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是太出人意料了!我们早先来北墙抱着的想法,也就是找些零散的线索而已,却做梦也没想到,竟会看到一起凶案!

  都说月黑风高杀人夜,可今晚火葬场里就这么几个人,这又从哪冒出来一个被刺死的男人呢?而且这个家伙……他竟然还穿着寿衣!

  短暂的惊愕让我们呆愣了足有四五秒,等我们反应过来后,便大步流星的跑了过去。

  来到这个男人的身边,低头看着他身上的寿衣,我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好似擂鼓一般,虽说我见过的尸体也有很多了,但是这种情况下看到的,还真就是头一回!

  瞧着这个男人身上寿衣的样式,我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很明显,这个家伙才是我们先前追赶的那个“黑影”,只不过比较讽刺的是,先前他装神弄鬼,现在却真的变成了死鬼!

  强忍着心中的慌乱,俞建军蹲下来检查这个男人的身体,一翻粗略的查看后,他就盯住了这个男人的胸口。

  只见这个男人的心口上,骇然插着一把柄长十厘米的尖刀,从刀柄的样式上来看,倒是有点藏刀的味道。刀子精准的穿过了肋骨间的缝隙,直接刀锋隐没,刺中了死者的心脏!

  眯缝着眼睛瞧瞧显露在外面的刀柄,老猫低沉的说道:“够凶的,一刀毙命!”

  站起身来左右瞧了瞧,俞建军转头看向了黑暗中的小树林:“这家伙刚断气不久,凶手肯定跑不了多远。”

  顺着他的眼神望去,我有些不解的问道:“那个‘女鬼’和这个家伙不是一伙的吗?她为什么要杀了他呢?”

  诧异的看看我,俞建军反问道:“说他们是一伙的,那只是咱们的猜测而已。再者说了,无凭无据,你凭什么说凶手就是那个‘女鬼’呢?”

  他这一句反问,当时就把我给问懵了。因为在我的想法里,那个“女鬼”飞走的地方是火葬场北墙,而且我们先前猜测他们两人是一伙的,如此想来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我们的突然闯入,搅乱了这二人之间的计划,于是这个男人用事先摆放好的尸体,玩了招“借尸还魂”后,就来到了火葬场北墙,找那个“女鬼”会合。

  并且刚才我也看过了,尸体的周围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如此就更进一步说明了这二人彼此熟悉。试想当时的情景,一定是二人见面后,那个“女鬼”趁这个男人没有防备下,出其不意,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

  本来我自认为这套推断比较合理,但是经过俞建军一句反问,我现在自己也不敢确定了。

  看着我吃瘪的样子,俞建军摇了摇头:“警察办案,讲的是铁证如山!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什么样的可能性,都是在情理之内的!”说完,俞建军就抬起了一根手指,指向了我们的头顶上方。

  不服气的看看他,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结果只看了一眼,我就神情呆愣了起来,因为在我们的头顶上方,竟然有一根黑色的高压电线!

  P酷l匠e网y首3C发

  这根高压电线,距离地面的高度大约在九米左右,直接延伸进了东山火葬场的院里,而它的另一端,却是隐没在了我们刚才看的小树林的方向。

  见我看清了上方的高压电线,俞建军轻声的说道:“这根线,一定是王启鸣通过关系违规拉架的,看清了它,也就知道那个‘女鬼’为什么会飞了。”

  俞建军说的不假,瞧见这根电线,就知道那个“女鬼”一定是借它来飞行的。可是知道了她是怎么飞的,又和她是不是杀人凶手有什么关系呢?

  见我仍没有看明白,俞建军不耐烦的瞪了我一眼:“滑轮,没有滑轮她怎么飞!”

  俞建军“滑轮”两个字一出口,我顿时脑中就通亮了起来,暗自叹了一口气,我心说真是隔行如隔山啊,看来刑侦这碗饭,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

  他的意思是说,这个“女鬼”想要利用电线达到飞行的目的,就必须以自身的重量为牵引,再用滑轮为工具,而且还得是那种带“刹车”的才行。这其中的原理初中物理课上就讲到过,所以咱们也就没必要过多的解释了。

  而知道了滑轮又有什么意义呢?

  答案很简单,如果那个“女鬼”是在我们头顶上方跳下来的话,或者说是在案发现场跳下来的,那我们头顶上方的电线上,就一定会有个滑轮存在。

  可是我刚才看了,那里什么都没有。这就说明她根本就没停,而是一路顺着这根电线,直接滑进了小树林。也正是这一点,说明地上这个男人的死因,与她没有直接的关系!

  如此一来,问题又出现了,如果不是这个“女鬼”下的毒手,那又会是谁呢?

  想到这里,我心中顿时冒起了一股寒意,因为今夜晚间,除了这两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之外,整个东山火葬场里,竟然还有一个人,或者说至少还有一个人!一个隐藏在黑暗里,能看的见我们,我们却看不见他的人!

  深吸了一口气,我是不得不佩服俞建军的细心与经验。见我终于弄懂了事情的大概,俞建军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对着老猫和鸽子说道:“给局里打电话,汇报案情,让他们派现场勘查。通知监视王启鸣的兄弟,让他们打起精神来,有情况随时汇报。”

  说完这些话,俞建军又转回了头来,看着小树林的方向接着说道:“咱们顺着这根电线,先进小树林去看看。”

  听他说要进小树林,我这才想起他刚才说的话,他刚才说地上的这个男人死的时间不久,那个凶手还没跑远,此时猛然想起来,我连忙出言提醒道:“你不说那个凶手还没跑远吗?那咱们还在这里做什么呀,赶紧追呀!”

  就好像看白痴似的看我一眼,没等俞建军说话,一旁的鸽子先笑了起来:“我说大医生,你瞧瞧咱们的周围,这么大一片林子,就凭咱们四个人,可上哪追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