲刻字呢?而且,你们不觉得这几个字刻的很奇怪吗?”

  俞建军说的奇怪,是指这三个字刻的太丑太潦草了。相信小时候在书桌上刻过字的人都知道,我们一般人刻字,都会想着刻的工整,即使本身字写的不好看,也会从一个笔画来回的描,一直描到满意为止。

  但是这三个字不一样,它们就好像乱刻乱描,刻得痕迹散乱不说,字迹还歪歪扭扭,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是中国字来!

  瞧着木板上左一道又一道的刻痕,俞建军思索了片刻后,突然猛一抬头:“我知道了,应该是这样的!”

  只见他转过身去,让我们把木板放在他的背上,等他把手臂弯起来,用右手拇指的指甲顶住木板后,我们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刻字的这个人,竟是被反绑在椅子上的!

  这一下问题来了,这个叫“王东”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他又为什么会被绑在这里?危机时刻留下这几个字,他是想要告诉我们些什么呢?而此时此刻……他是否还活着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