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河北省S市,临江派出所。

  “救命啊!杀人了,快救命啊!有人要杀我……救命!……”

  “咣”,玻璃门被撞碎。所长俞建军,正在屋里和指导员抽烟闲聊,二人一惊,纷纷扔掉手里的烟头,急忙跑出去。

  “闹什么呢?临下班了还不消……”

  一名年轻的警员快速跑了过来:“头儿,你看,不知道从那来了个疯子,把咱大门给撞碎了!”

  俞建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破碎的玻璃门边,一名身穿灰色西装,半张脸都是干枯血迹的中年男人,蜷缩着身子,跪躲在一盆观音竹的后面。

  看着他藏头漏腚,跪在玻璃碎片中浑身发抖的样子,俞建军气的是一皱眉,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晦气,随后便点指周围的警员,“都是干什么吃的,看什么热闹!”

  眼见所长冒了火气,周围警员连忙跑出几人,想要将这名中年男人给架起来。

  可是没想到,一名年轻警员刚把手伸出去,跪在地上的中年男人,突然面露凶色,伸手抓起面前一块大个的玻璃碎片,回手一抖,就向这名警员的手臂狠狠划了过去!

  “滚开!你们想要老子的命,老子就先弄死你们!想杀我,老子就和你们鱼死网破!都给我滚开!……”

  那名伸出手臂的年轻警员,根本就没有防备对方会突然伤人,当下一不留神,手臂上瞬间就被割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鲜血一下子流了出来,周围人连忙将这名警员拉拽了回来,与此同时,一名自负的年轻警员,瞧准时机甩起一记鞭腿,踢向了面前“疯子”紧握玻璃碎片的手。

  他本以为如此近的距离,这一腿肯定踢中对方,可是做梦也没想到,“疯子”反应很快。眼见他腿来,扭转身体用后背硬抗了一下,随后不待他腿落地,反手抡起左拳,就直接砸在了这名警员的右腮之上!

  “啪”的一声脆响,打的这名警员当场就摔倒在地上!其他人一见“疯子”连伤了两人,当下拽警棍就要一拥而上!

  担心情况越弄越糟,俞建军连忙急急的一摆手,高声的制止道:“都住手,退后!”

  t更d}新B最f4快/上C{酷《…匠‘网

  警员虽然心中气愤,但是所长下了命令,众人还是乖乖的全都退到了一旁。

  俞建军眯缝着眼睛,打量面前这个失控的中年男人,发现他除了衣衫不整,满面血污之外,那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充满了负面情绪!

  一个人的眼睛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负面情绪呢?从业二十几年的经验告诉俞建军,面前的这个“疯子”,一定有情况!

  俞建军掏出了裤兜里的香烟,抽出一根在烟盒上敲了敲,对面前的“疯子”说:“知道这是哪里吗?临江派出所!到了这里,没人能伤害你。来,把玻璃丢了,抽根烟,缓缓劲。”说着话,俞建军试探着递出了手里的香烟与打火机,同时借机向前迈了一步。

  看着俞建军缓缓递过来的香烟与打火机,“疯子”突然发神经的怪叫了一声,随后出于自我保护似的,又猛地挥动起了手里的玻璃片:“骗人,都是假的!你们是一伙的,就是想要害我!”

  “疯子”突然暴躁的举动,让俞建军把迈出去的脚又给收了回来。

  看着“疯子”被玻璃割破流血的手掌,俞建军将香烟叼在了自己的嘴里:“你既然说我们是一伙的,那你为什么自己闯进来?又为什么喊着让我们救你呢?”

  “不是我自己进来的,是你们把我推进来的!我没喊救命,是你们喊的,不是我,不是我!”话音落下,“疯子”又不停的挥舞起了手里的玻璃片:“你出来,老子砍死你!你和他们说,是他们推我进来的,是他们!你给我出来,你出来,老子我砍死你……砍死你!……”

  面对“疯子”的胡言乱语,俞建军皱起了眉头,刚想开口说话,一旁的指导员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老俞,一个疯子,你和他说的明白吗?我看咱们不如先把他拿下,回头能问明白就问,问不明白,就直接送精神病院得了。”

  俞建军此时也没了好脾气,对着周围警员摆了摆手,便示意他们来硬的,先把人拿下再说。

  屋中的警员早就憋不住火气了,眼见所长点了头,当下露胳膊挽袖子,众人就要冲上去动手。

  可偏偏就在此时,那个挥舞着玻璃碎片的“疯子”,却是一声痛哭趴倒在地,同时丢掉手里的玻璃碎片,全身发抖的哭喊道:“我服了,你放我一条生路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房子、车、钱,总之你要的一切我都给你!我求求你了,你要什么都行,我只求你给我留条活路,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