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战略部署

  支走冉欣等人,张天池的报复在当晚就展开,那些欺辱王蒙蒙的人一个都没跑掉,有杨波等几个专业犯罪人员以及张天池的智谋在,那几个人想跑掉,真的很难。

  张天池只在一旁静静看着,杨波等人把那几个人打晕带到这个小树林时,并没有如何攻击对方,这事毕竟还得由王蒙蒙来解决。

  矿泉水浇灌在三女两男头上,惊醒过来的人们眼里满是惊恐,有人求饶,也有人出言威胁,但威胁的话还没说话,就被杨波等人一脚踢向面门,说不出下一句。

  “你想怎么样,自己看着办,对于这类人,真应了那句话,人不狠,站不稳!”张天池对王蒙蒙说到。

  王蒙蒙点点头,对杨波说到:“借支烟抽抽!”

  杨波连烟带火递给王蒙蒙,只见王蒙蒙点上烟,轻吸一口,虽强忍着,却还是咳嗽了几声。接着走到欺负她那些人面前,拿起打火机点燃了对方的头发,凄厉的惨叫从那人口中发出,王蒙蒙一手扇在他脸上,又问杨波借刀。

  那人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王蒙蒙还是说了出来:“你们欺负我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今天,你要是再敢叫一声,我就捅你一刀,不信你试试看。”

  那人心理恐惧,又不敢再嚎叫,他相信自己叫一声,王蒙蒙肯定能下刀。

  王蒙蒙不仅烧了对方一半头发,还烧了他的眉毛,对待其他几个人,也是如法炮制,那几个平时嚣张跋扈的人,此时一个个瑟瑟发抖,只敢小声抽泣。

  “哎,女人啊,心就是太软了。”杨波这么说着,朝那几人走去,踩在其中一人身上,点燃烟,像玩游戏一样,拿起烟楚在一被踩那人身上,也没用多长时间,就用烟头在他身上烫出一只猪来,只是杨波的手法太差,那图案让人不忍直视。

  王蒙蒙心一横,也用烟头胡乱的在和她结仇的那女人身上烫着,她虽心声不忍,却硬逼着自己一定要这么做,不表现的狠一点,以后又有麻烦,难道还要让张天池他们过来?

  那一夜,王蒙蒙疯了,用完了三包烟,打的自己整个人再没有一丝力气,那群人也被折磨的几近崩溃,他们在某一刻,甚至希望王蒙蒙能给他们一个痛快的。

  张天池没有对他们再进行心理上的打压,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够了,相信那些人以后再也不敢惹王蒙蒙了。

  事后,张天池在这个城市呆了三天,确定对方没有报复的心态后,才和杨波他们坐火车回去,临别前他对王蒙蒙说到:“记得我们的联络方式,我的联系电话会换,但那个方式不会变,不管你遇到怎样的事情,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赶来,你要记住你身后有我们,所有的事情,你都用不着害怕,以后再敢有轻生的念头,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

  王蒙蒙点点头,目送张天池他们离开,眼泪直流,她本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已流干。

  张天池等人回到昆明时,毛红磊满腹委屈的抱怨:“三哥,你可算回来了,你从哪儿找了这么个凶神回来?”

  张天池疑惑的看着毛红磊,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又见裴杨博在一旁乐呵呵的,一时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毛红磊哭丧着脸:“三哥,那小子和我们玩儿牌,几天时间就把我们赢得精光,兄弟们现在连吃饭抽烟都是个问题。

  “你们都有谁和他打牌了?”张天池问到。

  毛红磊尴尬的说到:“除了裴兄,其他无一生还。”

  “哈哈哈哈哈……你们是活该啊。”杨波再没忍住,他身后几人也跟着笑,这次轮到毛红磊不明所以了。

  x更新M/最快%上,y酷匠/"网i'

  “裴兄,这次你怎么这么聪明呢?”张天池没急着给毛红磊解释,反倒问裴杨博。

  裴杨博回到:“第一,我这个人不爱打牌,第二,我虽然看不懂其中奥妙,但我就是单纯的怀疑其中有问题,那小子手法太快,连我都只能很模糊看到一点他手上的动作。”

  张天池点点头,又朝楼上高喊一声:“秦宁,下来!”

  秦宁从屋里探出一个头,见是张天池叫他,应了一声就朝楼下跑来。

  “这在你们行业内,叫什么?”还没等秦宁到面前,张天池就开口问到。

  “这个叫杀猪!谁让他在我来的时候看不起我。”大家听到秦宁如此说到,都爆发出爽朗的笑声,毛红磊的脸上更是涨成了猪肝色。

  玩笑过后,几个核心成员在一起简单的交流了一下,毛红磊和裴杨博在张天池他们走的这段时间里干的不错,这附近稍微有点名字的小混混都被他们收拾一番,他们在这一片也算得上是个不小的势力。

  太和帮在昆明的几个场子,他们也作了大致的了解。昆明现在闹的最欢的就是太和帮、正雄帮以及东北帮,其中东北帮战斗力最强,但人员也最少,这种以家乡人员为主要成员的帮派,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有。太和帮这几年在昆明也确实搞出了点名堂,不仅兵强马壮,还人多。正雄帮属于土著帮派,表面看起来不怎么样,实力却不容小觑。这些帮派比起隐藏在地下的白小姐团队,又是差上很多,总之,昆明要比张天池他们原来所在的城市,要复杂很多。

  张天池现在所能团结的人马,除了眼前这三十来号人,加上樊杰那点人以及其他零碎人员,勉强能有一百号人,可惜要论战斗力,张天池不由得又开始头疼起来。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张天池只能拉拢一帮人,一起打击太和帮,东北帮属于自保型帮派,一般情况下不会选择和张天池合作,而正雄帮,多半看不上张天池这股小势力。

  好在现在东北帮和正雄帮有些摩擦,如果张天池等人能为正雄帮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可能和正雄帮合作。‘东北帮,只能说声对不起了。’张天池心里默念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 说:

要忘记别人的恩情仿佛很容易,但若要忘记别人的仇恨就太困难了,所以这世上的愁苦总是多于欢乐。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