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总会遇到几个站在敌对面的人,而你的敌人,往往决定你的高度,你的敌人越强,你自身也能得到越好的提升。裴杨博的强,已非一般人能比拟,此次和张天池再遇,是他期待已久的事。

  两人久久站立,并不急于动手,这场压轴比赛,在外行人看来,可以说的乏味。场下不少人催促两人交战,两人却还是纹丝不动,真正的高手过招,谁先露出破绽,谁就必败无疑。

  裴杨博自打上次输给张天池后,更是苦练功夫,为的就是有一天能一雪前耻。两人同时挥起左拳,都用刺拳发起第一轮攻势,两人都只是轻轻偏了偏头,谁也不敢作出太大的躲闪动作。

  仅是这看似并不厉害的左刺拳,双方的右脸上都被擦出血痕,出手之快,力度之大,内行人无不惊叹。

  坐在远处的观众,几乎无法看清两人出拳的动作,只看到两人脸上不断多出血痕,伤势虽不重,看着却格外吓人,唐姣凤和冉欣更是揪心不已。

  第一轮刺拳对攻结束,张天池和裴杨博对对方身手都有了大致判断,在出拳速度上,双方不分高下,在出拳力道上,裴杨博略胜一筹。

  小试手法后,裴杨博使出一招月亮蹴,直奔张天池后脑勺,张天池躲闪不及,脑勺被踢到的同时一个舍身踢也攻到裴杨博的左颈,紧接着一声重响,张天池摔倒在擂台上。

  舍身踢的力道比月亮蹴大的多,张天池强忍着疼痛爬起来想继续进攻裴杨博,却不想裴杨博也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没给张天池丝毫机会。场下终于爆发出一阵掌声,不管是裴杨博的攻击还是张天池超出想象的临倒地还击,实在是太过精彩。

  两人同使出极真空手的腿法,裴杨搏揉了揉颈部内心不由自主的庆幸,刚才真的好险,若不是张天池踢出的姿势减下了大多力道,只怕就是这一下他也吃不消。

  张天池也不好过,捏了捏后脑勺,轻甩了一下头,自己要不是在中招时前倾一点,说不定比赛就结束了。

  “张兄果然比当年强多了,不枉我这几年来的苦练。”裴杨博由衷的赞叹到。

  张天池算是看出来了,裴杨博这是不想比赛就这么轻易的结束,给出时间让自己缓过神来。

  “接下来裴兄要小心了。”张天池语毕,登步上前一阵猛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裴杨博也不是吃素的,拳来拳阻,脚来脚档,虽然接招的速度慢上一点,但也可以忽略不计,此前苦练木人桩,等的就是今天。场下忘记了鼓掌,两人的速度让观众觉得眼花缭乱,刘宇熙都忍不住庆幸,要不是裴杨博来了,自己和张天池对战,自己输定了。

  说时迟,那时快,张天池一击被裴杨博挡住后,即时登步后退,寸拳发力,‘砰’的一声,裴杨博被打到台柱上,可见这力量之大。

  “气劲!”裴杨博稳住脚步惊呼到。

  “裴兄好眼力。”张天池站立原地不动,刚才的快攻消耗体力太大,此时他有些后继无力。

  D酷n匠=W网6唯#i一O正版_\,其他都c◎是盗yV版g

  “怎么可能,你这年纪居然打出了气劲?”裴杨博满脸的不可思议。气劲是内家拳,没有十年八年的锻炼,是打不出来的。

  张天池没有说话,他在装,为自己争取更多的休息时间,这几年用脑的时候多,一定程度上疏忽了体能的锻炼。倒不是张天池懒,只是裴杨博实在太过强大。

  裴杨博见张天池没有说什么,也不再问,思索着接下来该用什么招式对垒,他现在已经把心意把练到了第六把,这在全国来说也属凤毛麟角,但此时裴杨博也不敢贸然使用,张天池这样的人,肯定对心意把作了研究,自己要是再被张天池的气劲所打中,那就完了。

  其实以张天池现在的体力,哪还能打出下一次气劲,以他现在的年纪,能打出一次气劲已实属罕见,只是裴杨博败给过他一次,在裴杨博内心有一种不确定因素存在。这种不确定的因素存在,正好给了张天池装的机会,否则裴杨博适时还击,张天池一定打不过。

  以身手来说,裴杨博完胜张天池,只是张天池从比赛一开始就采用了一些谋略,否则比赛也不可能打到现在。

  常年游走藏区的裴杨博接下来采用散打进攻,中国国内的一些传统武术家则轻蔑地称散打为‘拳击加个腿’。在中国的军队中,普通的兵种要练习军体拳或擒拿,而特战队则需要练习散打实战。

  就实战而言,散打明显比其他拳种更为实用,已得到充分休息的张天池见招拆招的同时,手法转换为桑搏,这绝对是一场可称为暴力美学的战斗,双方一时打得难解难分。

  抛开个人战斗修为,单论散打和桑博,同等条件下,桑博绝对高出散打一个等级。双方之所以战成平手,是张天池的速度过于迅猛,而裴杨博在实际战力上胜出张天池一筹。

  裴杨博的散打是古传散打,杀伤性更强,也更为活跃,此时不单比拼的是力气,还有速度和反应,所以平常所使的擒拿之类的招数,现在都不敢用。

  战况僵持不下,谁也没讨到半点好处,只是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唐姣凤心中不忍,几次想扔白毛巾,又想想张天池的性格,宁可战死也绝不认输,又放弃了这一想法。

  张天池向后稍移步伐,拉开和裴杨博的距离,继而放开双手,露出胸膛等要害部位,以一个拳术高手来说,现在的张天池浑身破绽。裴杨博输过一次,吃不准张天池这一系列动作是诱敌深入还是另有所图,一时竟不敢上前。

  打到这个程度,张天池争取休息时间也没用,裴杨博是技术性选手,他是技巧性选手,谁都赢不了谁,想要拿下比赛,必须兵行险招。

  擂台又归于平静,这次台下观众没有再吵,就杨波这种等级的人也自问在张天池真正展露实力下,过不了十招。不论是哪一边赢得比赛,都没有悬念,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强了,已超出一般人所理解的范畴。

  “裴兄,我打不过你,但我也不会认输,所以,请!”张天池体力消耗殆尽,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拼打,他确实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拳以德立,德为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