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鸽子嘴里说的是客气了,我估计在他的心里,可能我连半个都算不上。

  尴尬的挠挠头发,我当时老脸就红了起来。虽说鸽子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的心里却多少有些不爽。

  看了一眼嘲笑我的老猫与鸽子,我赌气的对着俞建军问道:“既然不去追贼,那咱们进树林做什么?”

  被我这话气的一笑,俞建军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能把倔毛病给改了呢?进树林就非得去追贼吗?别老犯主观上的错误。咱们进树林是去找有价值的线索,和追不追贼没什么关系。”

  被他如此一说,我这张老脸再次发红了起来,也没理会我尴尬的表情,俞建军三人商议后,就决定让鸽子留下来保护现场,而我们三人则是顺着电线的方向,一路向着小树林里走了过去。

  ;~看-?正f版章节#上#}酷匠网

  一边举着手电筒四处乱瞧,一边趟着脚下潮湿的草地,不多时,我们就来到了电线的末端,一根混凝土的老式电线杆旁边。

  抬头看清电线杆前半米处,那个扣在电线上的滑轮后,我们三人稍喘了一口气。举着手电四处瞧了瞧,俞建军习惯性的皱起了眉头:“就是这了,咱们分开寻找,范围在五十米之内,有发现大声呼叫。”

  我没想到他会让我们分开寻找,看着周围漆黑的小树林,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尤其是今晚这片林子“不干净”,不说那个“女鬼”走没走,就是那个杀人凶手,他此时都很可能正藏身在这片林子里!

  想到这里,我还真是后悔今夜跟着过来。看出了我心中的顾虑,俞建军拍了拍我的肩膀:“这回知道害怕了?那下次就别再给我添乱了。走吧,咱们俩个一起。”

  虽然被他挖苦着,但是能听到和他一起走,我还是挺开心的。伸手给自己点上一根烟,老猫笑着看了我们一眼:“那我可就去左边了啊,不过老大,要是一会我被‘女鬼’吃了,或者是跟人搏斗英勇的牺牲了,你可千万别忘了给我请功。”

  笑骂了一句,俞建军伸手抢过了他嘴里的香烟,叼在自己的嘴里后说道:“放心吧,大红花少不了你的,精神着点!”

  看着他们二人此时还能说说笑笑,我是真心佩服他们的“神经大条”。对着我眨了眨眼睛,老猫转身就向着电线杆的左侧走了出去。见他走远后,俞建军对着我一摆手,示意我们向右侧寻找。

  一路跟在俞建军的身后,看着他在前面大摇大摆的抽烟,我心里多少有些不安,于是就小声的问道:“我说姐夫,咱们这么找……没事吧?”

  回头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俞建军不解的问道:“能有什么事呀?”

  瞧着他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无奈的挠了挠头,心说这家伙胆子也太大了,他怎么就什么都不怕呢?

  听出他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瞪了他一眼:“我感觉咱们这么寻找太招摇了,你看人家电影里演的,这种情况下不都是关闭一切光源,没事还来个匍匐前进啥的吗?”

  好笑的吐出一口烟雾,俞建军用手电光晃了我一下:“我发现你小子不只是个书呆子,还是个自恋狂。这大半夜的搞匍匐前进,你帅给谁看啊?”

  好嘛,我为他担心,反倒被他数落了一翻。见我脸上有些不高兴,俞建军这才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模样:“电影和现实是有差距的,如果把手电关了,就凭这点蒙蒙亮,咱们能找什么呀?而且还有一点我没有告诉你,不为别的,就是怕你听了害怕。”

  不知到他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我当下好奇的问了一声,只见他重新点上了一根烟,看着我严肃的说道:“咱们……现在就是靶子!”

  靶子?!诧异的瞪大眼睛看着他,我惊讶的简直嘴巴都合不上了!

  知道我一时间回不过神来,俞建军得意的笑了笑:“他们在暗我们在明,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们赶出来,可是我们人手不够,那怎么办呢?只有让我们自身成为目标,吸引他们出来攻击我们,只要他们敢出来,那就给了我们对决的机会!”

  难怪S市的人都怕他,这家伙就是个疯子!

  头疼的一咧嘴,我心说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就不问问我的意见呢?还对决的机会,要是人家手里有枪呢?

  紧张的看看周围,我对他是一点脾气也没有了。努力的深吸了几口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胆怯后,我沉着一张扑克脸,瞪着他没好气的说道:“我说姐夫,你该瞧病了!等这事过去后,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免费给你做个心理辅导!”

  知道我确实被吓到了,俞建军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健康着呢,用你做什么治疗!行了,逗你玩的,瞧你那熊样儿。他们早就跑远了,谁会傻乎乎的做完案子还藏在小树林里?”说完这句话,俞建军就不再理我,转头继续寻找了起来。

  看着他的背影,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此时此刻我还真是有点恨自己是个心理医生,因为我从他的眼神和小动作里看出,这家伙说的可句句都是实话,他根本就一点也没吓唬我!

  就这样提心吊胆的跟在他的背后,周围黑暗里有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能惊出我一身的冷汗来。也不知道我们走出了多远,突然间,只听我们相反的方向有人大喊了一声,随后小树林的上空,就猛然响起了两道枪声!

  “啪啪”两声枪响,惊得我和俞建军站住了脚步,等我们反应过来后,俞建军便疯了似的大喊着老猫的名字,转身向着反方向狂奔了出去!

  一路手电光摇摆,我们跑的简直要飞起来一般。等我们跑到离枪声较近的地方后,这才听见草稞子里有人高声的大骂:“奶奶的,有本事你别跑!”

  听出是老猫的骂声,我们连忙呼喊着冲了过去,结果等跑到近前一看,只见老猫正半蹲半靠在一颗杨树旁,而他用手捂着的左腿上,竟然是一片血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