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些事,校方也知道一点,不过那女生是校领导的直系亲属,所以指导员也表示无可奈何,王蒙蒙遭受这一切,又不敢对家里人说,所以才选择了轻生。今天要不是张天池等人及时赶到,只怕悲剧已经晾成。

  王蒙蒙说完这一切,冉欣把她抱的更紧了,那样的场面谁都能想象,对于王蒙蒙这样内向的姑娘来说,绝对是生不如死的体验。

  …☆酷r匠h网唯一正X~版,其7他@都:是M盗版

  “校长,你能对此事,给我一个交代吗?”张天池的语气越发冰冷,其他几个同学甚至要直接去找那女的。

  校长默不坐声,他虽然对这件事情知道一些,但没想到那女生会做的这般过分,心里原本想袒护一番,却实在说不出口。

  “校长,这件事你也想压下来吧,我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你肯定是保不住了。”

  “这是法制社会,你别乱来。”校长一直盯着张天池,生怕他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你给我一天时间,我也不想和你结下什么梁子,我保证这一天不会伤害任何人,一天过后,你想做什么都行。”张天池说完这句话,带着大家离开。

  文林路一家偏僻宾馆里,冉欣替张天池包扎右手,埋怨到:“我知道你很愤怒,但也不用每次都把自己搞的遍体鳞伤吧?”

  “我这不过是皮外伤,起一个震慑作用,不用包扎也行。这次幸好把杨波带了过来,那老小子对女人也不手软。”张天池没打算和冉欣纠结伤势的问题。

  冉欣完成专业的包扎,说到:“这次让我出手吧,我第一次想动手打人。”

  “不,你和我们不同,我不想你卷入这些是非。”张天池说的是心里话,他觉得不能让仇恨玷污冉欣的纯净。

  冉欣还想说什么,张天池起身朝王蒙蒙走去,并叫房间里其他人出去。

  “怕疼吗?”张天池问到。

  “不怕!”王蒙蒙被劝下楼那一刻,整个人都变了,那样的经历都过来了,还有什么可怕的。以前的王蒙蒙,一张圆脸,长相普通,性格内向,而现在,几近光头的造型,让她从心底发生改变。

  张天池走向王蒙蒙背后,一点点的牵起王蒙蒙的上衣,那两个难看的字眼赫然出现在眼前,在实验室里看过无数人体器官的冉欣都不忍直视,这简直无法形容。

  当张天池牵起王蒙蒙后背的衣服,王蒙蒙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这样一个内向保守的姑娘,光着身子被人像游街一样从一楼抬到六楼,难怪想要轻生。

  张天池看了看,让冉欣到楼下买了银针和墨水,以及消毒水,打算给王蒙蒙文身。他没问王蒙蒙的意见,因为他知道,王蒙蒙一定不愿意身上留下这样耻辱的痕迹。

  张天池选了一根最长的银针,消毒后开始用藏文给王蒙蒙纹上仓央嘉措的《那一世》。张天池的藏文是跟裴杨博学的,原本他一直想把这首诗纹在自己左后背,现在为了王蒙蒙,只能忍痛割爱。张天池出针速度很快,王蒙蒙在整个过程中都咬牙坚持,没叫一声疼,确实如她所说,那样的遭遇都过来了,这点刺痛真不算什么。

  两小时后,整篇《那一世》已呈现在王蒙蒙的背上,原来那两个难看的字眼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让人惊艳的藏文诗歌。观摩整个过程的冉欣都心动了,让张天池也给她纹一个,被张天池断然拒绝。

  见冉欣都想纹一个,王蒙蒙朝卫生间走去,出来时,脸上终于展露出一丝笑容,只是张天池分明看到那丝笑容里透露着一份苦涩。

  “我来了,你就和冉欣在这里好好休息,你的事情由我来处理。”张天池说罢,转身走出房门,一天的时间不多,但已足够他做很多事情。

  当张天池和杨波等人再次出现在大学门口的时候,保安们如临大敌,说什么也不让张天池进到学校。张天池也没动粗,只把一个信封交到保安队长手上,让他务必交到校长手上。

  十几分钟后,校长小跑着前来,亲自把张天池迎到办公室,办公室里除了张天池等人和校长,再无其他人。

  “你不怕我报警?”校长试探的问到,那个信封里是校长的详细资料,包括他孙子的年龄,在什么幼儿园读书以及放学时间,这让校长感到一阵阵后怕。

  “我说过,一天内我不会伤害任何人,你不用担心什么,里面的字又不是我写的,你就算动用关系把我抓进去,用不了多长时间也只能把我放出来。我敢这么多,你猜猜我有没有后手?”张天池嘴上这么说,其实他真没有后手,对于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他不过认准了校长不敢拿自己的家人安全冒险,打了个心里战。

  校长全身每个毛孔都分泌着汗液,作为一校之长,几十年来,鲜少有人如此威胁他。正如张天池所想的那样,他不敢拿家人的安全来冒险,他阅人无数,看的出张天池是个敢说敢做的人。

  “你想怎么样?”校长权衡利弊后,只能选择妥协。

  “第一,我要你保证王蒙蒙能在这个学校顺利的完成学业。第二,这件事情我要以我的方式来处理,你不能有任何插手。这件事之后,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

  “我不过是一个教书的,你这样的人,我结交不起。这件事情我会按你说的办,但你一定要做到别沾染我的家人,否则我会动用所有的关系和你鱼死网破。”校长第一次语气里透露着硬气,家人是他的底线,容不得任何人触碰,即使他在内心有些怕张天池。

  张天池满意的点点头,对于校长的威胁,他没有任何怀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有些底线是真的触碰不得,这次碰到张天池底线的人,必定没有好下场。

  离开校长办公室以后,张天池让冉欣以及其他同学各自回学校读书,接下来是动手的环节,他们几个学生没必要参与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