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森雄近来有些无聊,自太和帮迁徙昆明以来,胡炫叮嘱他守好地盘,尽量不要惹事,李森雄对这个精神导师的话还是比较听的。在张天池远赴长沙的时候,李森雄再次成为焦点人物,而这次事件,和毛红磊无关。

  本来李森雄处于青春期,又迫切想和刘倩搞好关系,还身为太和帮下任领头人,所以格外注意自己的形象。一个星期去打理下发型几乎成为李森雄雷打不动的习惯,只是这一天,李森雄走进了一家新开的理发店。

  这个理发店的装修比较新颖时尚,这也是李森雄选择这里的原因,李森雄进门坐下,说了一句:“怎么帅,怎么剪。”随后就闭目养神,他很享受这种感觉,一觉醒来,自己是一个全新的形象,以现在的话来说,雄哥喜欢被自己帅醒。

  四十分钟后,理发师轻轻推了李森雄一下,示意剪好了。雄哥照了下镜子,没被自己帅醒,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他看着镜子中的镜子,几乎要被自己丑哭了。

  其实这不能完全怪理发师,这家理发店是老板在广州学艺后,带着人回到家乡开的店,只不过在当时来说,李森雄的这个发型有些前卫过头了。

  李森雄当时就炸了,谁能忍受自己瞬间从一个小帅哥变成一个傻缺青年?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雄哥拉着理发师就要动手,理发店老板连忙过来劝解,一翻争执过程中,李森雄觉得这个老板是个讲究人,豪爽大气,值得交个朋友。

  临近中午,两人还在理发店旁边喝了顿酒,李森雄主动买单,理发店老板死活不同意,雄哥此时更觉得这个朋友值得交。一番熟络过后,理发店老板要亲自为李森雄设计发型,还他一个帅气形象,李森雄盛情难确,欣然前往理发店。

  理发店老板亲自操刀后,雄哥又一次被自己丑哭,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理发店老板为李森雄剪的这个头确实不错,不过在那个男人以长发飘飘为帅的年代,这个发型的造型理念让这个城市的人难以接受。

  雄哥听着理发店老板滔滔不绝的说着这个发型的灵感来源,脸色变的俞加难看,可两人现在以朋友相交后,李森雄还真不好意思动手打人。

  李森雄从理发店走出来,走到哪儿都是百分百的回头率,就连回到太和帮地盘,那些太和帮帮众的脸上分明是在强憋着笑意。

  当天晚上,李森雄拉着以前那帮太子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聚集在那个理发店门口,按照李森雄的指示,每个人都贡献了一坨热气腾腾的大便。第二天,每个从这家理发店门口经过的人都选择绕道而行,这味道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这哪还是什么理发店啊,分明就是个化粪池。

  毛红磊听到这个消息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带着人去太和帮旗下的酒吧捧场,为的就是一睹李森雄此时的尊容。

  长沙那边,哭了一夜的冉欣打算到前台去打个电话给张天池,要过去找他,刚一出门口就看到坐在地上的爸爸,似乎也是一夜没睡。

  冉父听到响动,立马从地上起来,说到:“欣欣,你不要生气,爸爸也是……”

  “别说了,我要去找我同学,你回去吧。”冉欣打段他爸的话,也不看他,直接朝前台走去。

  冉父知道此时说什么也没用,就一直跟在冉欣后面,看到冉欣打电话,然后一人坐上出租车绝尘而去。

  一辈子没有太大作为,但始终坚强面对生活的冉父看着远走的出租车,他希望能将快要涌出的泪光倒进瞳孔的后面,他在努力着,不想让悲伤蔓延,却无法压制住心疼的冲击,眼睛的泪水越积越多,随时都会决堤而出,他已经彻底被悲伤占据,突然低下头,双手捂着脸痛哭起来,颤抖的双肩,无声的散发着他的脆弱。小小的呜咽声流露出他无尽的哀伤,他知道,这次是真的伤了女儿的心。

  在出租车上的冉欣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随后闭上眼默默留泪,泪痕可以被风干,这份伤痛却无法掩盖。

  v更,新h最&快上,酷:"匠fr网/

  出租车司机好心问冉欣发生了什么事,冉欣却不予理会,等冉欣下车的时候,司机没有马上离开,看到张天池来接冉欣了,才把车开走。

  张天池一看到冉欣,就觉得不对劲,把她带回宾馆后,才开口问到:“你出什么事了?”

  “没事,长沙嘛,风沙大,沙子吹进眼睛里了。”

  张天池见冉欣不愿意说,也不再追问,而后唐姣凤带着一夜没睡好的张天池和其他人游玩了一天,这天晚上倒也没再捉弄张天池,要是不让张天池养好精神备战,明天输了比赛,那她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张天池带来的八大金刚,除了他之外,就是杨波的战斗力最强,不过其他几个也不弱,毕竟都是常年在江湖上打拼的人,无论是格斗技术还是经验,都有着充分的自信。

  赛场是国防大学的体育馆,这里有专业的擂台,学校里的学生几乎是倾巢而出,这样的比赛总能吸引很多人,更何况刘宇熙又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再加上起因是唐姣凤,更是增加了比赛的看点。

  猪皮帮在鼎盛时期也只有几百人,而国防大,抛开女学生不算,也是几千人。在几千人中选出九个人来,身手自然是不差,所以从始至终,刘宇熙都是胜券在握的态度。

  前三场比赛,张天池派出八大金刚里最弱的三人,国防大轻松胜出,一方面是国防大人才济济,另一方面是八大金刚少了兵器在手,战斗力不止下降一个档次。

  看着张天池一方连输三场,一向荣辱不惊的唐姣凤此时脸上也是愁云密布,她甚至一度怀疑张天池是不是真的在放水。

  国防大的学生加油声震天响,校方领导也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张天池倒没有太多担心,刚才那三场比赛他只是在观察对方的路数,现在看出对方的招式都是出自军体拳,张天池很快就对下一个出场的兄弟给出了指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关于雄哥的发型,请自行脑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