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我把想到的事情说完,俞建军三人脸上的怒色,瞬间就变的更恼了一些。回头听听火葬场里的声音,老猫气呼呼的瞪起了双眼:“原来是这样!跑不了她的!这笔帐,她迟早得还!”

  用衣服擦着自己头上的血迹,一旁的鸽子也皱起了眉头:“头儿,这事越来越古怪了,我看咱们不如直接申请手续,拿王启鸣那个老家伙开刀得了!我就不信这老小子,他什么也不说!”

  侧耳听了听火葬场里的动静,俞建军思索着摇了摇头:“这事恐怕难办啊,没有直接证据,咱们可轻易动不了他。而且我也在想一个问题,你们说王启鸣与这两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之间,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没想到俞建军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我们三人微微一愣后就低头琢磨了起来。老猫比我和鸽子反应都要快一些,只是几秒钟后,他就诧异的抬起了头:“难道说他们三个……不是一伙的?”

  没错,他们不是一伙的!如果王启鸣与这两个家伙是一伙的话,那么先前我们找王启鸣谈话的时候,这两个家伙就一定会听到风声,绝不可能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

  如此问题来了,他们既然和王启鸣不是一伙的,又装神弄鬼的出现在了火葬场里,这一切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f看p正JK版章#W节$上N酷j匠wO网√

  深吸了一口气,俞建军揉了揉发木的脑袋:“你们注意到一点没有?那个‘尸体’是从殡仪馆里跑出来的,而那个‘女鬼’也是去的殡仪馆,你们倒是说说,他们为什么都奔着殡仪馆去呢?”

  先前一夜惊魂,我们身在其中根本就来不及思考这些事情,如今喘了几口气,脑子也变的活分了起来。

  听俞建军说殡仪馆有问题,老猫思索着说道:“那个‘尸体’是先进入的殡仪馆,而那个‘女鬼’是后去的殡仪馆,一前一后的进入殡仪馆……也许他们是约好了在那里见面。”

  老猫的推测合情又合理,这两个人前后来到殡仪馆,就一定是出于某种目的,将殡仪馆作为了碰头地点。可是问题又来了,这个所谓的“某种目的”又会是什么呢?

  抬头看了老猫一眼,鸽子穿上带血的衣服:“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也想到了一件事。你们还记不记得,那个小保安曾经说过,说火葬场里闹鬼闹的凶,都没人敢留下来值夜班。如果他们扮鬼吓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火葬场里晚间不留人的话,那么很可能他们见面的原因,就是想要进行某种不可告人的交易!”

  鸽子一提到“交易”二字,俞建军与老猫的眼睛几乎同时闪亮了起来。我在旁边静静的听着他们三人分析,也是嗅到了一丝“大案”的感觉。

  可是这里有个问题我始终没想明白,就是王启鸣作为火葬场的场长,难道这里面的事情,他真的就一点也没参与吗?而且庞滨被人封住的记忆,也是与东山火葬场有关。如此说来,庞滨会不会也牵扯其中呢?要是王启鸣、庞滨、会跑的“尸体”、还有那个“女鬼”,他们四人全都牵扯其中的话,这又会是怎样的利益关系呢?

  越想问题越多,脑子变的有些混乱了起来,对于分析案情我没什么研究,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女鬼”,一定是本案的关键!

  起身走到大门边,我偷眼向里张望了起来,我倒不是看那些警员怎么样了,因为药效过后他们自然就会清醒过来,我所看的,是火葬场里的建筑,想要找一找里面有没有庞滨说的那栋黑色的大楼。

  可是看了一圈后让我很是失望,因为东山火葬场内的建筑,竟然全都是白色的!

  见我守在大门口不吭声,俞建军他们也走了过来,跟着我乱瞧了片刻后,俞建军小声的说道:“咱们得去个地方,去那个‘女鬼’逃走的地方看看。分析了半天,还不知道这两个小鬼是怎么回事呢。”

  那个“女鬼”飞走的地方是东山火葬场的北墙,之所以去看她而不是去看那个“会跑的尸体”,是因为相对来说,这个“女鬼”要更有技术含量一些。

  跟着俞建军三人一路向着北墙跑去,其实我心里根本就没抱多大的希望,因为在我看来,那个“女鬼”既然有如此高明的手段,就一定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给我们。结果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们到了北墙之后,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却是大大的超出了我们的预估范围!

  只见在北墙边的一处空地上,竟然平躺着一个人!一个身胸插尖刀,身穿寿衣的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