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陈涛身旁的小弟一眼,“没事的,这些可以信得过,你直说就行。”陈涛的话让我直接说出计划,“我说出跟吴明与叫战,吴明与那时候肯定不会带多少人来,你们到时候从后面包抄,不让他有机会叫他哥,就算他哥知道了,要报复涛哥,我想涛哥也有办法的,如果没人在背后支持你,涛哥肯定不会跟吴明与最对的。”说完这些话不紧张是错的,对面可是敢跟吴明与作对的人,陈涛听了我的话,有点看不透我的样子跟我说“张晨,我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聪明的,难道你以前都是装的?你说对,我背后确实有人支持我干掉吴明与,那个就是初三的韩禹哲。”

  *酷Gx匠网;正%版首tF发ga

  韩禹哲是初三的另一个势力,可以说他跟吴明锋基本谁也不服谁,导致我们这个学校一直没有扛把子,怪不得这个陈涛这么有把握,原来韩禹哲想让他吃掉吴明与的势力,然而可以帮他一起对付吴明锋,从而可以做整个学校的老大,这个韩禹哲下的一手好棋。没等我思考完,“张晨,如果你跟了我,在我这里只要跟了我就是我兄弟,没有什么小弟。下午就开始,你那边我会叫陈方华看着你的,你下午约着吴明与去学校后山,到时候我们就从后面包抄他。”陈涛的话让我很感动,但愿他可以成功的坐上初二老大。随后我走到李殇的班里,看他的样子不怎么疼了,还活蹦乱跳的调戏着后桌的女生,我叫了他,跟他一起去男厕所说了刚才我跟陈涛的事情,李殇思考了一下就对我说“晨子,你要怎么做。我是一定跟你做到最后的,就算被打我也值得,”

  我笑着轻捶了他一下,就回到教室,看到繁基基在跟陈嘉欣说话,然而他一个人就在那里说话,陈嘉欣看都没看他,我过去直接嘲笑他猥琐,跟繁基基说话的时候看到吴明与从教室回来了,我抚摸了紧张的心跳,跑去直接跟他“为什么打我兄弟李殇?”吴明与听到我的话直接笑了出来,然后他其中小弟唐泽鹏直接朝我骂“你怎么跟明哥说话的,我们明哥想打谁就打谁,管你叼事,看来你是没被挨打,肉养了吗,”我也不怕他的骂声直接问他“吴明与,下午敢在学校后山单挑吗,就我们两个人,”说着话的时候我都害怕吴明与立马会打我,吴明与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下在那里笑“哈哈,哈哈,你们听到没有,他说下午在学校后山根单挑,张晨,我看你想残废想疯了,老子就带唐泽鹏,还有田雨坤去,”然后指着他们两个人,“下午带手机,给我录视频,知道没有。

  然而我以为事情可以像陈涛说的那么顺利,细节终究决定一切,脑子固然有用,没有一点点武力,还是被欺负的命。还是说正题,下午之后我带了繁基基和李殇到后山等吴明与,等着的时候老觉得有种不想预感,怎么等那么久吴明与还没来,等了30分钟,吴明与带着唐泽鹏还有田雨坤来了,嚣张的说“张晨,跪下叫几声爸爸,我可以考虑原谅你们。”我一旁的李殇冲着吴明与说“我去你妈的,”吴明与反而更嚣张的说“我跟你这只狗说话了吗,看来你还不知道教训,多管闲事就是这个下场。”我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了一声通知后面埋伏的陈涛,吴明与看着我这样“怎么,是不是在陈涛sb出来,老子早就看出你们有计划的,像你这样的废物怎么可能跟我作对。来人,把那几个sb扔出来。”他说完后,从他后面走出了十几个人,有几个人扣押着陈涛还有他的兄弟们,直接扔在地上。吴明与看见我震惊的样子,就得意的笑起来对我说着“你最不应该就是跟陈涛合作,他的小弟有我的眼线,你们的计划我早已经知道,来人,把张晨他们几个揍个半死,没有揍个半死别来找我,就差他们几个没被揍。”吴明与说完话的一瞬间,他几个小弟直接走往我们这一边,10个人打我们3个,而我又没打过架,没几下我就趴在地上动不了,繁基基跟我差不多,躺在地上说“各位老哥,不要那么重啊,不要打脸啊卧槽。”李殇相反比较好,受了伤还可以打掉对方两个人,不过几分钟我们三个人已经在地上躺着了。

  吴明与走过,用手挑起我的下巴“小样跟我斗,我给你个机会,跪下叫爸爸,叫到满意。不然我现在继续打陈涛还有陈芳华,李殇他们。给你3秒钟。”“3。”“2。”“等等,我叫,你别打他们。”“张晨,不要,我和方华他们被打,是我的失误,不管你的事,”陈涛捂着肚子对我说,看他的样子应该被打最重。繁基基还有李殇听到我这样想挣开他们的控制,然而换来的是一顿毒打。“别打了,吴明与,我按你的做,各位兄弟们,我谢谢你们帮助我,就算有目的我也很高兴,这说明我张晨不再是一个人了。很谢谢大家。”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眼泪不自觉的出来了,一旁的吴明与显得不耐烦了“你他妈废话咋那么快,不叫我就打他们了,”我走到吴明与的一旁,“磅”跪了下来,闭上眼睛叫着“爸爸。”“什么,你说什么,叫大声点。”然而一旁的陈涛看不下去了直接想打吴明与“吴明与,你别他妈的太过分。”“你们几个人继续打陈涛,看他嘴硬。”我不可以让陈涛被打,“别为难他,我继续叫。”吴明与满意的笑了笑“还差两声。大声点。”我用尽全力喊了又一声,其他的兄弟都闭上眼睛,貌似不然眼泪流下。最后一声喊完。吴明与和他们的小弟一起笑着,走了还不忘说儿子再见。我拧紧了手,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陈涛他们过来扶我,陈涛一脸惭愧的对我道歉说是有一个人出卖了他,害他在半路被吴明与下手,我拍了他肩头“你们没事就好,我跪跪无所谓的。”说完我就独自回家,也没有跟李殇,以前心情不好都是去一个地方,那个空气好,对心情也好,到了之后,看着树林,走到一棵树旁边,用力捶着大树,也不管手上的疼痛,哭着说“为什么我会这么没用,为什么让兄弟们受伤,为什么。”

  “小孩子,小小年纪就这样颓废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陈小繁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