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池一步步的走到台上,也预示着他将一步步走向这个城市的颠峰,起码现在来说,他是这几百人的领袖,而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

  “大家合作了这么长时间,早就是好兄弟了,昨天有人搞我们,我们就要对方付出代价。”张天池心里清楚,这群人有大半是为了利益走到一起的,也只有触犯了他们的利益,他们才会真正出手,嘴上说是兄弟,不过是情感绑架。

  张天池此话一出,台下立即应者云集,杨波的为人不错,有事找他们帮忙,那些合作人也抹不开面子,更何况这次还触犯了他们的切身利益,而且看到这么多人,任谁都会在心里泛起一丝豪气。

  “太和帮敢对我们下手,我们要让他们知道,现在已经不是他们只手遮天的时代了,打下太和帮,以后这个城市我们说了算!”张天池接着说出了一句让这些人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话。

  这些个合伙人原本就是一些小势力,都受过太和帮的欺压,中国人普遍有赌徒心态,太和帮虽然强大,但如果这次能够战胜太和帮,那这些人的未来必定一片光明。

  张天池简短的几句话,激发了这些人的战斗血液,这时候人人都战神附体,他们或许认为即将发生的不是战斗,而是抢财富、拼地位!

  就在胡炫还在计划下一步的时候,太和帮的场子接连被砸,而这次比上次被猪皮帮砸场子更为彻底。太和帮的人分散在其他城市,这个城市留下的人不多,他们也不认为有人敢拿太和帮开刀,胡炫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小瞧了张天池。

  胡炫收到消息后,忙叫李森雄带队前去支援,可他这时才发现,目前能调动的人马实在有限,有好些人因为中毒事件还留在医院里,要是一个医院一个医院的去调集人马,那太和帮早就被攻献了,并且这群患者的战斗力肯定不如往常般生猛。胡炫没想到张天池的动作会这么快,实实在在的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李森雄带队赶到场子的时候,只打了一个照面就下令撤退,对方的人数比他多出几倍,这时候不跑,只有被打趴的份。这个晚上,太和帮除了流动的赌场外,其他场子全被砸光,胡炫也想反砸张天池的场子,可张天池只有夜宵店,而夜宵店早就挂上了停业整顿的牌子,关门闭户,胡炫想砸也砸不到。

  太和帮遭遇了自立帮以来最大的挫败,第二天这个城市里基本没有了太和帮的踪迹,现在谁敢说自己是太和帮的人,必然遭到灭顶之灾,一时间,太和帮如过街老鼠一般。

  李老大听到这个消息后,砸坏了办公室里能砸的东西,他从来没有输的这么惨过,恨不得把毛红磊等人拆骨剥皮。当然,太和帮作为老牌帮派也不是吃素的,论狠辣程度,根本不是张天池这帮乌合之众所能比拟的。李老大亲自率队回到这个城市,并且也把其他城市的人调集回来,其他城市的地盘丢了可以再打,根基跨掉了,想要再建立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这个城市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再次被打破,一时间治安坏的许多人不敢深夜出门,双方发生过几次规模不大不小的拼斗,各有胜负。太和帮的人马还在源源不断的赶到这个城市,张天池深知,如果打持久战,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张天池连同合伙人以商户的名义向政府部门投诉,说太和帮滋扰生事,已严重干扰了这个城市的秩序。

  胡炫也找到唐家人要求严惩毛红磊等人,那几天,唐书记的电话几乎没停过,有要求整治秩序的上级领导电话,有汇报事故的下级电话,有帮毛红磊等人求情的,有太和帮要求助力的。唐书记无奈,索性除了领导的电话,其他一概不接,事情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控制的范围,落下个不作为的罪名总好过一不小心得罪了哪尊大佛。

  就在两帮人打的不可开交,胡炫谋划发起总攻的同时,另一帮人参与了战斗,这帮人无论在人数还是武器装备上,都远甩太和帮以及张天池等人几条街。这帮人两边都打,而且全是生面孔,既不占场子也不恋战,见到两边的人就打,打完就走,头也不回。

  这帮人的出现,同时超出了张天池和胡炫的预料,也让他们损失不小,双方不约而同的熄了火,再这么打下去,两方都要被打空。江湖上就是这样,本来一开始就可以谈,在这之前却非得要打一仗,以打斗的输赢来作为双方谈判的筹码。

  双方见面,李老大没有参与,他就算没能打赢毛红磊等人,至少也没输,他认为毛红磊不够资格和他谈判。太和帮出场的是李森雄和胡炫,以及几个太和帮能打的人,张天池这边坐首位的是杨波,张天池和毛红磊分别坐在两边,其他七大金刚站在身后。

  李森雄还把刘倩给带来了,毛红磊看见刘倩那一刻起,脸色就变的很不自然,心里把李森雄祖上十八都挨个骂了个遍。直至谈判结束,刘倩也没用正眼看过毛红磊一眼,她始终不肯原谅毛红磊。

  “毛红磊,你有胆子和我们打,没胆子站出来啊?叫这个杨什么和我们谈,你怕啊?”李森雄当然知道杨波没有话语权。

  杨波顿时就要发作,张天池踢了踢他坐的椅子,示意杨波不要和李森雄作口舌之争。

  “怕你就不会打你,怎么?谈不谈?不谈就继续打呗,罗嗦个屁。”杨波整顿了下情绪,按照张天池教他的说法说到。

  李森雄起身拍响桌子,吼到:“谈个求,打就打!”

  “年轻小伙子,火气就是大,今天是来谈和的,不是来打架的,再打下去,还不都是我们伤八百,你们损一千的,没意思。”胡炫拉着李森雄坐下,不急不忙的表明意思,继续打下去,赢的还是太和帮。

  更¤新最快s上0“酷YG匠8网-T

  张天池耳语过后,杨波说到:“大家都是明白人,如果你们深信能打的过我们,并且能讨到什么好处,那今天也没什么好谈的,大家真的没必要绕弯子,谁也不是吓大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过去的事情可以不忘记,但一定要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