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教室后,这次不会担心再有通风报信了,因为这个几个人都是值得信赖的,我和李殇,繁基基他们两个负责吸引吴明与的注意力,让他以为我们是找打的,让陈涛还有陈方华两个人堵在教室门口,防止等等打赢吴明与的时候,他叫人去通知吴明锋。整个计划就是这样。按照原计划进行,要等到放学,上课的时候陈嘉欣老回头往我这里看着,有几个瞬间差点碰见,她不会有事求我吧,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上了一整天的课等的就是下课,这下课铃声一响,对我们来说是意义重大,只要打败吴明与,就可以在初二立足。然而一旁吴明与确不知道我们要对付他,我叫醒了在睡觉的繁基基,李殇也用最快的速度来到我们班里,三个人走到吴明与面前,吴明与看到我们三个走过来就说“怎么了,还嫌打的不过吗,赶紧让路,我得回家玩英雄联盟了。”我一个拳头发挥最快的速度,一般人是看不清楚的,就揍到吴明与的肚子。吴明与嘴巴张大,眼睛也张得大大的,丝毫不敢相信我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打他,连在场的李殇,还有繁基基都不敢相信我的速度这么快,他的小弟们还没反应过来,吴明与已经躺在地上了,那一拳我用五成力,只可以让他疼着,而晕不了。

  吴明与在地上躺着,捂着肚子看着自己的小弟一脸震惊的看着我。就对他们小弟发火“你们看什么,还不上。”这时候他的小弟们几个冲向我们这边,我身旁的李殇,繁基基也加入打架的活动中,我基本是一个人一拳,他们被我一拳打后,躺在地上不动了,李殇和繁基基同时问我“晨子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不会死吧。”由于我刚才一拳打吴明与的力量,他们肯定信我会打死人的。我一边打一边跟他们说“死不了的,这件事过后我跟你们解释。”我走向吴明与,他一脸惨白,他的小弟们基本已经躺在地上,剩下唐泽鹏在他身旁扶着他。他对身旁唐泽鹏说“快,赶紧去初三通知我哥,”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是有气没力的。那个小弟走到门口就被已经在门口守候多时的陈涛,陈方华揪着回来。吴明与此时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没了,当时好在跟陈涛说好,不然我现在灵力已经快用完了,再来几个初三,肯定受不了。陈涛还有陈方华看着地上的小弟一脸震惊还问我们“这是你们打的?”“基本的人是他打的。”繁基基指向了我对他们说。陈涛还有陈方华更震惊。疑惑的想着以前的懦弱王,怎么可能,爆发的力量真可怕。我看到他们的疑惑,就对他们说“这件事过后跟你们解释。”说完就揪起旁边装死的吴明与,他见过我刚才我恐怖力量直接软了下来说“张晨,不,晨哥,以前是我瞎了狗眼,你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跟你作对了。”

  @;酷j6匠网z正-版首●发}

  我拿起了旁边的座椅,对着吴明与就是狠狠的砸下去。“啊”那个座椅断了。在场的人包括醒来吴明与的小弟。都在想这个人太可怕了,我丝毫没听见吴明与的喊声,对他说“跟我兄弟道歉,跪下来的。”吴明与一听到跪下来的就疯了,嚎叫着“,你知道我哥是谁吗,张晨别给脸不要脸。”这个时候我笑了起来,拿起教师座的尺子,对着吴明与的肚子就是一捅。整个场面,连钉子掉在地上都可以听到。此时的吴明与眼睛睁得大大,我对他说“我不管你哥是谁,只要打了我张晨的兄弟,我杀了他。”然后一旁的李殇才赶紧过来“晨子,别冲动啊,赶紧停止,不然等等出人命了。”我听了李殇的话,才恢复了自己的性子,刚才太冲动了。现在的吴明与已经流血过多躺在地上。我转身对吴明与的小弟说“各位,我今天打吴明与是应该他打了我几个兄弟,我也知道吴明与这个人对兄弟也不好,经常打你们,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臣服我,我张晨对待兄弟你们怎么样的,有我就有你们,你也不可以跟着,但是以后只要是我对手,我张晨绝不手软。”说完这些话过了10秒。“晨哥,晨哥。”“我愿意跟晨哥,吴明与平时对我们怎么样,大家都知道的。”“晨哥才适合做我们的老大。”就在这时候,班主任从后面来了,也难怪,刚才肯定有人去通知老师,她看到地上的吴明与,还留着血。她对着嚎叫“赶紧叫120,我等等再跟你们算账。”过了十分钟,我们十几个人站在办公室。校长看着我们,班主任生气的走来走去,然后指向我说“张晨,你来说,你是比较乖得学生,说,吴明与谁捅的。”“老师,是我捅的,跟他们无关。”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吴明与的父母来到办公室就听到这句话。然后情绪暴动揪着我说“你干嘛捅我儿子,我儿子几时得罪你。”我用手撇开他,然后对着校长,班主任,他父母说“吴明与没得罪我?每天在学校侮辱我,叫我跪下,这不叫什么,叫我叫他做爸爸。他有什么资格呢。”校长叹了口气对班主任说“他的父母来了吗。”““通知了,应该快了。”随后我爸赶来了,二话不说,就朝我冲过来,一个拳头就打过,“我叫你来读书,不叫你打人的”班主任看到我爸这样,赶紧上去制止并且说明了情况。我爸听过嘲笑的对他们说“作为学校的你们,我儿子被这样欺负,你们也不知道。作为父母的你们把儿子教的这么好,医药费我们出,如果你们要开除我儿子,我肯定不会让这件事那么容易过的。”说完老爸抚摸着我的头对我说“真是对不起,没搞清楚情况就这样。”吴明与的父母对这样的表决也没什么反对,毕竟是他们儿子的错。然后他们就去医院看他们儿子,校长叫了其他人先回去,叫留在那里跟他谈话,叫我爸在外面等着。我们两个人就在那里面对面,校长叫我坐下来。“张晨,我想跟你做个合作。你也可以不用被开除,原本这件事就可以开除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陈小繁说:

签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