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炫看了看张天池,接着说到:“杨老弟,都是江湖上跑的人,我们打也打了,场子砸也砸了,不如和气生财,各自回到原地,我们不再去你们夜宵店闹事,你们也把我们的场子还给我们如何?”

  “露天坝的钱,哪有一个人赚的完的,我们夜宵店被你们这么一闹,生意肯定做不成了,至于你说的那些个场子,你们也没注册啊,我们现在那么多场子,你也不能都说是你们太和帮的吧?”杨波这话说的有道理,但也无赖,江湖上谈判,本来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就有理。

  “那就是谈不拢喽?”胡炫的脸色越发白皙,灯光照射下,显得有些渗人。

  “我们猪皮帮被你们打的只剩下二十来号人,也可以和你们打到现在,打,我从来不怕,要谈也是可以的。”杨波语音刚落,七大金刚同时上前一步。

  “杨老弟想怎么个谈法?我听听看。”胡炫眯着眼睛,闪烁着阴毒的光芒,如果杨波拒不归还场子,那就算倾尽整个太和帮之力,也只有打下去这一个办法。

  “我敬你是个前辈,这些个场子我们只要三分之一,你觉得如何?”杨波先兵后礼,说出了张天池真正的目的。

  李森雄正要开口拒绝,胡炫出手阻止,略微考虑后说到:“四分之一,这是我们最大的诚意和让步,作为你们夜宵店的赔偿,这也足够了,其他没的谈。”

  杨波等到张天池在椅子下敲了两下后,才点头同意,张天池预期就是拿到太和帮四分之一的场子,他虽然一开始让杨波力争拿到三分之一,却不是他真正的意图。

  "L更O新L最快T/上《酷匠网

  走出谈判的茶楼,李森雄急切的追问胡炫:“胡叔,凭什么把场子让给他们,就他们这帮人,被我们干掉是迟早的事。”

  “你看事情要长远一点,我怕的不是他们,而是那帮来历不明的人,继续打下去,说不定我们还没分出个输赢,就先被人干掉了。”向来很少抽烟的胡炫此时也忍不住点上一支烟,接着说到:“姓张那小子太可怕了,我们必须尽快想办法干掉他。”

  场子掉了可以打回来,现在最重要的是休养生息,胡炫看出这一切都是张天池在背后推动,也立即把消灭张天池提上日程计划。

  谈判之后,夜宵店重新开业,广告牌上打出如有食物中毒的事情发生,店里会重金赔偿,同时还让各自的亲戚朋友前来捧场,夜宵店在短时间内再次火暴全城。

  而接手太和帮的几间场子后,张天池并没继续开设酒吧夜店什么的,和几个合伙人集资开了一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这次的法人代表是毛红磊。

  合伙人对张天池的投资眼光颇为信任,夜宵店已足够养活大家,新开的公司赚不赚钱已无所谓,至少让每个股东的身份地位提升了一个档次。这些合伙人都是张天池精挑细选出来的,有能力有人脉,合伙抱团谋发展,想不发财都困难。

  城市再次归于平静,那股神秘的外来势力在两帮人停战之后也消失无踪,张天池和胡炫都猜测过这帮人的来历,并把目标锁定在游吟国身上,只是猜测归猜测,并无实际证据这帮人就是游吟国派来的。

  修养中的太和帮在这个城市的发展中,还是有些举步艰难,胡炫最先怀疑是张天池在暗中使绊子,一番调查后才发现,张天池等人建立的房产公司也没接到过一个活计,又把怀疑目标转移他人。

  房产公司虽然没有接到一个活儿,但张天池并没任由其落寞下去,不时让杨波以公司的名义开展一些公益活动,力求先把公司名声打响再说。这期间,有两个股东觉得张天池这是瞎折腾,表现出很大的不满情绪,张天池二话没说,同意他们撤股,并表明以后永远不会和他们合作。

  这天学校放假,张天池送王梦瑶回家,十几公里的路,两人从来都不坐车,每次都是走回去。对他们来说,坐车回去太快,能多呆一会儿就算一会儿。当时学校还处于郊区位置,没搬到市中心来,有一段路很偏僻,张天池和王梦瑶也只有在这段偏僻的路上才会拉着手,这两个人的纯情级别属于骨灰级的。

  没走几步,这条偏僻的路上热闹起来,张天池没有像往常一样松开王梦瑶的手,反而把王梦瑶一手揽着王梦瑶的腰。王梦瑶脸上出现一抹红晕,却也没拒绝,只是很意外为什么张天池会突然变的这么大胆,看见周围的人渐渐把自己和张天池包围起来,王梦瑶才意识到事情不对。

  对方来人有七八个,人手一把宽背砍刀,刀口很锋利,一看就是开过锋的。前面说过,一个拿兵器的人足以撂倒一个格斗高手,如果是几个赤手空拳的人,张天池根本不惧,只是这几个人都有刀,并且王梦瑶还在自己身边,情况一时相当危险。

  张天池迅速脱下外套,缠裹在自己右手上,没等那几个刀手围拢,一手拉着王梦瑶向一个人冲去,准备突围。刀手的反应也很快,举刀冲向张天池,张天池挥舞着外套阻挠着刀手的视线,并伺机夺刀,他要确保王梦瑶的安全,并且一起逃出重围。

  王梦瑶受过张天池的训练,此时没有慌乱,一个肘击打在刀手面门,刀手顿时吃痛,张天池顺利夺刀。一刀在手,张天池用刀背连续击打刀手的后脑勺,三两下就把这个刀手打昏,即便在这个时候,张天池也不想让王梦瑶看到血腥的一幕,要换在平时,几刀砍在这个人身上,绝对会给其他刀手带来不小的震撼力。

  “你快跑!”张天池把王梦瑶护在身后,没有选择一起跑,打算留下来作掩护,他怕一起跑出去,王梦瑶会受到伤害。

  “我说过,我要和你一起承担。”王梦瑶说罢,摆出战斗姿势,张天池心里急的要死,他自己都没信心同时面对这么多刀手,怎么可能两个人都全身而退。

  刀手们可不等张天池和王梦瑶诉说儿女情长,距离越来越近,三米、两米,刀手同时挥刀砍来,张天池躲过几刀,护住王梦瑶的那只手却被划伤,鲜血霎时流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