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校门需要登记,张天池没有片刻思索的写下李森雄的名字,杨波也有样学样的在登记薄上写下胡炫的名字,其他几位同学和弟兄更损,写下川内脏话的谐音。冉欣彻底被逗乐,轮到她时,她写上了夏泽兰的名字,冉欣活到现在,和自己有过节的人,想想也只有夏泽兰了吧。

  校园里有些哄闹,张天池看到不少人往教学楼方向跑去,心里略略有些不安,催促其他人加快脚步,也朝教学楼赶去。

  看正n¤版章节上T#酷匠^#网?p

  来到教学楼前,映入张天池眼帘的是楼顶上,一个寸头小子正在上演跳楼的戏码。此时教学楼下已是人流如潮,那些学生们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的聚在一起议论纷纷,校领导正试图劝解着那小子别轻举妄动。

  “跳啊,跳啊。”其中不乏起哄者,充满着对生命的漠视。

  张天池心里记挂着王蒙蒙,没心情观看这场跳楼秀,刚打算退出人群,只听楼上那人歇斯底里的怒吼到:“你们这群混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只是这一句话,张天池回望过去,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再三打量后,他确定无疑,这个‘小子’真的就是王蒙蒙。

  “我去!”张天池来不及多想,快步挤开人群,朝着前线奔去,一把抢过校领导手中的扩音器高喊到:“王蒙蒙,你给我下来!。”语气里夹杂着浓浓的愤怒,喊完,飞奔着朝楼顶跑去。

  正打算纵身一跃的王蒙蒙突然听到张天池的声音,顿时楞住,一阵风吹过,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张天池三步并作两步,以最短的时间冲到楼顶,王蒙蒙看到张天池那一刻,微微朝身后退了一点,再退一步就要掉下楼去,张天池也不敢贸然上前。

  王蒙蒙以处于崩溃边缘,任何一句话,一个动作,都有可能刺激到她,带来让人难以接受的结果。张天池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没有说什么话,只把手伸向王蒙蒙,投以一个期待她朝自己走过来的眼神。

  冉欣和其他几个同学陆续赶到楼顶,他们想要前进一步,把王蒙蒙拉回来,却被张天池一一阻止,这些人也只能学张天池,伸出手来,期待王蒙蒙的回归。

  “我们来了,不管你有什么事,你先过来,我保证给你解决好。”张天池在脑子里组织了几遍语言后才开口说到。

  其他几个人纷纷点头,王蒙蒙眼眶再次湿润,全身颤抖着,好一会儿才瘫倒在地上呜咽细哭,然后越哭越大声,也越哭越伤心。张天池松下一口气,一个箭步冲上前拉着王蒙蒙,生怕她再生意外,冉欣把王蒙蒙抱在怀里,任其痛哭,脸上满是心疼。

  没有过多的安慰,张天池眼睛红了,天知道能让王蒙蒙这样,是受了多大的罪,张天池此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王蒙蒙吃的苦,要让对方十倍奉还。

  作为王蒙蒙的家属,张天池等人被校领导请到办公室去解决这次恶性事件,张天池没有拒绝,到达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张天池对杨波说到:“守住门口,没有我的口令,任何人不准进来。”

  “如果是校方的人要进来,怎么办?”杨波问到。

  “非要进来,不管是谁,往死里打!”张天池眼里透着凶光,旁边的校领导听到这话,身子微微一颤。

  办公室里,张天池、王蒙蒙、冉欣,三个校方人士以及几个同学聚在一起,张天池没等校领导说客气话,径直走到沙发面前坐下。

  “你们谁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王蒙蒙,你别开口,我先听他们说说。”张天池语气里透露着一股冰冷,没有半点尊重校领导的意思。

  三个校方人士面面相觑,经过短暂的眼神交流后,一个副校长说到:“王蒙蒙同学前几天和班上一位同学起了争执,我们学校的指导员也出面调解过,我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副校长一边说一边观察张天池的面部表情,看张天池脸上没什么变化,又壮着胆子问了一句:“不知道这位朋友和王蒙蒙是什么关系?”

  “争执?”张天池一手拍在茶几上,桌面被打的支离破碎,而手也被玻璃渣划血来,看着张天池暴怒而起,校长、副校长、主任,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这位朋友,你不要激动,请你为王蒙蒙同学的学业考虑一下。”副校长的话里软中带硬。

  张天池一步步朝这个说话的副校长走去,每走一步,副校长都感受到莫大的压力,他这一辈子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大的气场,直到退无可退,副校长后背已被冷汗打湿。

  张天池一手掐在副校长脖子上,恶狠狠的说到:“你再敢玩文字游戏,信不信我要你再也说不出话来?”

  副校长眼里满是惊恐,张天池那只还在流血的右手掐在他脖子上,虽然没有用力,但血液顺着脖子流下,他感到背脊发亮,面前这个红着眼睛的青年仿佛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魔鬼,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成为这个副校长的噩梦。

  “有话好好说,你冷静一点。”旁边的校长说到。

  张天池没以凶恶的表情看校长,松开右手,副校长顿时瘫坐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

  “王蒙蒙,你把事情经过说下。”张天池回到沙发上,震慑效果以达到,再对其他两人施展这样的手段也没多大用处,把对方逼急了,王蒙蒙的学业就真毁了。

  王蒙蒙的情绪已恢复了一些,断断续续的把自己这段时间的遭遇说了出来。班上有个女生对王蒙蒙看不顺眼,从进大学开始,就不断找王蒙蒙的麻烦,后来更是一步步升级,王蒙蒙一忍再忍,终于和对方打了起来,对方自然不是王蒙蒙的对手。那女生趁王蒙蒙睡着,找了几个人一起,一把火烧了王蒙蒙的秀发,并且还毒打王蒙蒙一番。

  听到这里,校方默默不语,张天池一方则是怒火难平,王蒙蒙也是在这个时候以电台的方式向张天池寻求帮助,只不过噩梦还没有结束。

  没几天,那女生再次找到王蒙蒙,又是一番毒打,然后把王蒙蒙按住,在她身上用针沾上墨水纹了‘贱人’两个字,这群人还觉得玩儿的不尽兴,又把王蒙蒙身上的衣服趴光,从寝室一楼抬到六楼,让寝室楼里所有人目睹了这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路本是同样的路,就看你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