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裴杨博的身手,听觉比普通人灵敏的多,就在刀手门想破门而入的那一刻,裴杨博反倒一脚踢开房门,外面的人霎时不防,被房门撞倒好几个。裴杨博提着钢管,对那些个刀手的面门就是一阵敲打,直打的那些人满头是血。这还是裴杨博留了手,不然以他的力道,一钢管敲下去,不被打死至少也是脑震荡。

  后面跟上来的人举刀要砍,却完全拼不过手持钢管的裴杨博,一般人从下往上攻,对战格斗高手裴杨博,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悬念,站在楼道里的裴杨博如武神再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裴杨博勇武,刀手们也不全是吃素的,在打退刀手的同时,裴杨博身上也有几个地方被划伤,只是伤口不深,对裴杨博来说,并无大碍。

  F!更◇新^最)?快上酷匠网。b

  裴杨博死守楼道,张天池则迅速联系毛红磊前来支援,就在毛红磊快要赶到之时,刀手们纷纷撤退,看来外围有人关注着这里的一切。

  毛红磊急匆匆的赶到,看见张天池等人一切安好,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询问张天池接下来该怎么办。

  张天池稍作判断后,对尹梦瑶和唐姣凤说到:“唐姣凤,你回家吧,这里太危险了,尹梦瑶到冉欣那儿去住几天,我看他们这次只是试探性的行为,接下来可能就要对我们动真格的了。”

  两个姑娘异口同声的拒绝张天池的建议,越是危险时刻,越要一起呆着。

  “尹梦瑶,听话,裴杨博保不了那么多人的周全,他们的目标是我一个人,你们跟在一起,我们没法反击的。”张天池每次叫尹梦瑶听话,就是下定了决心,由不得她反驳。

  “哥,让我和你一起吧,这个时候我不能走,我们不是兄妹吗?你教过我一些拳脚,我不会碍事的。”尹梦瑶强忍着泪人,她怎会不知张天池是为了她好,可她只想在危险的时候守在张天池身边。

  “不行!”张天池断然拒绝,口吻里没有商量的余地。

  两兄妹对视了几眼,最终尹梦瑶点头答应,她只能固执的相信张天池这次能化险为夷,就算张天池真出了什么事,她一切会不惜一切代价为张天池报仇。

  张天池再次看向唐姣凤,也打算以这种强硬的方法逼其离开,唐姣凤杏目圆睁,说到:“你说什么也没用,我必须得和你一起,就算真遇到什么事情,亮出我的身份,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张天池也没打算继续浪费口舌,想直接把唐姣凤打晕,唐姣凤威胁到:“你少来这套,要是我找不到你,信不信我动用官方的力量把你挖出来?”

  话已至此,张天池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以他对唐姣凤的了解,他知道对方真敢的出来。

  沉默片刻,张天池吩咐毛红磊把尹梦瑶送出去,然后由唐姣凤扶着,和裴杨博一起,打算寻找一个安全的落脚地,这套房子已经不能再住了,否则下一批敌人很快就会到来。

  一路上,张天池等人遭到两拨人的阻拦,幸得裴杨博身手出众,这三人才能全身而退。

  “张兄,你惹了哪路凶神,对你这样穷追不舍,这次过来帮你,真是亏大了。”一路逃,裴杨博也忍不住抱怨几句,他此时身上好几处挂彩,和难民没啥差别。

  “这个时候你就别抱怨了,我欠你的行吗?”张天池强打笑容,要是换成别人,只怕找跑了,裴杨博坚持到现在也没有一丝退意,张天池这个情还真是欠大了。

  “过的了今晚再向你讨报酬,又有人来了。”裴杨博玩笑归玩笑,此刻也容不得他放下警惕,他身手虽然了得,却也顶不住这一轮接一轮的搏杀。

  张天池回头看看,又是十多个手持砍刀的凶徒追了上来,心中暗叹不妙,忙催促唐姣凤和裴杨博朝前面不远处那个废弃厂房跑去。只要撑的过这个晚上,明天一定有办法扭转乾坤。

  这个厂房早已废弃多时,墙面上用红色油漆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几人慌不择路的朝二楼跑去,打算留在这里死守。看对方这架势,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杀了张天池,撑到天亮,就算落到官方手里,还有一线存活的生机,要是落在这些人手里,只有死路一条。

  “看吧,叫你走你不走,现在走不掉了吧?”张天池看唐姣凤因一路奔波所产生的倦容,打趣到。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能和你一起有次生死体验也不错。”唐姣凤喘息之后,依旧没有退缩的意思。

  裴杨博守住楼口,接嘴到:“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能考虑下单身了二十年的人的感受吗?还打情骂俏的,真想把你们给交出去。”

  话音未落,刀手赶到,阻断了几人继续相互娱乐。来人没有废话,举刀就砍,被裴杨博居高临下的挡住,那些人也没强攻,守在楼下,商量对策。

  没一会儿,几个换了钢管进攻,这钢管足有两米来长,前端被磨的异常尖锐,连裴杨博也忍不住步步后退。见对方有备而来,张天池脑子里天人交战,此时如果不再装伤者,和裴杨博并肩作战,两人联手对付这几人,要逃出去应该是不成问题。

  只是这时候暴露了自己诈伤,那先前的布局就全都白费,就算今天能逃出生天,那明天等待他的,依然是险象环生,到底该怎么办?张天池紧握拳头,高喊到:“裴兄,还支持的下去吗?”

  “顶个几分钟,问题不大,支撑不了多久!”裴杨博此时有些愤怒,要是拼拳脚,这些家伙再来几个也不是他的对手,拿个长矛逼的心里满是憋屈,一身好本事,全无用武之地。

  眼见裴杨博被逼到门口,只要再后退几步,那帮人就该冲上来了,唐姣凤把张天池扶到墙边,不由分说,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其中一根钢管,裴杨博会意,即时把握机会,顺手夺下这跟钢管,唐姣凤那只抓钢管的手也被另一根钢管划破,鲜血直流。

  有了长矛在手,裴杨博终于没有再后退,对唐姣凤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同时一股佩服感冉冉升起。

  唐姣凤捂住血液横流的左手,忍住疼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说到:“看吧,把我带上还是有用处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啥都不说了,有空就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