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真是奇怪了,庞滨在这些人中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会被人蒙上黑布带进手术室呢?可是看着画面里他与王启鸣抽烟的样子,怎么看,我怎么觉得他不像是第一次呀!

  不只是我感觉不对,老猫也不解的皱起了眉头,看着一脸呆愣的庞滨足足能有一分钟后,我竟是意外的发现,凭借我多年的经验,我竟然根本就看不出他内心的变化!

  真是个无法用正常思维研究的家伙!难道一个被催眠的疯子,还会说谎话骗人吗?

  头疼的揉揉脑袋,我问庞滨这间手术室是不是在东山火葬场里,换来的答案仍是三个字:不知道!

  看着我满脸的不爽,老猫思索着又让我问出了一个问题,他让我问的是,庞滨与这些人之间,平日里是怎么联系的,而这一次庞滨的表现,却是大出了我们的意料之外!

  只见庞滨根本就没有理会我的问话,而是神情呆板的站了起来,就在我诧异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却是飞快的扑到了电视机的近前,同时双手大力的摇晃着电视机,嘴里不停的叫嚷道:“放我出去!我什么都给你们了,你们还想怎么样!放我出去,我不想死,我动不了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看着庞滨突然神色激动的样子,一时间我和老猫全都呆愣在了原地,诧异庞斌怎么会突然情绪激动的同时,我也意识到了他出现了问题,因为他此时已经产生了幻觉,以为自己被关在了电视机里!

  快速跑到庞滨的身边,我想要将他拉回来,而老猫却是短暂的错愕后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同时指着电视机里的画面,对着庞滨急急的问道:“这是哪里?你被关在了哪里?”

  没有理会老猫的问话,庞滨依然发疯的哭喊着,看着老猫不解的神情,我对着他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脱离的催眠状态,总之他现在的情况不对!”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老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就在我们以为今天会没有收获的时候,庞滨却是出人意料的将头撞在了电视机上,看那样子,就好像要钻进电视机里似的!

  “教授,你听我解释,真不是我出卖的大家,真不是我!”

  教授?!教授又是谁?

  酷j匠网S唯R一f正tY版,;其‘他。都7是F盗版A

  看着庞滨疯狂的举动,我突然意识到他不是想要钻进电视机里,而是想要看向画面里左侧的区域!

  先前他说“恶魔”就在手术室左侧的区域里,难道此时他口中的教授,就是那个“恶魔”吗?

  意识到此时是个难得的机会,我连忙转身跑到电视机的左侧,同时蹲下身子瞪着庞滨说道:“就是你出卖的!你想要解释什么?”

  庞滨此时深陷幻觉之中,他突然看见电视机旁出现了人脸,顿时吓的怪叫了一声,随后手掌乱舞的急急叫道:“不是我,你听我说,是据点,是据点出了问题!王启鸣手里有份交易记录,是他出卖了大家!”

  竟然是王启鸣!这可真是让人既意外又振奋的消息!起初我还以为他只是个参与者而已,此时看来,他竟然还是个关键人物!

  看着我的小把戏起了作用,老猫就示意我赶紧多问一些东西出来。眯缝着眼睛看着浑身乱抖的庞滨,一咬牙,我就故意装狠的笑了笑:“你撒谎!什么据点出了问题?”

  又被我吓得一声怪叫,庞斌连忙用双手抱住了电视机:“青山据点,服装厂的仓库!”

  不等我再次发问,庞滨突然嚎叫着一头撞在了电视机上,“咚”的一声屏幕碎响后,庞滨也是额角撞破,整个人瞬间就晕了过去!

  看着他脸上的血迹,我和老猫连忙将他拉了起来,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后,我这才喘了一口气:“长时间催眠让他产生了幻觉,以后这家伙恐怕疯的更严重了。”

  苦着脸笑了笑,老猫揉了揉伤势未愈的左腿。由于我们这里的动静太大,引起了周围办公室警员的注意。走到门口示意他们没事后,老猫反锁上房门,给俞建军打了个电话。

  第一时间汇报了我们哥俩的“成绩”后,俞建军那边也传来了消息,原来奔波了一上午,俞建军他们有了重大的发现,经过多方面调查,俞建军锁定了监控里的两个嫌疑人,其中胖的那个,很可能是王启鸣的堂弟,王水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