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吟国因为这次事件,下令全面反击,而出手的对象不仅仅是太和帮,就连毛红磊等人也未能幸免。经过鞋城被烧的事故,游吟国更下定决心,要把一切能威胁到自己的势力扼杀在摇篮里。当初张天池等人能够抢夺太和帮的场子,是因为行动过于迅速,而且是趁着太和帮人力不足的情况下做到的,现在太和帮调集了大量人马回到这个城市,游吟国也没能轻易拿下太和帮。

  等着隔岸观火的张天池也没预料到,游吟国会让人对夜宵店出手,只不过是让城管大队以整理市容为由,夜宵店就三天两头无法营业。游吟国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断了张天池的财路,那他们就翻不起多大风浪。

  :最新SS章~/节o上9酷O匠_网s

  新鞋城那边,游吟国派了大量人马前去滋扰生事,并且太和帮旗下的各个产业也遭到程度不一的打击,一时间,太和帮损失惨重。已成功化身为企业家的游吟国没有采取传统的帮派火拼,他现在财雄势大,只要耗下去,不管是张天池还是太和帮,只有死路一条。

  太和帮内部商量一番后,被逼无奈,只能向张天池抛去橄榄枝,希望大家放下以往的仇怨,一起合作抵抗游吟国的一系列行动。张天池以身病为由,不断推托,但也没有直接拒绝,现在形势这么乱,他不得不更加小心的走好每一步。

  如果张天池发动自己所积累的人脉,不说能反败为胜,在这个城市立足是没问题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他那四十多个同学还没成长起来,夜宵店所积累的人还是差了点,所以他在等,等到这帮同学毕业,他不能在这个时候,让他这帮人卷入危险中。

  张天池看到游吟国并没把战场引发到台面上来,深知接下来会遇到更多的地下活动,吩咐杨波等人出入小心,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没了败局也就定了。通过刘宇熙,张天池联系上了裴杨博,要他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自己所在的这个城市,张天池感觉,这次事情远没他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夜宵店无法营业,张天池让大家先各自歇业,毛红磊和杨波等人找了个地方蛰伏起来,张天池自己则出院回到家中修养。现在各方面都无法和游吟国抗衡,只能采取这种避其锋芒的办法,从游吟国眼里消失,让他和太和帮去打。

  张天池是被毛红磊和杨波抬出医院的,回到家里时,张天池要求毛红磊在他恢复伤势前,一定不能轻举妄动,毛红磊点头答应,却看着张天池受如此重伤,心里盘算着如何进一步报复。

  等大家散去后,冉欣非要搬过来和尹梦瑶一起照顾张天池,这天晚上,尹梦瑶睡了,冉欣敲了张天池的门,走到张天池面前,轻声问到:“你的身体状况,我最清楚,你为什么要瞒着大家?你知道尹梦瑶有多担心你吗?”

  张天池放下手中的笔,停止继续在墙上画图,说到:“我希望你能保守这个秘密,毛红磊太急噪,有很多东西隐瞒不住,而尹梦瑶,我从来都不想把她卷入是非,有时候知道的越少,对她越好。至于王梦瑶,我是想让她看到和我在一起,会遇到多大的危险,或许能选择离我远一点。”

  “我有时候会觉得很可怕,你怎么会知道我姑父是院长,并且提前一个星期让我安排好这一切,还一定知道自己会遇到埋伏的?”冉欣说出了心里的疑问。

  张天池又拿起笔,继续在墙上画着,继续说到:“请你别介意,我所认识的每个人,我都会私下调查一番,我对你们没有恶意,只是我必须很谨慎,才能完成我要做的事情。而我为什么知道自己会遇到危险,是那些人从一开始跟踪我,我就已经发觉了。”

  冉欣看张天池的后面,觉得有些陌生,她觉得这个人心计太深,可又从来没有伤害过自己,不禁开口问到:“你能告诉我,你的过去吗?你对我们每个人都很了解,而我们却对你一无所知。”

  张天池沉寂了片刻,说到:“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和你们认识,的确有我的一些目的,但我是真的把你们当朋友看待,也绝对不会害你们的。”张天池指了指墙上的画,继续说到:“你看,这个天使是你,这个是王梦瑶,这个是尹梦瑶,而这些骷髅头是我的敌人,我希望以后这墙上的天使会越来越多,到了这副画完成的时候,我一定把真相告诉你们每个人。”

  张天池走过来,眼里满是柔情,说到:“请你相信我!”

  冉欣在张天池的眼神注视下,选择了相信,就算是欺骗,她也认了,她不相信拥有如此清澈眼神的人,会有心害她,即便是有天她发觉自己看走眼了,那也无怨无悔。

  张天池出院后的第三天,唐姣凤回来了,她从刘宇熙嘴里得知张天池重伤入院这个消息后,瞒着家里人向学校请假,回到这个城市。同一天下午,裴杨博也赶到,并立即充当起保镖的角色,对于只能睡沙发这个刻苦条件,他表示毫无怨言。

  唐姣凤连哄带骗,从冉欣手中接过照顾张天池的事务,把冉欣撵回家,否则就张天池这小房子,要挤下这么多人,还真有点困难。自唐姣凤见到张天池那一刻起,嘴就没闲过,平时的高冷形象荡然无存,言语间满是关切和心疼,张天池也只能在心里不断咒骂刘宇熙,接下来几天,自己估计是没有宁静日子可过了。

  晚上三点过,裴杨博就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知道,客人来了。裴杨博拿起手上的打火机敲了三下茶几,示意张天池有人来了,张天池让裴杨博先把茶几等杂物档在尹梦瑶那间房面前,然后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来客。

  裴杨博没有开灯,拉开一丝门逢借着月光看了看外面的人,来人有十多个,手里都有光影,裴杨博松了口气,从沙发底下拿出一米来长的钢管,外面来的只要不是枪手,他自信自己能把他们全打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败,也要在败中求胜。永不妥协,永不退让一寸一分。每个人一生中都要死一次的,但是有些人却可以一生永远不败。永生虽不可得,不败却可以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