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画面里一胖一瘦的两个男人,俞建军也觉得他们有很大的嫌疑,调取了相关录像,一直看着他们开着白色面包车消失在一处没有监控的路口后,俞建军这才站起身来,对着身旁的警员说道:“查一查车牌号码,找一找他们可能去的方向。”

  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俞建军拉着我坐上了他的警车,一路向着他家赶去,我在车上好奇的问道:“你说王启鸣现在没有生命危险,这话是真的吗?”

  转头看了我一眼,俞建军笑了笑:“我也是猜的。”示意我给他点一根烟,俞建军接着说道:“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真是绑架案的话,对方不图财,那很可能就是王启鸣手里有他们需要的东西,不过嘛……”

  和俞建军聊天,得会听他话里的差头,他说“如果是绑架案”,而不是肯定的说就是绑架案,这一个“如果”,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

  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我将点好的香烟递给他:“你是说这案子可能还有不同的方向?又不过什么呢?”

  接过我手里的香烟,俞建军吸了一大口:“我先前说过,绑架案只是表面现象,确定它的成立,还需确认几个重要因素。但是,这里面有几个关键环节让我很是疑惑,第一个,王启鸣的妻子只是多吃了一片安眠药,她怎么就会昏迷不醒呢?第二个,王启鸣家中如此混乱,却只留下了两个脚印,更是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难道这一点不可疑吗?综合以上两点,我怀疑王启鸣当时可能也被下了安眠药,要真是如此的话,那这里面就有问题了,试问在警方的监视下,谁有本事神不知鬼不觉的,给他们两口子下药呢?”

  听俞建军说完,我也感觉这两点很是蹊跷,仔细的品味了一下俞建军的这段话,我忽然脑中有了个大胆的猜想,我们先前的注意力,全都盯在了王家混乱的表面上,这一点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很可能误导了我们的思维,如果咱们换一个角度思考,抛开这些表面的东西不提,单指王启鸣妻子安眠药过量的这件事情来说,假设它是人为的……那谁的嫌疑又最大呢?

  没错,王启鸣!

  如果真是王启鸣在他老婆的药里动了手脚,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起看似入室绑架的案件,最终会不会是王启鸣自编自演的闹剧呢?

  看出我想到了关键点,俞建军笑着撇了撇嘴:“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现在还不适合说出来,所有问题揭开的时机,还得是找到录像里的那两个家伙再说。”

  一路无话,我们回到了俞建军的家里,留下我姐姐独自在厨房做饭后,我们两个就钻进了我外甥的房间里,看起了光盘中的录像。

  两段视频录像看完后,俞建军的脸色变的凝重了起来,我本以为他会说出什么分析的话,结果他却是转头看向了我这边,一脸“诚意”的说道:“晚上在家里别走了,咱们可以聊聊案情。”

  看着他那一脸“骗小孩”的模样,我心中升起了一股恶寒,心说不好,我连忙摆手笑道:“不用了吧,我车还在医院放着呢,吃完饭我就回……”

  不等我说完,俞建军就坏笑了起来:“你这小子,不让你掺和的时候,你非要给我捣乱,现在给你机会了,你还装起来了!”说着话,俞建军伸手拍了我一下:“实话和你说吧,这视频牵扯到了庞滨,对付这个家伙,你可比我在行的多!”

  我就知道他这一笑准没好事,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于是我被俞建军“软禁”在了家中,第二天一早,我就被他拉上警车赶往了市局,到那我才知道,原来俞建军昨晚就和局领导汇报了案件的进展和发现,由于牵扯到了器官交易,市局决定成立专案组,重点侦办此案。而我,在俞建军的大力推荐下,也被特邀加入了专案组。

  坐在会议室里,听着几位局领导讲了一大堆的“官话”,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会议终于结束了,我也被俞建军拉出了会议室,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给我倒了一杯他办公室里最好的茶水,俞建军说道:“刚才开会的内容你听明白了吗?咱们两个要分头行动了。”

  刚才开会的时候,我基本是神游的状态,又哪里听过呢?

  见我嬉皮笑脸的看着他,俞建军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就知道你小子没听!根据上面指示,咱们得分开行动,我这几天着手调查王启鸣的事情,而你就给我狠抓庞滨,说什么,也得把光盘的事情弄清楚!”

  想到那个少了一只耳朵的中年男人,我是期待中带着些许的失望。我期待的是,能够正式参与案件调查,这能给我无聊的生活添加一点乐趣。而失望的是,我不能跟着俞建军去调查案件,只能在一间屋子里守着一个疯子。

  不满的咧咧嘴,我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我说姐夫,你还记得上次火葬场的‘女鬼’吗?”

  I更新最b快Pw上酷Q匠网、

  不知道我为什么提起火葬场的“女鬼”,俞建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笑着将茶杯放下,我说道:“我怀疑留下光盘的女人,很可能就是这个‘女鬼’,你应该重点查找一下她。还有上次的红色小玻璃瓶,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那个穿寿衣的男人,又是什么身份呢?”

  见我提起了这事,俞建军苦笑了一下:“那瓶子经过化验,里面装的确是致幻剂,而那个死者有些让我们头疼,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找出他的真实身份。”

  事情的进展和我想的差不多,难怪俞建军会把注意力集中在王启鸣的身上,现在看来,这王大场长失踪的还真是时候!

  就在我们二人说话的工夫,门口进来了一个人,我转头一看竟然是老猫,只见他此时腿脚还没完全好利索,走路有点一瘸一拐的。

  见我坐在办公室里,老猫对着我眨了眨眼睛,随后对着俞建军说道:“头儿,人我带过来了,咱什么时候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