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哥,你虽然比我年纪小,但我还是叫你一声哥,大家相处了这么久,我觉得跟着你真没错。我保证,我和你永远是一个队伍,绝对不会站在你的对立面。”杨波不傻,知道张天池肯定有报复动作,赶忙表忠心。

  “老杨,你再这么矫情,该罚你酒了啊。”张天池说到。

  “昨天是我招待不周,实在是对不起,来杨哥,我敬你一杯。”刘宇熙说的很诚恳。

  杨波受宠若惊,连忙真起身来:“刘兄弟太客气了,该我们谢谢你盛情款待才是,自家兄弟,说敬不敬的就太见外了。”说完,杨波先干为敬。

  “说来实在惭愧,昨天还是杨哥付的帐,这个请杨哥一定收下。”刘宇熙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杨波。

  杨波很生气的说到:“刘兄弟这是看不起我杨波了?自家兄弟谁付帐不都一样,你不收回去,我现在就走,”

  刘宇熙不再多少什么,收后又举起一杯酒说到:“杨哥梗直,来,兄弟敬你一杯。”

  杨波这倒没有拒绝,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刘宇熙劝酒的本事一流,不一会儿就和杨波喝了十多杯。

  “杨哥,你少喝点吧,昨天喝了那么多,别喝那么急。”冉欣真的于心不忍,出言相劝。

  “说什么呢,大家难得认识,高兴嘛。”杨波作为酒城儿女,受当地酒文化的熏陶,他认为要是在别人眼中不能喝,就像说自己不是男人一样,杨波觉得这是一种耻辱。

  冉欣看杨波这般动作,也不再同情,所有人当中,最为善良的冉欣也和杨波单独喝了一杯。

  刘宇熙刚和杨波喝完,裴杨博也找各种理由和杨波喝酒,他虽然不如刘宇熙那般会说,但说出的话显得更真诚,杨波倒也来者不拒。

  后来唐姣凤又和杨波连端数杯,张天池也和其他几大金刚推杯换盏,这场有预谋的灌酒行动,最终以杨波等八大金刚全醉告终,没留一个活口。

  把八大金刚送回宾馆,刘宇熙才问张天池是什么意思,张天池怕刘宇熙飞吃横醋,倒也没把昨天所发生的事情告诉刘宇熙,只说要捉弄杨波一番。

  刘宇熙一听,显得格外兴奋,强烈要求加入进来,本来都是年轻人,玩心就重。张天池告诉刘宇熙接下来的计划时,一身正气的裴杨博说到:“张兄,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损,幸亏没和你成为敌人,我真是一阵后怕。”

  “本来昨天该我做东,杨哥代我做了地主之谊,现在该我回报杨哥了。”刘宇熙掏出那个信封在手上拍了拍,一脸的奸诈笑容。

  看o|正n…版章节`i上q酷b匠m网a

  刘宇熙动用自己的关系,找来一个老鸨,按张天池的要求说到:“给我找一个年纪大,要多丑有多丑的人来,钱不是问题。”

  “小哥,我看你们几个都长的不错,我手下的小妹很漂亮的,保证能让各位眼前一亮。”老鸨对刘宇熙提出的要求感到很奇怪。

  “你别管,反正你给我找个年纪越大越丑的人过来就行。”

  老鸨看对方坚持,也没再问,只当刘宇熙口味重,带着疑问,开始联系人。不一会儿,一个年龄差不多能有五十岁,浓妆艳抹堪称极品的老妖精出现在张天池等人的眼前。

  “恩,这个真可以。”张天池看了看对方的容貌,实在是‘惊为天人’,看这次还不把杨波给恶心死。

  刘宇熙从信封里取出一沓钱,拿给那老妖精:“去,把302那哥哥伺候好了。”

  老妖精脸上立马呈现欣喜若狂的表情,眉飞色舞的说到:“是是是,我一定把那位大哥伺候周全,您放心好了。”,临走还不忘朝刘宇熙抛了个媚眼,众人看见老妖精朝刘宇熙抛的那个媚眼,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都觉得杨波‘艳福’不浅。就杨波现在的醉酒状态,都能把罗玉凤看成是美女明星,而且老妖精出道多年,经验丰富,今晚杨波注定在劫难逃。

  一切安排好以后,大家各自散去,不用想都知道,明天杨波醒来,面部表情一定很丰富。

  又是新的一天,清新的空气带着芬芳打开新的一天,旭日的阳光洒落大地,泛起丝丝金光,让大家都觉得很美好,除了杨波。

  看着身边这个女人,又看自己一丝不挂,已猜到昨夜发生了什么事,但作为一个江湖中人,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可不像张天池那么纯情。再看看这个女人的脸,以及那一身松弛的皮肤,杨波立马酒醒了大半。

  杨波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又甩了甩头,仔细观察这个女人的容貌,终于没再忍住,三两下穿好衣服跑到厕所里吐了起来,一股酸味儿漫布整个房间。

  “哟,小哥,你昨天夜里,可不是这样的。”老妖精看到杨波这样,心里也有些不高兴。

  杨波边吐边说:“滚,赶紧给我马不停蹄的滚。”

  老妖精媚态横生,用发嗲的声音说到:“小哥,没这么翻脸不认人的,昨天那股亲热劲儿……”

  “滚!再不滚别怪我打人了。”杨波爆喝一声,吓得老妖精连忙穿起衣服走人。

  门刚一打开,一阵热烈的掌声爆发在耳边杨波耳边,杨波往门外看去,所有人都在,知道自己中计的同时,愤怒的冲出来,对张天池吼到:“我去,张哥,我们对立了!”

  “这是报应啊,你别瞪着我,你知道你打不过我的,我不介意把你打趴,然后向警方举报你昨天的不法行为。”张天池笑着对杨波说到。

  “哈哈哈,活该啊,谁让你捉弄我们的。”唐姣凤的笑声对于杨波来说,显得格外刺耳。

  “昨天让你少喝的,你不听,能怪谁?”冉欣挂着那纯真的笑容对杨波说到。

  其他几大金刚也是笑的不行,一向大大咧咧的杨波听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嘲笑他,低下了高昂的头颅,满脸窘迫,小声的说到:“你们玩的太大了。”杨波想过张天池会报复,却没想到会是这种报复方式,众人又是爆发出一片笑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妙伶清舞于榻前,红袖添香于案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