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中天,皎洁温柔,柔和的月光把夜晚烘托出一片平静与祥和,在这样的夜晚,张天池可以暂时不去想那些令人忧伤烦恼的事情。月光下,张天池用埙吹奏起《天龙八音》,婉约而凄美,悠深而美妙,那跳动的音符仿佛是从朦胧的月色中跃出来的,令人陶醉。一曲未完,王梦瑶穿透这层黑幕,缓缓从寝室走下来。

  这是让人羡慕的一对,纵然学校里王梦瑶的爱慕者数之不尽,却无人敢插足进来,即便两人一直都没有宣布在一起,所有的人都认为,只有他能配得上她,也只有她才配得起他。

  自夜宵店开业以来,张天池很少和王梦瑶单独相处,并且自初中以来,两人就这样不咸不淡的相处着,感情有,却始终没有走到恋人那一步。

  更新最G快m:上5b酷匠C&网

  两人走到学校的湖边,找了处干净的地方坐下,享受着夏夜的清爽,倾听着一池蛙叫一片鸣。张天池内心最宁静的时候就是和王梦瑶在一起的时候,就算什么话都不说,一起静静的呆着,就是一份幸福。

  “再过不久,我们就要成年了。”王梦瑶首先打破了这份宁静。

  “是啊,都认识你快五年了,能认识你真好。”

  “再过不久,我们就要毕业了。”

  “恩,时间过的真快。”张天池在喜欢的人面前,语言能力明显下降。

  “再过不久,我们就要分开了。”王梦瑶说到这一句,语气里明显有一丝落寞。

  两人再次陷入沉静,过了许久,寝室熄灯的铃声响起,王梦瑶站起身来准备回去,临了说一句:“所以,你还是不打算开口吗?”

  张天池深情的看着王梦瑶,却不知如何说起,直至王梦瑶失望的转身离去,张天池才拉着她的手,王梦瑶眼里闪过一丝欣喜,等待张天池说出那一句她期待已久的话。

  都快五年了,这个拉手的动作竟然是两人最亲密的接触,张天池拉着王梦瑶的手,过了一会儿才说到:“我是一个没有资格爱别人的人,但是遇见你的那一刻开始,我知道我不能失去你,否则我会抱憾终生,请你等我,等我把我该做的事情完成的时候,我们就……”

  “我不知道你要去完成什么,也不知道压抑在你心里的苦是什么,但我觉得这和我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冲突,我等了你五年,你要去做什么,我可以和你一起分担,但你别让我继续等下去。”王梦瑶的音量明显提高,她希望能和张天池一起承担,而张天池却只让她等待。

  张天池心里泛起一阵感动,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和王梦瑶在一起,他马上就要开始行动了,不能让王梦瑶成为他的弱点,更不舍得让王梦瑶因为他而受到伤害。

  “等我,相信我。”张天池不能告诉王梦瑶原因,他相信王梦瑶能看懂他眼里的一片深情。

  “我不等了,从现在起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我就要为你分担,我就要和你一起承担,不管有什么事,我也绝不退缩一步。”王梦瑶那股倔脾气又上来了。

  张天池还想说什么,王梦瑶却小跑回到寝室,她不会再给张天池任何推托的机会。这个晚上,王梦瑶久久不能入睡,脸上始终挂着一丝微笑,从小到大,她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只有这一次,她是凭自己的争取,得到了爱情。

  留在原地的张天池,百感交集,他又怎会不想和王梦瑶在一起,虽然他想等一切了结之后再和王梦瑶在一起,但现在王梦瑶决定了,他也只有默认,他了解王梦瑶的性格,决定了的事情,反对无效。

  张天池本想走到王梦瑶寝室楼下为她再吹奏一曲《alwaye,with,me》,这时他的电话却响了,毛红磊在那头告诉他,夜宵店出事了。

  等张天池赶到的时候,救护车已经来了好几辆,原来今天晚上很多人都出现食物中毒的症状,张天池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还没等毛红磊说清楚具体情况,杨波又打来电话说他那边也出现这种情况,接着其他店里也打来相同的电话。

  张天池并没有愁眉不展,他反而笑了,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机会,既然有人在背后搞鬼,也是时候开始下一步行动了。夜宵店开了十五家,网罗了百多人,加上原来猪皮帮留下的二十多人和一起开夜宵店的外围人员,张天池能在短时间内号召到三百来人。

  这个三线城市,经历过政府的打黑行动后,三百多人,绝对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势力。当天晚上,毛红磊就带着冉欣和两个比较精明的兄弟对那些中毒的人进行了亲切的慰问,并表示一定赔偿损失,还细心的记下每个人的年龄和名字以及外貌特征。冉欣仔细观察了那些患者以及医院提供的化验单,确认这些个个一脸凶相的人确实是食物中毒。这之后,毛红磊以住院环境差为理由,把这些患者分散到各个医院,并且要求让他们入住最好的病房。

  杨波从警局录完口供,从毛红磊手中拿到那份记录,连觉都不睡就开始逐一打探底细。这些患者的背景很快被杨波查清,都和太和帮有关系,张天池听到这个消息,冷笑一声:“胡炫,李森雄,你们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第二天,杨波在体育场搭建了一个舞台,并请了当地的记者,表示愿意接受政府的一切处罚,对此次事件的患者负责全程治疗和赔偿一切损失,认错态度相当诚恳。

  当天夜里,体育场聚集了夜宵店的所有成员,那些夜宵店的合伙人,原本就有一些势力,此次听到杨波说要挖成幕后主使,纷纷不遗余力的把能叫上的人都叫出来了。

  走上舞台的是张天池,在他上台前,合伙人们分明听见杨波等人恭恭敬敬的齐声喊了一声大哥,这些个人精此时纷纷明白,张天池才是真正拥有话语权的人,没人对这个脸上还有些青涩的人有半丝不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一个人在这飘渺的世间踽踽独行,步履蹒跚,走过了岁月的寂寞,留下了一片苍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