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闹的?“疯子”突然哭倒在地,众人一时间围拢上前不知如何是好。有两名年纪稍长的警员,见“疯子”暂时解除了威胁,当下上前扭住了他的两只手臂,将他控制在了地上。

  面对警员的制服,“疯子”竟然没有任何的反抗举动,就好似和先前派若两人一般,他只是神情呆愣,满脸泪水的喃喃叨咕着:“别杀我,我都给你,别杀我……”

  “疯子”反常的举动,令众人深感不解。

  一旁的指导员,看着被警员拉起带上手铐的“疯子”,又看了看俞建军紧皱的眉头,小声的说:“老俞,想什么呢?难道一个疯子的话,你还当真了?我看这家伙,八成就是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什么妄想症!”

  俞建军苦笑了一下:“但愿就是个妄想症吧,这样能少去不少的麻烦。”二人话音刚刚落下,身后就猛然传来了一声女警员的尖叫!

  俞建军慌忙转过身子,只见一名新来的实习女警员惊恐的指着那名中年男人的右脸:“耳……耳朵,他……他没耳朵!”

  先前这名中年男人满脸血污又留着长发,混乱中众人全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这名中年男人满脸血污的右脸上,果然只有一个血窟窿,少了一只耳朵!

  心中起疑,俞建军快步来到这名中年男人的身旁,也没顾得上他满脸的污垢,伸手撩起他右脸处的头发后,顿时心里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这名中年男人的右耳根处,有着明显不规则的撕裂状伤口,这只耳朵,是被人硬生生撕扯下来的,再看伤口上血液凝固的程度,从时间上来说,绝对不会太久!

  什么人下的毒手,硬生生扯下这个男人的耳朵呢?难道是他发疯,自己扯下来的不成?

  看着中年男人无神的双眼,俞建军轻声的问道:“你的耳朵……哪去了?”

  俞建军的问话足足过了十几秒,眼前的中年男人仍是没有任何表情与回答。无奈的摇摇头,俞建军缓缓的退后了一步,同时对着周围的警员说道:“搜搜他的衣服。”

  一番搜查,从西装到内裤,这名中年男人的身上,竟然只有三枚一元的硬币,与半包被压扁的中华香烟,而至于其他任何表明身份的物件,竟是一无所有!

  看着警员递过来的三枚硬币与半包中华香烟,俞建军心里的疑惑是越来越深。出于职业上的本能,他脑子里跳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男人很可能在某个地方,遭遇了歹徒打劫之类的事情。

  可是这个想法刚在脑子里一闪,俞建军又立马否决了这个看法。

  可要不是遇到歹人打劫,那这男人身上的东西又去了哪里呢?难道说,所谓的有人追杀是真的吗?或者说……这个男人……他真的是个疯子吗?

  就在俞建军出神思索的时候,派出所的门口,响起了一道怯生生的声音:“请……请问,哪位是庞滨先生?这里有他的快件。”

  破碎的玻璃门旁,正有一个快递员在满脸紧张与好奇的打量着屋中的一切。

  “这里没人叫庞滨,你是不是送错地方了?看什么看,赶紧走!”

  一名年轻的警员,瞧见这个快递员脸上的神情,当下心气不顺的,就要出言将他赶走。俞建军本来也没在意这件事情,可是当他转回头来,看了面前中年男人一眼后,不知为何,竟是心生感应,就对着门口的快递员说道:“把东西放下,你先出去等会。”

  快递员看着屋中混乱的场景,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见有人说了话,连忙放下包裹,转身退了出去。

  酷@^匠网正z版(8首m。发!W

  俞建军对着说话的那名警员使了个眼色,让他跟出去看住这名快递员后,自己便快步走到了门口,弯腰拿起了地上的包裹。

  掂量着手里的包裹,感觉好似轻的没有东西一般。可是不知为什么,俞建军捧着这个“空空”的包裹,心里却是一阵莫名的紧张!

  找来一只圆珠笔,用笔尖划破封箱的胶带后,俞建军深吸了一口气,便在众人的围观下,缓缓的打开了包裹,结果包裹刚打开一半,周围就响起了片片的惊呼声!

  只见这个包裹之内,竟然装有两片薄薄的雪白泡沫垫板,而在泡沫垫板的中间,正有一只血淋淋,殷红干紫的耳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