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池如此这般捉弄杨波,甚至为此多在长沙呆了一天,在别人眼中看来,或许显得过分。但张天池必须这么做,他就是要给这群人树立一副有仇必报,不好惹的形象,否则因为年纪太轻,难保这群以前就见过世面的人有天不会造反。相信经此之后,杨波再对张天池开玩笑,或者图谋不轨,也要事先掂量掂量。

  世界上有一群人,吃软不吃硬,很明显杨波就属于那种打不服的类型,张天池只能借玩笑的机会,对八大金刚在心理上塑造一定压力。也许以杨波的为人,一辈子都不会造反,但张天池所走的路,不能走错一步,很多情况下只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是一种无奈,一种辛酸。要成霸业,必先疑心,张天池只能等一切了解之后,才能放下疑心。

  长沙火车站,刘宇熙和唐姣凤前来送行,裴杨博比张天池早一个多小时搭乘火车回了重庆。刘宇熙几次挽留张天池多玩几天,但张天池不放心毛红磊,挽拒了他的好意。唐姣凤和冉欣抱在一起,两人眼睛都红红的,年纪小的时候总认为分别后,很快就能再见,年纪大一些了才明白,每次分别后,真的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火车站角落里,一个中年男人的视线一直没离开过冉欣,他从冉欣和他闹别扭开始,就一直跟踪冉欣,却一直没现身。他害怕,怕自己的女儿见到他会和他吵,和他闹,他只能远远的跟着冉欣,确定冉欣安全进入火车站,等冉欣走后很久很久他都没有离开,一直就站在那儿,眼泪在眼眶里不住的打转。

  (#最¤\新章节N上=酷匠%网|

  火车上,在夜里一点过的时候,张天池一手搭在冉欣的肩膀上,对她说到:“别憋着了,大家都睡着了。”

  冉欣很诧异张天池怎么会读懂她的内心,想解释一番,眼泪却不争气的直往下流。以两人的交情来说,一切解释都是多余的,何必再去掩饰什么,冉欣索性靠在张天池的肩膀上无声痛哭。张天池也没有安慰冉欣什么,这个时候,一切的安慰也是多余的,一路上,张天池轻声哼唱着那首《lost,in,hell》,这两天酒喝的不少,严重影响了张天池的嗓音,冉欣却没觉得难听。

  从长沙回来后,张天池用龚杰当初留下来的钱以杨波的名义开了一家比较大的夜宵店,这张夜宵店自开业以来,生意一直很火暴,主要是那些小混混们看到这里是几个江湖中人开的,想要借机巴结。很多普通大众也喜欢来这里,因为这里吃宵夜安全,没人敢在这里惹事。

  毛红磊和八大金刚无事可做,很容易惹是生非,如果引起市内几个帮派大佬的注意,以他们现在的人力,被消灭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开夜宵店虽然辛苦一点,但原猪皮帮的人都很享受这种生活,毕竟每天都有酒有肉,还能有钱送回家里,虽然不多,但总比没有强。

  张天池带王梦瑶来过两次后,王梦瑶就不来了,她不喜欢这个场合,觉得这些人的素质普遍都低,总是能听到满口脏话,看到光着膀子,吐的到处都是的人。王梦瑶不仅自己不喜欢来夜宵店,还总是劝说张天池少来,而张天池却不能不来,他把这里作为一个起点,他要慢慢网罗可用之人。

  刘菲是夜宵店的常客,有时候是一群人来,有时候是一个人来,只要一见到毛红磊,总会挤兑两句,而毛红磊基本采取躲避的态度,现在刘菲已经把挤兑毛红磊当成了唯一的乐趣。李森雄也带着刘倩来过几次,不过并没有出现什么过激的行为,他作为一个食客,毛红磊总不可能把他撵出去。

  总之,夜宵店自开业以来,一切都很平和,这中间有不少愣头青要求跟着杨波他们混,张天池却下达了严禁收小弟的指令,就这些个没智商没能力的人,收了也是不堪大用。城市内其他势力之所以没有对这个夜宵店看上眼,是因为他们没有沾染道上势力耐以生存的黄赌毒,没有触犯他们的利益,这正是张天池选择开夜宵店的主要原因。

  厚积薄发是张天池一贯作风,等张天池以及自己这股势力成长为庞然大物的时候,那些所谓的势力利益,还不是想触犯就触犯,到时候谁也拿他没办法了。夜宵店开了一年多,张天池升上高三,很多人眼中所谓的人生分水岭,也是这个时段,游吟国的游氏集团宣告落成。

  游氏集团犹如一个商业帝国,坐落于市中心位置,集物流、客运、建材市场、服装等等为一体,占地面积之大,就这个城市来说,前无古人,也可能后无来者。这个时候,已再无酒帮这个名号,以前的酒帮成员纷纷挤身上流社会,成为商界精英,成功洗白。一个人能从一无所有,到一个地方以他的集团来命名,能做到的人不多,以前和他齐名的李老大、龚杰只能望尘莫及。

  江湖中虽然没有酒帮的名号,但现在就连在云南发展的如日中天的太和帮也自问惹不起游吟国,要动游吟国,首先得问当地政府同不同意。游吟国欠政府的钱,无可估量,但他坐拥的资产同样不可估量,所以外人才评论他还不完的帐,用不完的钱。游吟国一手建立的势力已让当地政府不敢再对他贸然出手,你可以动他,但他欠政府这么多钱,你动了他,这钱找谁要去。

  经过多方操作,太和帮带了一部分人回到这个城市,如果他们再按兵不动,这个城市将不再有他们立足之地。李森雄这一年多做的还算不错,守住了太和帮以前的势力,但没有向前发展一步,这倒不是李森雄能力不行,游吟国在中间也做了一些小动作,一个帝王般的人物,自然不能容许有势力发展到能威胁他的存在。

  张天池的夜宵店已开启连锁模式,太和帮宣告回归这个城市的时候,夜宵店已发展到十多家,夜宵店虽然不如黄赌毒般利益惊人,却也利益可观。这段时间里,杨波和毛红磊留意了不少人,其中觉得不错的人,要么合伙开夜宵店,要么没资本的就请到夜宵店里帮忙,人力和财力在这段时间内迅速猛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没有疑心,怎成霸业,没有霸业,何必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