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正好无聊,我就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护士本来就活泼好说,一听我搭了茬,顿时就长篇播报了起来。

  原来今天上午九点钟的时候,我的办公室里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这个女人进屋后知道我不在,就坐在办公室里等了起来,结果这一等,就等到了中午十二点。

  期间这个女人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实习小护士观瞧,看的小护士浑身发毛实在没办法了,就推说我今天不来了,想要将她赶走,可是连赶了好几次,这个女人就是无动于衷,最后都弄得小护士以为我是不是“祸害”了人家,人家是特地来找我兴师问罪的。

  听小护士把事情讲完,我也感到这个女人有些古怪,可是仔细的想了半天,我始终也没想出来这个女人究竟是谁。因为自从我回到S市后,就没有和任何女人有过关半点的瓜葛!

  她到底是什么人呢?是来找我看病的吗?如果只是看病的话,她又为什么留下一张光盘呢?

  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开车来到了市医院的办公室,刚把房门推开,就看见小护士正瞪着一双大眼睛,坐在沙发上气呼呼的盯着我。

  瞧着她那满脸的“杀气”,我尴尬的笑了笑,将路上买来的零食递给她后,这才连哄带骗的让她交出了光盘,随后我就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办公桌的后面,打开了我的电脑。

  一阵读盘声过后,屏幕上弹出了一个文件夹,看着文件夹里的两个影音文件,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心说这事真是新鲜,我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有人看病,先送医生“记录片”的!

  随手打开一个影音文件,播放器一闪,里面就出现了一副灰白色的画面。看清画面的一瞬,我整个人都惊呆了,因为画面里的影像,分明就是东山火葬场的正门!

  这太古怪了,怎么会是东山火葬场的正门呢?而且竟然还是夜间监控录像!

  看着画面里熟悉的场景,我心说:这个女人比我预想的要复杂的多,看来她与我们追查的事情,一定有所牵连!可她又是怎么找到我的呢?难道说昨天晚上,她也在东山火葬场不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会不会是飞走的“女鬼”呢?

  脑中冒出了一大串的问号,我抬头看向了大战零食的小护士:“那个女人长什么模样?她有没有说为什么要留下这张光盘?”

  看出我脸色有些不对,小护士愣愣的咽下了嘴里的薯片:“怎……怎么了?她什么也没说,就说这张光盘很重要,让我一定要交给你。”

  }…酷匠网首p发}f

  平复了一下情绪,我再次追问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小护士想了想后,回忆着说道:“她大概有三十多岁,身高和我差不多,瘦的跟薯条似的,雪饼脸瓶盖眼,长得还挺美乐滋的。”

  看着小护士游离的眼神,我头疼的摆了摆手,心说:这吃货现在注意力全在零食上面,问她也是白问,倒不如我一会去监控室转转,调录像出来看看得了。

  丢下满头雾水的小护士,我按下了视频的播放键,盯着静止的画面足足看了一分钟,画面里才有一束灯光忽闪,随后就出现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缓缓停靠在了火葬场的门前。

  看着车头上悬挂的黑布,再瞧瞧车身上印着的“东山火葬场”字眼,我心说这大半夜的,殡仪馆接遗体的车怎么才回来?它不是应该下班的时候就停放在院内的吗?

  心中好奇,我顺眼看了一下录像里的时间,右上角显示为2010年9月13日23点41分。看清了时间后我才发现,原来这段监控录像,竟然还是去年的。

  转回头来继续看着画面里的面包车,不一会灯光再闪,接连又出现了四辆黑色轿车,全都停靠在了火葬场的门前。

  起初我还以为他们是死者家属,可等最后一辆轿车里走下两个人后,我瞬间就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因为出现在画面里的两个人,分明就是王启鸣和庞滨!

  这两个家伙竟然同车而行,看来他们两人的关系,比我们预想的要好的多啊!

  只见王启鸣和庞滨有说有笑的来到面包车前,也不知道他们对车里的司机说了些什么,随后王启鸣亲自打开了大门,让后方车辆全都进入了院中。

  看着消失在画面里的一行人,我心中的好奇与不解更深了起来,愣愣的盯着静止的画面看了片刻后,我就不耐烦的按下了快进键。

  画面下方的时间一阵跳动,直跳到火葬场门前灯光忽闪,这一行人驾车驶出之后,我这才停止了快进,同时看向了画面右上角的时间,2010年9月14日3点23分!

  这一行人,竟然在里面停留了将近三个小时!深夜进入火葬场,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们到底做了些什么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