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不解的问校长。“因为我要你当初二的老大,”校长说完这句话,我一脸震惊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个校长居然会说出这种话,会接受学校有混混存在?校长看我那么久不说话,便笑了笑对我说“我作为校长是不能完全控制你们学生的,需要一个人当领头,我可以接受你做这个领头。之前,我找过吴明锋谈过,这么久,他还是搞不定韩禹哲,有我在背后支持着你,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了吧。”“校长的意思就是让我搞定初二,初三?从而让初二的打架率下降?”我不解的问他。“至于初三,你可以拿下就拿下,毕竟还有半个学期他们就毕业了。好了,你回去好好想,我比较看好你,可以打败吴明与的人一定不简单,回去吧,你爸在外面等你。”校长说完就指了门外站着的老爸。我走过去叫了声“爸,可以回去了。”老爸明显被我吓一跳,打着我的头一边说“你这个臭小子,敢吓你老爸,好了赶紧走,等等回家还得跟你妈解释呢,不接受等等她抽死你。”一旁的吴明与已经躺在床上了,医生说的住院几个月修养。吴明与的哥哥吴明锋赶到了医院,握着吴明与的手对一旁的父母哭着询问“爸,是谁把弟弟搞成这样的。”吴明与的老爸一听吴明锋这么问便暴躁的骂吴明锋“你还想怎么样,你的弟弟搞成这样是他自作自受,别人已经赔医药费了,你别给我惹麻烦。”吴明锋听见他老爸这样,心想再问下去也没什么用,自己回去学校问弟弟的手下,看看是谁打我弟弟,我会让你接受后果的。

  回到家后,搞了半个小时才跟妈妈解释清楚,还好有爸爸一起帮忙,不然肯定被抽个半死的,虽然我现在的身体,刚才打架中,被他们偶尔用椅子砸中,刚开始有点疼,后来印都没有,以前被别人打也一样,就算被打的流血,第二天伤就会无缘无故好,算了还是想想怎么对付初三的,现在初二基本搞定,过几天再去找师傅,为什么第二页翻不了,夜晚带着困意睡着了,早上自己来到了学校,有些人看见我,叫我晨哥,什么情况。我回到班上看到繁基基,正跟班里的小白说昨天的事情,说我如何打败吴明与,我现在有点知道别人为什么叫我晨哥,想必昨天的事情已经在学校传来传去,繁基基看见我来了,直接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晨子,你现在出名了。”我打了他一拳,并且骂了他“你这个臭小子。下课你去帮我叫李殇他们来这里集合。”由于班上的人都知道我昨天把吴明与捅了加上他的小弟都认我为老大。我发现班上的人对我的态度比以前更亲切,相反的可以说恶心。连班长都走过来问我“晨哥,作业写了吗,需要我帮你吗。”这些墙头草。还有些女的对我投怀送抱,有一个是之前吴明与,以前她占着是吴明与的女朋友,经常欺负别人,现在吴明与被我打进医院,她上课就跟我同桌换位,做到我旁边,说实在的,吴明与的妞的确不错,叫刘欣语,身高165,有一双长腿,致命诱惑,她做到我的旁边,一边对着我耳朵吹起一边对我说“晨哥,我以前就是被吴明与逼着做他女朋友,现在你把他打进医院,我得好好谢你。”上课的时间她就在那里对我动手动脚,然而我并没有胆子碰她,因为我长这么大还没碰过女人,那个刘欣语好像看出来了,就在那里用矫情的语气对我说“不要太害羞啦晨哥,我的人随便你处置。”在我忍不住的时候,繁基基在后面看到刘欣语对我如此靠进,就把刘欣语推开,而且跟她说“婊子,别玷污我晨子,离他远点。”那时候在想,女人真是个祸害,差点就忍不住了。刘欣语被繁基基这样说也在那里认真听课了。就这样等到了下课,繁基基出去找李殇他们。

  p$酷匠网d永1久免d费$}看小说…

  我在座位等他们,过了大概一分钟,听了打闹声,就知道他们来了,繁基基的声音最大,李殇看到我叫了我一声晨子,陈涛还有陈芳华对着我叫了一声“晨哥。”我听了之后,就从座位站起来对他们两个人说“你跟李殇叫我晨子就行了,不用那么见外。”陈涛笑了笑然后说“我说过你打败吴明与,就是我老大,叫晨哥应该的,你不给我叫,我可不鸟你了。”一边的陈方华看着自己以前的老大这样说,也是无奈的说“涛哥叫你什么,我就叫什么。”我们十几个人围在一起,其中有吴明与以前的小弟。我咳了咳嗽一下对他们说“各位兄弟们,我们打了吴明与进医院,他哥哥肯定会来报仇的,至于时间,只是长短问题,现在我们就得提升时间,把初二的其他势力吃掉,才有能力跟吴明锋干。知道了吗?陈涛,你跟我说说现在除了吴明与初二还有什么势力。”陈涛听了我的话便想了想“在7班有个习风,大概有20是个手下,吴明与一倒,他疯狂的收初二的其他势力,现在可以说最大势力就是他,如果收了他,其他的不足为患。”我点了头问着他“那我们昨天有多少个兄弟跟着我们。”“除了吴明与的两个跟班,唐泽鹏,还有田雨坤。其他都在这里了。”看来陈涛这方面做的很好,这个习风应该不简单,收复他应该不错,这么短时间就收下其他势力,应该是个人才。铃声响了,我对大家说下午有一场硬战,赢了我们就可以立足。

  李殇这时候看着我,我笑了笑问他说“脸上有花吗。”李殇无奈的对我说“不是说好把你为什么会突然那么厉害的原因说吗。”好在我昨晚篇了一个理由。拍拍他肩头跟他说“以前无聊经常去武术馆学的,年轻人你也可以。”李殇听完我的话有点相信的点了点头。还好混过去了。师傅交代我不能说出去,这几天固着打架,把学习落下了,不赶紧学就变废物了。这段时间让我感觉做强者的滋味,做老实人只能让别人欺负,以前的张晨不见了,现在我要活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