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静林中,岩石之上,一位白衣少年眼神微闭,微风吹过,长发随风飘动,他的面前赫然是一只全身银白,血盆大口的白赤虎。

  他们僵持许久,白衣少年迟迟没有动手,白赤虎忍受不住,露出獠牙扑了上去,白衣少年似乎有所察觉,微闭的眼睛缓缓睁开,剑已出鞘!

  白赤虎的后掌被划开一道长长的血痕,白赤虎悲吟一声,前爪猛然拍向白衣少年,白衣少年微微一闪,剑却在白赤虎的胸膛之下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白赤虎转身想要逃走,白衣少年大喝一声:“焚天决。”

  他手中的那把普通长剑颓然变得通红,周围尘埃四起,剑已出手!尘埃散去,只见那白赤虎的脊椎之上赫然插着一把银光闪闪的剑,白赤虎呼吸越来越弱,白衣少年取出它的内丹,转身想走,不料一把银枪飞来,白衣少年眉头微皱,身体向后一仰,银枪没入岩石,白衣少年深觉此枪并不简单,渗漏出丝丝寒气。

  银枪之上,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此人穿着深蓝色衣服,光看样子就可以知道他们的关系,但那人功力绝对在白衣少年之上。

  “程辉,把白赤虎的内丹给我。”

  程辉将剑收入鞘中,“凭什么?”

  蓝衣人突然哈哈大笑,“就凭我比你厉害,就凭我还只差一步便可进入招式一重!成为我程家唯一独子,而你,将会离开程家,待我解开封印,你将暴体而亡,你不过微微练力二重中期,想在这两个月的期限内突破招式,根本不可能,你还不如将白赤虎内丹给我,好让我直接登上招式一重。”

  “这又如何?程光,你难道忘了比赛规则?不可以蛮强,只能凭实力自己去猎杀猛兽,取其内丹修炼,难道你忘了么?”程辉眉头紧皱,程光刚刚说的并没有错,程光已经达到练力三重巅峰,离招式不过临门一脚,如果有这稀有灵兽白赤虎的内丹做辅助,必将突破招式一重,甚至直达招式一重巅峰!而程辉不过练力二重中期,现在想要追上程光,难!

  程光眼里写满了不削,将银枪取下,动用真气,只见银枪枪头处赫然出现了一层冰霜,“程辉,难不成你不认识此枪?”

  程辉当然知道,此枪乃寒冰枪是把灵器,为门中长老谢奎所持,但谢奎阴险狡诈,不是个好人,程辉自然不削理会,不过让程辉没有想到,他们二人竟然会勾当在一起。

  “程光,听我一句劝,不要和谢奎勾搭在一起,这种人阴险狡诈,迟早有一天会害了你的。”

  程光满脸不削,“少废话了,交不交出白赤虎内丹就看你一局话,难道你想让我亲自动手不成?”

  程辉将剑拔出,一字一顿,“不!可!能!”程辉意思明了,程光捏紧银枪,动用真气,踱步飞来,一个横扫,程辉向后一退,躲过一击,随即调动长剑,捅向程光,程光聚集全身真气,寒冰枪枪头凝结寒霜,枪身一横,挡住一击,怒吼一声:“无名寒冰枪!”

  顿时间,枪头结成冰柱,攻击凌厉,迅猛,逼得程辉步步后退,程辉每用剑抵挡一下,剑身都会被冰雪覆盖,程辉满脸惊讶,此招正是谢奎的独门秘籍,据说不传任何人,然而程光此时动用此招,可以见出他们蓄谋已久。

  终于,程辉不再忍让,一个横砍将程光逼退,随机动用真气,“焚天决!”剑身变得赤红,一时间,无悔剑意从四面八方袭来,风尘四起。

  程光被那剑意吓得一愣,但自己也到了最后一招,没有办法躲避,恐程辉再过厉害,也不能抵挡住这独门秘籍无名寒冰枪!

  两人在风尘中的一个擦身,却已成定局!

  尘埃散去,程辉手中的长剑断裂,一分为二,但却没有受什么伤,程光胸前被划出一道大口子,上衣尽裂,缓缓跪下,眼里充满了不甘,一口鲜血吐出,昏了过去。

  程辉回头看了一眼程光,微微摇了摇头,程光平时只关心提高自己的等级,却从来不对自己的招式精益求精,况且他的内力也并不高,而无名寒冰枪却需要极大的内力和真气联合发出,他又要调集真气凝结寒冰,恐怕真气早已透支,最后那招应该是已经无法收手,硬抗发出,伤害力大大减少!

  程辉走到程光身边,看了一眼他手中那把散着丝丝寒气的寒冰枪,此枪虽是灵器,但因为是谢奎的武器,受到谢奎武功的熏陶,已经有了渗人的邪气,程辉深觉不能将此枪留在程光身边,不能让他用这把枪害人,于是他拿出储物袋,将这把枪收了进去。

  当晚,程辉寻找到一个山洞,将白赤虎的内丹硬吞了下去,要知道,硬吞内丹,可能有丧命的危险,一时间,山洞发出阵阵痛苦的叫声,程辉动用焚天决压制白赤丹对自己带来的痛苦,一边将白赤丹炼化,程辉只感觉身体里充满了真气,却发现有一处真气怎么也进不去,于是动用全身真气,向那里压去,痛苦声不绝于耳,程辉两手通红,焚天决一直在压制炼化白赤丹的痛苦和突破阻挠那钻心的疼痛。

  突然,程辉感到那处阻挡真气的东西被冲散了,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剑气冲入体内,不断吸食着真气,程辉感觉到自己的功力在上升,很快就突破了练力三重,随着剑气不断吸收着真气,他的功力也还在上升.....

  次日,白赤丹完全被程辉吸收殆尽,体内被奇妙的划分成了两个区域,一个是浓浓的真气,一个是似雾霾般的红色的剑气,终于,他想起来在一本书上曾经看过这个。而此时程辉也已突破了招式一重,直达招式二重!

  那本书是他年少是私闯程家禁地看到的,他只记得这剑气的名字,焚天剑气!

  程家禁地中....

  R`最新'章%p节上酷&?匠网

  一位红衣男子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中闪闪发光的家族谱,没想到这小子尽然突破了封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