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友情很简单,有时候一支烟,一顿酒就能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张天池虽智商过人,却从不对朋友耍心眼,裴杨博和刘宇熙都是讲究人,这几个人自然合得来。张天池、裴杨博、杨波都在比赛中受伤,却全然不顾身体,举杯痛饮,和对的人在一起喝酒,那就是一种享受。

  酒席间,刘宇熙举杯对唐姣凤说:“我们从朋友做起吧。”

  唐姣凤也没有任何不愉快的脸色,豪爽的说到:“别说我不给你机会,你今天喝赢我了,你想怎么样都行。”

  刘宇熙听到唐姣凤这么一说,突然就激动了:“这么多人在场,你说话要算数啊。”然后又对张天池说:“大哥,你做证啊。”

  张天池朝刘宇熙猛使眼色,刘宇熙却不为所动,他自问身手虽不如张天池和裴杨博,但要说到酒量,从小到大还真没怕过谁。

  结果可想而知,唐姣凤酒场皇后的名号又岂是浪得虚名,刘宇熙醉得一塌糊涂,最少吐了六次,饭局还没结束就已经不省人事。这还得说刘宇熙的酒量确实不错,换成其他人,恐怕就得酒精中毒送医院去了。

  刘宇熙被人扶到一边休息,张天池和裴杨博频频举杯,越聊越投机,到后来,甚至提议当场再切磋一番,被两帮人赶忙拉开,大家都看出来他们醉了。

  酒席结束,本来说好是刘宇熙做东,现在却醉的不省人事,杨波豪迈的让国防大的人先走,自己来买单,国防大的人也没客气,告别后就扶着刘宇熙和裴杨博走了。杨波作为江湖中人,豪爽是惯性,只是当他结帐后,脸色都变了,这顿饭实在不便宜,几乎掏光他的整个家底,杨波欲哭无泪。

  杨波看看自己这边的人,张天池已醉,唐姣凤和冉欣也差不多了,其他人倒都是酒经考验的人,并无大碍,但也有几分醉意。杨波想着反正钱也花了,不如再喝一点,于是怂恿八大金刚齐上阵和唐姣凤拼酒。

  唐姣凤想着自己的事情解决了,张天池很快就会走,一股离愁涌上心头,喝酒也没有再节制。冉欣看到唐姣凤喝的太多,又劝不住,只能找八大金刚喝酒,她喝一杯,八大金刚喝三杯,但她那点酒量,很快也就宣告醉酒。

  就在杨波快顶不住的时候,唐姣凤突然唱起了歌:“看我看一眼吧,莫让红颜守空枕。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杨波一看这架势,知道唐姣凤醉了,醉酒的人分两种,酒后忧伤型和酒后兴奋型,唐姣凤明显是后者。喝到这个份上,杨波也觉得差不多了,和其他人一起偏偏倒倒的回到宾馆。

  杨波等八大金刚很‘善良’的为张天池换了一个大的房间,然后把张天池扶到床上,又把唐姣凤和冉欣安排在唯一一张床的左右。杨波很体贴的为三人盖好被子,随后关了灯,轻轻关上房门,还细心的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

  “兄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杨波做完这一切,带着邪恶的微笑和其他人走回各自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八点过,喝的最少的冉欣最先醒来,一声尖叫划破张天池耳膜,张天池还没醉醒,只觉得冉欣的叫声有些吵,翻了翻身子。他不翻不要紧,一翻身,正好亲在唐姣凤那张绝美的脸上。

  张天池只觉得嘴上一阵冰凉,眼睛睁了睁,又再次闭上打算继续睡,却又马上再次睁开,唐姣凤的脸庞越来越清晰。张天池猛的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往后退去,却又觉得身后软绵绵的,似乎还有一个人。

  张天池回头,看见不知所措的冉欣红着脸,他自己的脸也刷的一下红了,这时唐姣凤也醒来,猛一下拉过被子,试图遮挡住自己。

  “你衣服还在身上。”张天池脸色更红了,说完,意识到自己还呆在床上,不太对劲,三步并作两步跳下床去。

  “呀……”就凭冉欣这声尖叫,挤身一流女高音歌唱家,毫无压力。

  …O酷'n匠fk网☆c首9?发%

  张天池这才发现,自己下身只穿了一条内裤,脸上再次涨的通红,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你们把头转过去。”张天池看唐姣凤和冉欣呆在那儿看着自己,更觉手足无措。

  “哼!”唐姣凤这才反应过来,顿觉又羞又愤,不过也立刻和冉欣转过头去。

  张天池一边迅速穿裤子,一边快速的回想所发生的一切,很快就把目标锁定在杨波身上,立刻咒骂到:“这个天杀的杨波,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

  唐姣凤和冉欣听张天池这般咒骂,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们认识了这么久,当然了解张天池的人品,尴尬过后,几人开始商量如何报复杨波。

  冉欣听到两人的最终计划后,有些于心不忍,觉得太损了,却又觉得好玩,也就没有坚决反对。本来杨波的所做所为,确实有些过火,冉欣心里也不可能没有一点火气。

  当三人走出房门的时候,张天池看到杨波脸上挂着很明显的贱笑,一副你懂的表情。张天池、唐姣凤装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倒是冉欣始终红着脸,这更让杨波得意洋洋。

  中午的时候刘宇熙和裴杨博赶过来,死活要张天池等人多留一天,弥补昨天招待不周的歉意,张天池倒也没拒绝,本来刘宇熙不留,他也要多呆一天,来报复杨波。

  由于昨天喝的太多,大家都没恢复过来,所以中午吃的很随意,把这顿酒留到了晚上。

  还是昨天那家饭店,不过这次被酒攻的对象成了杨波,刘宇熙和裴杨博一开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到张天池朝他俩使眼色,倒也不在多问,默默配合。

  “我这个人,不管是恩情还是仇怨,别人怎么对我,我必定加倍奉还,这次来长沙,能结识刘兄和裴兄,我很高兴,来,大家一起喝一杯。”张天池这番话,表明是庆祝和刘宇熙、裴杨搏成为朋友,实际是说给杨波听的。

  杨波端起酒杯,深表赞同,江湖中人,本来要的就是那份快意恩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大家为杨波祈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