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屋中众人熟练的将死人抬上手术台,我心中冒起了大大的不解,心说怎么能把死人推进来呢,难道这些家伙,已经丧心病狂到连死人都不放过了?

  心中的想法还没有落下,紧接着又有人推进来了两具尸体,而这一次,在手术室房门关闭的一瞬间,我清楚的看到了走廊里有两个人正在抽烟,一个是王启鸣,而另一个,正是庞滨!

  “狗*的!”一声大骂,我举拳就砸在了办公桌上,“咚”的一声巨响,吓得沙发上的小护士掉了一地的零食。

  没有理会她不满的眼神,我继续看了下去,一边看着这些穿手术服的人摘取尸体全身的器官,我一边在脑中思考起了问题。

  第一问题,王启鸣和庞滨为什么会在那里?难道说这个“卖肾车间”,是他们两人合谋的?

  第二个问题,先前出现在监控录像里的那几辆车子,乘坐的又是什么人?会不会是画面里的这些家伙?如果真是他们的话,那这间手术室岂不是就在东山火葬场里?可问题是两段录像的时间,为什么不一致呢?

  第三个问题,他们摘取尸体的器官做什么?这些尸体又是什么人?他们又是什么时间死亡的?

  第四个问题,这些人大量摘取人体器官的做法,本身就不合常理,这些被摘取的器官又将会送往哪里呢?

  第五个问题,留下这张光盘的女人,她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会将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我呢?是报复王启鸣揭露罪恶,还是另有企图呢?

  一个个复杂的问题接踵而至,让我心里好像堵了一块石头似的。对着直勾勾看着我的小护士摆了摆手,我满面愁云的说道:“你自己出去溜达一会,我有事情要打个电话。”

  看着我脸上的神情,小护士想问又不敢问,只好抱着零食,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见她走后,我反锁上房门,掏出电话给俞建军拨打了过去。

  几声鸣响后,电话里传出了俞建军略显疲惫的声音:“你小子又想干什么?我可警告你……”

  不等俞建军把话说完,我连忙打断了他的话:“我手里有张光盘,你得看一下!”随后,我就对着他讲起了古怪女人的事情,与光盘里的内容。

  一听光盘牵扯到庞滨与王启鸣,又引出了卖肾车间,俞建军一阵沉默后立马就来了精神:“你在办公室里别动,我这就派人过去接你!”

  听出俞建军语气里的兴奋,我此时那还能坐得住?,于是问道:“你在哪呢?我今天开车出来的,要不我给你送过去吧。”

  听我说要给他送过去,俞建军又沉默了片刻,随后用极小的声音说道:“我现在有点忙……在王启鸣家呢。”

  王启鸣家?他怎么跑到王启鸣的家里了?

  不解的问他去那里做什么,俞建军长叹了一口气:“哎,说来话长,头疼的厉害,王启鸣家出事了,这老小子不翼而飞了!”

  什么?王启鸣竟然不见了?这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消息!

  就凭俞建军手底下的这帮兄弟,二十四小时监视之下,这王大场长竟然还能神秘消失,足可见这里面的事情非比寻常!

  在我的追问下,俞建军十分不情愿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今天一早,俞建军想要借着火葬场出命案的机会正式传讯王启鸣,可是到了他家之后,却怎么敲门也不开,找来监视的警员一问,说屋中没人出去过,俞建军心中起疑便命人撬开了王家的大门,结果大门一开,屋中的景象顿时让众人大吃了一惊!

  只见王家屋内满目狼藉,衣服物品散落的到处都是,王启鸣本人不知了去向,而他的妻子,却是躺在房中,人事不醒!

  看正版章节U上酷&匠《网V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