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杨博经过判断,觉得张天池已无反击能力,自己也不想这么耗下去,于是他使出全身力气,一个弓步靠掌打在张天池身上,同时脸上泛起一丝笑容,他看到张天池全无格挡,他深信这一掌打下去,张天池在短时间内绝对无法站起来。

  更、j新jI最0M快rL上酷匠网"

  随着裴杨博这一掌打出,场内惊呼不断,冉欣和唐姣凤同时红了眼眶,所有的人都认为,裴杨博赢了。

  张天池被打飞到围绳上,喉咙内一阵腥甜,一口鲜血直喷裴杨博脸上,他来不及脚尖垫地,靠着反弹的力量加上全身之力,一个肩撞直奔裴杨博。

  拳坛有绳索借力的说法,武术界也有借力打力的言论,但要实际运用,如果没把握好,绝对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结果。好在张天池把握好了时机,再加上运气成分,这一击实实在在的撞在裴杨博身上。

  裴杨博大意了,在以为自己已经胜利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而且这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格挡。所以,裴杨博直接被撞到了擂台下,可见这一撞的力度有多大。

  一声响动,裴杨博摔倒在人群中间,把那几个人砸了个实在。张天池也在同一时间倒地,要不是裴杨博消耗了过多体力,刚才那一掌足以打断他的肋骨。

  裴杨博也不是完全没反应,要不是刚才侧了一下身子,只怕就不是掉落在人群里,砸在地面上,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唐姣凤在第一时间冲上擂台,抱着张天池眼泪扑簌扑簌地落下来,国防大的人,从未见唐姣凤有过如此失态。擂台上四处溅着血迹,唐姣凤从未想过,张天池能为她战到如此地步,想想前两天,自己还想着法捉弄张天池,实在是太过分了。

  国防大的校医过来查看伤情,冉欣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唐姣凤拉开。本来校医作的是正常检查,但冉欣看着总觉得校医下手没轻没重的,却又不好阻挠,不断说着:“请你们轻点,轻一点……”

  经过这一幕,冉欣更是坚定了学医的决心,她固执的认为,只有自己才能在处理张天池伤势的时候做到最好。

  一番检查后,张天池和裴杨博并无大碍,只是体力严重透支,所以一时难以行动。当刘宇熙亲自宣布张天池获得胜利后,场内掌声经久不熄,待观众渐渐散去,张天池留在场内休息,刘宇熙等人也没有离开。

  “张兄,没想到我还是输了。”裴杨博没有落败的失落,能有一个胜过自己的对手,才能有更长远的进步。

  “裴兄,我们打了两次,论身手来说,我真打不过你,都是靠运气。”张天池说的是实话,裴杨博的武术天赋的确高过他。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我以前就说过,希望能和张兄成为朋友,不知张兄可愿意?”

  “我可一直当裴兄是神交多年的朋友。”张天池当然不介意和这么一个强悍的人成为朋友。

  “哈哈,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习武之人向来豪爽,裴杨博已把张天池当成生死之交。

  唐姣凤擦干了眼泪,插话到:“你们还是多休息一下吧,看你们笑的时候,脸上都不自然。”转而又对刘宇熙说到:“不管怎么说,你输了,以后别纠缠我了。”

  刘宇熙顿时变的苦闷无比,还来不及说什么,唐姣凤补了一句:“以后再敢说是我未婚夫之类的话,我让张天池和你打一场。”

  在场的人笑声顿起,刘宇熙无奈,他只能愿赌服输,不过他也很快释然,多了一个张天池这样的朋友也不错。

  “走走走,今天我做东,请大家喝酒。”刘宇熙觉得有些尴尬,想换个场合缓和气氛,顺便祭奠一下自己那份失去的爱情。

  冉欣想着张天池浑身是伤,想要拒绝刘宇熙的提议,但被张天池阻止了。刘宇熙一方能有如此气度,自己还推辞别人的好意,难免会让人觉得小气。

  刘宇熙很快在金源大饭店定好包间,并找来几辆车把人送过去,张天池又一次感叹刘宇熙确实是个讲究人,这个人值得交。

  在去饭店的路上,张天池和刘宇熙同坐一个车,冉欣和唐姣凤非要一起,俨然一副左右护法的模样,连一向不苟言笑的裴杨博都忍不住感叹:“张兄果然好福气。”

  张天池无奈的笑笑,不管与谁对上,他都有与之一战的勇气,惟独对唐姣凤,他是毫无办法。至于冉欣,以前还没什么,后来和唐姣凤接触多了,直接被带坏了。

  到了饭店,等大家落座,张天池又让刘宇熙带他去厕所,这次左右护法终于无法跟随。厕所里,张天池对刘宇熙说到:“喜欢一个人,就不要放弃。”

  “张兄的意思是?”刘宇熙满脸疑惑不解。

  “我和唐姣凤不是恋人关系。”张天池看刘宇熙人确实不错,决定撮合两人。

  刘宇熙先是一楞,然后抑制不住的开怀大笑,一拳打在张天池胸口:“哈哈,张兄真仗义!”

  刘宇熙这一拳正好打在张天池先前被裴杨博击中的地方,顿时冷汗直流,怨恨的说到:“我去,你是故意的。”

  “不,我真不是故意的,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刘宇熙已经有点得意忘形,本以为和唐姣凤结束了,没想到现在又看到了希望。

  “你别告诉唐姣凤是我告诉你的,不然她肯定会杀了我。”张天池不忘叮嘱刘宇熙,对于唐姣凤,他是真的没有半点脾气。

  “那是那是,大哥,你就放心吧。”刘宇熙平时挺好一个人,在爱情面前立马就变得毫无尊严可言,张天池都觉得他的形象瞬间矮小了许多。

  两人从厕所回到包间,所有人都看出刘宇熙脸上洋溢着幸福,他们甚至邪恶的猜想两人在厕所里是不是发生了点什么。不过两人平时都是标准的直男,大家也就没有继续邪恶的猜想下去。

  “大哥,我和我的兄弟们敬你一杯,大家以后多联络。”刘宇熙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连裴杨博都怀疑他是不是在比赛中被杨波打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看一个人是否优秀不能光看他做了什么,还要看他拒绝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