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不可思议了!漆黑的火葬场,幽静的办公区旁,这个无头的白影就好像一个发光体一样,吸引着我们所有人的眼球!

  直勾勾的盯着远处移动的白影,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变的缓慢了起来。一时间我脑中一片空白,能想到的,就只有来来回回的一句话:难道这个东西……就是所谓的“鬼”吗?

  短暂的惊恐只持续了几秒钟,我整个人就随即镇静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我抛开脑中恐惧的想法,心说这不可能!不论是人生的阅历还是先贤的教导,它们都坚定的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鬼!

  头脑稍微冷静,人的感官也恢复了正常。看着这个无头白影缓缓走进了办公区,我也是清楚的分辨出,先前我们所听到的女人哭声,正是来自它手中的人头!

  这个问题没看明白还好,一看明白,浑身的汗毛又如钢针一般,瞬间就直立了起来!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我对着身旁的众人问道:“它……它什么时候出现的?刚才还明明没有呢!”

  抬头看了我一眼,鸽子也是不解的皱起了眉头:“不知道,可能是我们刚才观察殡仪馆的时候,它从什么地方走出来的。”

  眯缝着眼睛瞧瞧越行越远的白影,再看看那个黑影消失的方向,俞建军嘴角一挑,就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管它是什么呢,既然出来了,那咱们就抓它瞧个明白!老猫鸽子跟我走,二组三组去抓这个白影,注意安全,关键的时候可以鸣枪!”

  先前听俞建军说的硬气,众人还以为他要亲自去抓这个白影呢,结果闹了半天,他竟是把“抓鬼”的美差交给了二组三组,二组三组的警员听到此“噩耗”,简直瞬间脸都绿了!

  彼此互相看看,队伍里传出了一阵阵的“漏气”声。钉子满脸“幽怨”的瞪了俞建军一眼,随后转头看向了二组三组的警员,沉声的骂道:“都干什么?不就是抓个‘鬼’吗?一帮怂蛋,服从命令!”

  被钉子如此一骂,周围警员老脸有些挂不住,几声长叹后,便强打着精神跟着钉子跑了出去。

  好笑的看看满脸“悲催”的二组三组警员,我低头一琢磨,心说追人与“抓鬼”相比,当然是“抓鬼”要更刺激一些!

  于是我也没和俞建军打招呼,就想着跟他们一起过去瞧瞧,可是等我前脚刚一迈步,我的肩膀上,就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

  不解的转回头,只见老猫正对着我眨眼睛:“我说大医生,情况有点不对呀,要不你原地待命得了。万一哥几个有点闪失,你也好回去给我们报信不是?”

  知道他是在用话诓我,嫌我跟着累赘。不服气的把嘴一撇,我就笑了起来:“你也太小瞧我了吧?你要是嫌我跟着累赘,那我就跟着钉子他们过去瞧瞧,要是真能抓到‘鬼’,咱也能大饱眼福不是?”

  A/酷匠网&永(;久免费e;看小说b

  听了我这话,俞建军冷哼着瞪了我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犟呢?你要是想跟着,那也只能跟着我,不过我告诉你,你小子要是敢离开我视线半步,回头我非跟你没完不可!”

  得,又是老套的选择题!

  无奈的摇摇头,我只好跟着俞建军他们去追那个黑影,一路疾跑在幽静的火葬场里,周围除了沉闷的呼吸声,就只有我们脚下传来的“哒哒”声。

  老猫在前,鸽子第二,我被夹在了第三的位置,而我的后面,正是紧怕我有什么闪失的俞建军。

  一路长话短说,凭借老猫的追踪经验,我们在火葬场里穿行了七八分钟,直跑的我小腹快要抽筋的时候,我们终于在安息堂的一侧,发现了那个黑影!

  夜色下,只见那个黑影身高足有一米七五左右,体形魁梧,明显是个健壮的男人!

  看清这个男人背影的一瞬间,我心中也冒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因为他身上的服装实在是太古怪了,那是一件宽大的黑色套装,只有袖口和裤脚是蓝色的。而且他跑动的姿势也很特别,就好像一个木偶人似的,双手双脚别扭的向外拧成外八字,跑起来还不停的左右顺拐。

  正在我出神的时候,我身后的俞建军不耐烦的推了我一把:“发什么呆呢?跑快点!”

  思路被他打断,我十分不满的哼哼了一声:“我的俞大队长,你当我是体校毕业的?我能跑到现在不掉队,那就已经算是奇迹了!”

  眼见那个黑影越跑越远,俞建军气的拉住了我的衣服前襟,被他拉拽着往前跑,我倒是速度加快了一些,可是跑着跑着,我就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一抬头,只见我们所跑的方向,竟然是火葬场后山的墓区!

  瞧着惨白的月光下,反射着片片幽光的大理石墓碑,我是真心没忍住,浑身激灵灵打了一个哆嗦。心中暗暗叫苦,一咧嘴,我心说人这东西真是奇怪,以前看鬼片,老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怕,如今亲临“现场”了,竟然还有一种想要尿尿的感觉。

  此时害怕已经来不及了,三步两步的,我就被俞建军拉扯着跑上了台阶,随后人都没反应过来,我们就大步的闯了进去!

  看着前方一路狂奔的老猫与鸽子,我是发自内心的佩服这两个家伙的胆色与体力,就在我感觉自己腿脚有些不听使唤的时候,最前方的老猫却是突然打开了手电,同时对着空旷的墓区高声的喝道:“滚出来,我看见你了!”

  本以为这两个家伙抓住了那个黑影,我和俞建军连忙抬头看了过去,结果这一看,气的俞建军差点没骂出声来,原来这两个家伙竟是追丢了目标,正在用手电四处乱找呢!

  没好气的松开手,俞建军也打开了手电跑了过去。失去了被他拉扯的力量,我也瞬间失去了身体平衡,整个人脚跟一软,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周围潮湿的空气,我只感觉屁股底下的石阶是冰凉刺骨。看着三道手电光眨眼间跑上了山顶,我是不由的暗恨起了这两条不争气的破腿!

  看着黑暗中越行越远的手电光,再瞧瞧周围排排的大理石墓碑,此时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我这心里难免有些发毛了起来。

  一咬牙,我心说不能这样等着。于是站起身来,便使劲的跺了跺酸软无力的双腿,随后我也向着山上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