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见到王启鸣的时候,和我想像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本来我以为这王胖子,一定是个流里流气,外表又老又滑的老家伙,结果没承想,这家伙除了矮胖之外,竟是长的斯斯文文,一副儒雅的面相。

  面对我们的到来,王启鸣显然是做足了准备,等我们前脚刚一进屋,王启鸣就热情的拉住了俞建军的手,就好像多日没见的老朋友一样,不停的嘘寒问暖套起了近乎。

  看着王启鸣脸上洋溢的笑容,我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因为这家伙虽然脸上是笑的,但是他那双隐藏在眼镜后面的眸子,却是滴溜溜冒着点点的贼光。

  心下叹了一口气,我心说:“难怪这家伙在S市能够混的顺风顺水,看来他大舅哥是一方面,他自己本身的交际手段,才是最主要的原因!这个人心机颇深,一般人看不透他的心理,典型的借水筑墙,放兔子捕鹰的老狐狸!”

  将我们全都让进屋里后,王启鸣吩咐秘书给我们拿来了瓜果茶水,同时又亲自给我们发了一圈烟。

  看着手里的黄鹤楼1916,我们众人的心里是不由得直乍舌呀!姥姥的,这烟虽然不是限量版,但好歹也是一千八百元大钞一条啊!

  见我们全都看着手里的香烟不说话,王启鸣故作随意的笑了起来:“朋友送的,大伙赶上了也算是有口福,来来来,赶紧尝尝味道。”说着话,王启鸣亲手为俞建军点燃了香烟。

  吐出一口淡蓝色的烟雾,感受着肺里绵柔的舒爽,俞建军瞧着手里的香烟,缓缓的摇了摇头:“有钱就是好啊,这烟的味道,都和我们的不一样。”

  尴尬的笑了笑,王启鸣眼睛里露出了些许的得意,一闪即逝后,假意的说道:“这不是老俞你来了吗?要是换做旁人,我还舍不得咧!”

  王启鸣这话说的很是让人舒心,但俞建军可不是什么交际场上的新手,他只是略有深意的笑看了王启鸣一眼,便再次低头看向了手里的香烟,说道:“王大场长这话说的太让我感动了,大家都是在S市地界混的,多少也有点交情在,所以咱们说话也就不用兜圈子了。”

  将香烟叼在嘴里深吸了一口,俞建军盯着王启鸣的眼睛,接着说道:“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和你打听一个人!”

  听出俞建军话里“别和我来这套”的味道,王启鸣冷笑着向后靠了靠:“俞大队长还是这么铁面无私!怎么?官复原职这才没几天,这头一把火,就烧到我姓王的身上了?”

  没想到这二人变脸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我们屋中众人全都是为之一愣。眯缝着眼睛看了看王启鸣,俞建军开口哈哈大笑了起来:“什么铁面无私呀,又哪里来的火呢?王大场长可别开玩笑,我就是来和你打听一个人,想要问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庞滨的男人!”

  听见“庞滨”这个名字,王启鸣脸上一丝异样的表情变化都没有。只见他先是看了俞建军一眼,随后淡定的摇了摇头:“没有印象,在我的朋友圈里,好像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人。”

  !P酷匠~网_W首发6

  要是在一般人看来,王启鸣此时的表现完全没有问题,无论是他的语气还是神态,都说明他不认识庞滨这个人。但是在我这种人的眼里,他却是认识庞滨的,而且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可能还挺熟悉!

  通常人们听到熟悉的字样,都会在脑中出现短暂的影像。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所以很多人没有注意过。但在记忆心理学上讲,这是‘再认’的过程,也是无意识的举动,因此它的外在表现和回忆一样,都是无意识的双眼轻轻向左上方晃动。单论这一点来说,在辨谎技术中就尤为重要!

  不知道俞建军看没看出问题来,我此时也不好出言提醒。听了王启鸣的话,俞建军沉默了一两秒,随后便转移了话题:“既然不认识,那就没什么可问的了。不过我来的路上倒是听见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我听说你们这东山火葬场……最近还开始闹鬼了?”

  一听到“闹鬼”两个字,王启鸣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些许的惊容。眼神忽闪的看了俞建军一眼,王启鸣顺手拿起了面前的茶杯,掩饰着轻抿了一小口:“这事……你是听谁说的?”

  看着王启鸣脸上的表情,俞建军故作高深的笑了笑:“不是空穴不来风!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无表情的摇摇头,王启鸣竟是出人意料的大笑了起来:“哪有什么闹鬼的事呀,都是口舌之人瞎乱传的!”

  看着王启鸣心口不一的样子,我本以为俞建军会追问到底,结果没承想,他竟是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微笑着说道:“既然没有,那我们就不多打扰了。不过王大场长,我在这里留下一句话,要是你有了关于庞滨的消息,或者是真的有人在你这里捣乱,那你可以随时过来找我!”

  ……

  满脑子问号的走出东山火葬场,我当下迫不及待的拉住了俞建军:“咱们不是来调查事情的吗?你怎么没说几句就走了呢?”

  笑眯眯的看看我,俞建军说道:“该问的事情咱们都问完了,不走还在那里做什么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