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张天池等人抵达昆明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过,天上的白云依然清晰可见,这才川内是无法看到的场景,虽坐了十七个小时的火车,张天池看见着夜晚的白云,心情一下好起来。

  这座城市看起来很美,而作为白小姐必经之路的省城,下面埋藏了多少危险和骸骨,恐怕没人能数的清楚。张天池暂时退出原来所在的城市,并不代表他要退出纷争,留下那个城市让游吟国与太和帮两虎相争,以免自己腹背受敌。他之所以选择来到昆明是因为太和帮在昆明有很大的势力,自己在这中间使绊子,那腹背受敌的就会是太和帮。

  以目前的格局来说,游吟国就算不能在那个城市把太和帮全灭,起码也能重创太和帮的筋骨,到时候太和帮肯定会调集这边的人马回去。张天池只要在这个时候进行一系列活动,建立起自己在昆明的势力,并对太和帮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打击,那太和帮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现在,张天池才刚刚到达这个城市,除了身边带着的二十几号人外,可谓全无根基。所以,张天池只能选择蛰伏起来,在郊区位置租了两套民房,把这些人安顿下来。

  接下来几天,一向不张扬的张天池带着这些人出入于昆明一些小型的练歌房,天天如此,夜夜升歌。那时侯的练歌房是一台大电视机,加上两个音箱,摆几张桌子,然后点歌,排队唱。

  裴杨博从来都是默默的喝酒、磕瓜子,对于他来说,他的嗓音实在不敢拿出来献丑。至于毛红磊和杨波等人则是如鱼得水,他们才不管什么丢人不丢人,每每总是扯着破嗓子鬼哭狼嚎,还每次都特别投入,总认为自己是最佳男歌手,实际上要不是别人看他们人多,肯定是嘘声一片。

  练歌房从来就不缺爱出风头的青年,这天晚上,张天池等人刚刚落座,一流里流气的青年就站在大厅中间用椒盐味的粤语唱起一首《Amani》,出了发言不标准外,唱的还勉强凑合,与他同来的一群男女时不时的爆发出一阵掌声,那青年满是陶醉和享受。

  嘴角悄悄上扬的张天池,凑到毛红磊而边说到:“去,让服务员把这首歌重放一次。”

  毛红磊欣然前往,张天池这是要挑战的节奏,他能不积极点么?

  《Amani》的音乐声再次响起,刚才唱那首歌的樊杰眼里满是不屑,他自问自己的唱歌在这周围也算是小有名气,今天张天池的挑衅行为在他眼中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没等樊杰多想,毛红磊等人在张天池走向大厅中间的同时口哨声、鼓掌声齐响,就出场方式上,明显比樊杰出场反响热烈的多。

  单论长相而言,樊杰属于一眼看上去就很帅的,张天池则属于那种耐看类型的,初看不怎么打眼,接触久了,加上自身人格魅力,越看越有味道。此时张天池拿起话筒,风范十足,一个手势,毛红磊等人安静下来,刚一开口,那简直是原音重现,间隙时候,其他桌的人也忍不住鼓起掌来。

  张天池刚唱到:我向世界呼叫

  毛红磊和杨波一起接到:AMANI,NAKUPENDA,NAKUPENDA,WE,WE……

  其他桌的客人也跟着一起唱,场内气氛瞬间引爆全场。

  而樊杰则是脸色不停变化,感觉自己被扎扎实实的打脸,一时窘迫的不行。接下来他也没有再点歌,没多一会儿就和同伴离开,在练歌房门口等着张天池等人。

  6最新n章x节b上/、酷匠rc网

  张天池当然知道樊杰不会甘心被打脸,带着大家朝门外走去,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刚到门口,张天池等人就被围了起来,他们这次出来只有七八个人,而樊杰那边算上女的,则有三十几号人,看来是临时叫了人来扎场子。

  张天池笑笑,对裴杨博说到:“裴兄,我们一人一半,你看如何?”

  裴杨博连忙点头答应,这段时间过的太枯燥,每天唱歌喝酒,这下终于论到自己大显身手了。

  “我打那一半男的,你打那一半女的。“张天池又补了一句。

  这下裴杨搏不干了,说到:“你玩儿我,我不会对女人出手的。”边说边向樊杰那帮人冲去,生怕自己走慢了,张天池留一帮女人给他对付。

  裴杨博所到之处,惨叫连连,没人能承受他三拳以上,这还是在裴杨博留力的情况下。

  “裴兄,你身手又精进了。”张天池没有动手,在一旁呆着看好戏,他了解裴杨博的身手,对方除去那帮女的,也就不到二十个人,其中还有还几个看身板就知道完全是凑人数的,这场战斗,裴杨博一人足矣。

  裴杨博打的兴起,听到裴杨博不打女人,那帮女人纷纷壮着胆子围了上来,形成合围之势,拉扯着裴杨博,不断劝说裴杨博算了,不要再动手了。樊杰那帮人则在空隙间,拿着周围寻找到的砖头酒瓶之类的武器找机会攻击。

  裴杨博确实算条汉子,在明显被这帮女人拉偏仗的情况下,硬是没对这帮女人动粗,一时狼狈无比。不等张天池来得及有任何动作,杨波等人兴冲冲的加入战局,他们这帮好战份子也是好久没有动过手,哪肯放过这个好机会。

  一场混战一触即发,樊杰一帮小混混怎么打的过久战沙场的杨波等人,没几下就被打的四处逃散,杨波见裴杨博还在被那帮女人拉扯,走上前去,不由分说就是一脚,把其中一女的直踢到裴杨博怀里。

  女人们眼里这才透露出一丝惊恐,纷纷叫嚷着怎么连女人都打,杨波才不管这些,他认为,不打女人的是建立在对方是女人的基础上,而这帮人算什么,要是樊杰等人打架占了上风,指不定会嚣张成什么样。

  “赶紧给我滚到一边去,不然我不客气了。”杨波暴吼一声,完全没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客气。

  面对杨波这个凶神,那帮人自觉的让开,这才解了裴杨博被围困之苦。说起来这算是裴杨博第一次和女性亲密接触,而且还是和这么多女人,就纯情方面,裴杨博比起张天池来也是过犹不及。

  毛红磊一手抓着樊杰的头发,咬着烟,另一只手一巴掌一巴掌的拍在樊杰脸上,边打边问:“你服不服?服不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情人鸟,樊杰,你服不服?服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