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我就想鼓动他们进去瞧瞧,此时耳听要动真格的了,不知为何,我这心里还多少有些紧张了起来。

  愣愣的看着俞建军,我犹豫了片刻后,小声的问了一句:“咱们什么文件都没有,就这么进去……合适吗?”

  没想到我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周围几人全都被我弄的一愣。俞建军不满的瞪了我一眼后,一旁的鸽子也坏笑了起来:“我说大医生,你还挺守规矩的啊!知道什么是文件吗?呵呵……里面的那个‘哭货’,就是咱们的文件!”

  无心的一句话,让我显得有些胆怯,尴尬的挠挠头,我就说要和他们一起进去。因为一个人在外面守着阴森森的火葬场,再看着周围黑漆漆的小树林,这种感觉光凭想象,就一定不是什么好受的滋味!

  于是在俞建军的带领下,我们召集了二组三组的警员,全都赶到了东山火葬场的正门,让老猫先行爬进去,用早就准备好的黑布口袋罩住门口的摄像头后,我们这才一个接一个的,顺着着火葬场的大门爬进了院中。

  看着摄像头上的黑布口袋,我不由的撇了撇嘴,心说原来俞建军他们还是有所顾忌的,难得我还天真的以为,他们会大摇大摆的进来呢。

  看出了我心里的想法,老猫在我身旁小声的笑了笑:“要不是怕王启鸣找他大舅哥告状,这点面子,咱们都不会给他。”

  就在我们二人说话的这段工夫,众人陆陆续续的全都爬了进来。俞建军清点了人数刚想辨别方向,院中那个女人的哭声,却是突然变得响亮了起来!

  凄惨,悲伤、幽邃、哀凉,那哭声时大时小,就好似在诉说着什么,又好似痛彻心扉,撕心哀嚎一样!

  而且更有一点让我们摸不清头脑的,就是这哭声好似飘在半空,听着明明很高很远,却又让人感觉十分的靠近,仔细听了半天,我们竟是根本就分不清这哭声的准确方位!

  在特殊的环境下心理作用开始作怪,我只感觉周围的温度瞬间变的阴冷了许多。明明夏夜的气温很是炎热,可是我的身体,却是一阵阵的只打冷子。

  瞧着眼前阴森幽静的火葬场,再看看众人脸上紧张的神情,俞建军思索了片刻,对着众人说道:“咱们先去殡仪馆的方向看看,我倒要瞧瞧这装神弄鬼的家伙,究竟有几斤几两!”

  先前在对讲机里,钉子的话众人全都听见了,此刻俞建军说要去殡仪馆抓那个“女鬼”,当时就有一个瘦瘦的年轻警员,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哭就哭呗,还是个母的,这大半夜的,也不怕慎得慌。”

  他虽然声音很小,但我们仍是听了个真切。转头戏谑的看了他一眼,老猫咧嘴坏笑道:“要是个公的,那哭起来不更慎得慌吗?你小子要是害怕了,就跟在哥哥的后面,哥哥放个屁,都能罩住你!”

  听了这话,众人全都被老猫逗的大笑,经过这一笑,大家紧张的情绪略微冲淡了一些。笑着摇摇头,俞建军一摆手:“行了,有磨嘴皮子的工夫,咱们正事都办完了,赶紧出发!”

  一翻嬉闹众人再不说话,俞建军让老猫和钉子领头,我们就向着殡仪馆的方向摸了过去。小跑在黑暗中的火葬场里,那种感觉是说不出的怪异和刺激,就好像周围有无数只眼睛,在盯着我们乱看一样。

  就在我们距离殡仪馆还有几十米远的时候,只见前方领头的二人突然蹲下了身子,同时做出了一个“有情况”的手势。

  z酷k匠S网j唯|&一&正MQ版|),.X其他都是盗g版a'

  众人不知道前方出了什么状况,全都跟着半蹲在了地上,等我和俞建军蹭到钉子和老猫的身边后,就听老猫小声的说道:“头儿,情况有变,你听!”

  先前过于紧张,我们没有注意周围的声音,此时侧耳一听,就发现那个女人的哭声,竟然飘到了办公区的方向,而且声音还十分的清晰!

  诧异的向办公区看了一眼,转回头来,我们又发现殡仪馆的大门竟然是敞开的。就在我们等着俞建军做决定的时候,只见一个身影,竟在殡仪馆里飞快的跑了出来,随后眨眼之下,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殡仪馆里……有人!

  瞧着那个快速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俞建军当机下令就要追过去。可就在我们起身的时候,在我们身后的鸽子,却是急急的拍了俞建军一下,同时指着办公区的方向说道:“快看那边!”

  不知道办公区又出现了什么,我们连忙再次转头看去,结果这一看,我们众人当场就呆愣了起来!

  只见在办公区的护栏旁,正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在缓缓的移动!果然如钉子所说一般,它没有脑袋!但是,在它的手里,却是提着一颗五官不清,长发飘摆的人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