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眠之夜

  国防大学的学生,基本出自官宦之家,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角色,而刘宇熙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刘宇熙沉着脸朝张天池走去,身后一帮人也跟上前,而在原地待命的杨波等人见情势不对,也走了过来。

  两帮人对立而视,只等着双方人一声令下,一场混战随时都可能开始。唐姣凤有些担忧,这毕竟是学校门口,如果打起来,刘宇熙的援兵会源源不断的从学校涌现出来。

  这两帮人,一边是作战经验丰富的老混混,一边是骄傲自大的官宦子弟,哪一方都不是怕事的主。

  刘宇熙一番打量后,伸出手来说到:“我叫刘宇熙。”

  张天池也伸出手:“我叫张天池。”

  酷匠‘网%l唯L一、0正版g,ra其他都是盗¤版`

  两人看似很客气的握手作自我介绍,实则是在手上较劲,双方都不断加力。片刻之后,双方都感觉到眼前的人不简单,渐渐的,刘宇熙脸上的笑容不再自然,张天池也没让对方难堪,适时收了手。

  “你就是那个打败裴杨博的张天池?”刘宇熙试探完张天池的力道后,猛然想起裴杨博提起过的那个让他尝到败北滋味的人。

  “那是裴兄承让。”张天池一直没忘裴杨博,因为那次的拼斗,输的其实是张天池。

  刘宇熙眉头一展,说到:“既然我们都是为了唐姣凤,不如我们来场比赛如何?我也不喜欢仗着人多欺负人,打比赛最公平。”

  张天池顿觉刘宇熙颇有风度,而且形象也不差,不知唐姣凤怎么就没看上。

  “不知道刘兄想怎么比?”

  “男人当然是用拳头说话更有用,你们九个人,我这边也找九个人,后天上午在学校打九场格斗赛,哪方先取得五场胜利,哪方就赢。”刘宇熙顿了顿,接着又说了一句:“输的人要放弃唐姣凤。”

  “那就这么定了。”张天池再次伸出手和刘宇熙握手,这次双方都是礼节性的握手。

  约定好时间地点后,唐姣凤带张天池他们去找了家不错的宾馆,一路上,唐姣凤不断埋怨:“张天池,你还真敢干,你们把我当成战利品,经过我的同意了么?你要是输了怎么办?……”唐姣凤在学校里很少说话,此刻似乎要把憋了几年的话都说出来。

  张天池耐着性子一路听着唐姣凤的碎碎念,最后忍不住了:“你再说,后天的比赛我就故意放水。”

  唐姣凤听张天池这么一说,怒目圆睁,却也立刻闭嘴,她怕张天池真的在比赛中放水。

  在宾馆住下后,唐娇凤死赖在张天池房间不走,说自己累了,今天就打算在这里休息。张天池无奈,想跑到隔壁房间去和杨波挤一挤,杨波听张天池说完经过后,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张天池同挤一间房的要求。

  杨波联合其他几个兄弟,合力把张天池撵出房间,并叮嘱其他人把房门锁好,待张天池想要重新开间房的时候,前台告知他,今天的房间已经满了。其实房间还剩下几间,但已经被唐姣凤给定了,她这是有预谋的报复行为,张天池胆敢威胁她在比赛中放水,唐姣凤自然也有办法收拾他。

  张天池满腹无奈,还好这个宾馆里有两个小沙发,张天池把沙发合在一起倒头就睡。他早已看出唐姣凤是故意捉弄他,所以连澡都不敢洗,天知道这死丫头能想出什么办法捉弄他。

  唐姣凤也没有别的过激行为,洗漱完毕就倒在床上睡觉,她知道以张天池那谨慎的性格,今天肯定难以睡个好觉了,做到这个份上,张天池已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唐姣凤带着挫败张天池的成就感安然入睡。

  冉欣那边,两父女在一家餐厅吃完饭后,冉父把冉欣带到一家酒店,冉欣有些疑惑的问到:“爸,我去你那儿睡不就行了吗?何必浪费这个钱,我看这儿也挺贵的。”

  “我那儿乱糟糟的,你,你休息不好,反正房间都开好了,也退不了。”冉父又支支吾吾起来。

  “爸,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冉欣看到父亲的表现,越加疑惑。

  “没,没事,我怎么可能瞒你什么。”冉父越解释,表情越不自然。

  冉欣拉着他爸就朝酒店外走去,边走边说:“今天我还非要到你那儿去看看,父女之间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说的。”

  刚到门口,冉父脸色沉了下来:“欣欣,听话!”

  “你是我爸,你没有必要连我都骗。”

  冉父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来,并自顾自的点上,这让冉欣更吃惊,要知道,她爸以前是不抽烟的。

  “你别抽了,这对身体不好。”冉欣又急又气。

  冉父没有理会冉欣,待烟抽了大半,才似下定决心,开口说到:“我本来打算等你到考上大学再告诉你的,但现在不说不行了,我和你妈早在三年前就离婚了。”

  冉父说的很平静,冉欣听的很震惊,父母离异都三年了,她居然一直被蒙在鼓里。

  一支烟抽完,冉父又点上一支,他一直没在冉欣面前抽过烟,现在他需要用烟来保持镇定,尽量用平和的语气来告诉冉欣一个残酷的事实。

  “我和你妈感情淡了,也没有谁对谁错,我在前不久开始了一段新的感情,我怕你们突然见面,你接受不了,所以今天才……”冉父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自己也觉得愧对女儿。

  “所以你把我丢在火车站一下午?”冉欣的眼泪再次绝堤,不过这次却没有半点幸福的味道。

  “欣欣,对不起……”冉父终于把事实告诉了冉欣,其实这几年,他也觉得保守这个秘密很累,现在说出来,冉父反倒觉得轻松了许多。

  “爸……”冉欣凄绝的喊了一声,想指责一番,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转身回到酒店,关在房间里放声痛哭。

  冉父也没办法,静静的守在房间外,这一守就是一夜,他没有敲过一次门,他知道在短时间内,女儿很难原谅自己。冉父内心充满愧疚,他想过女儿得知真相时的反应,看到冉欣反应如此激烈,他又满是心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 说:

  如果你明明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你或者可以选择说出来,或者装作不知道,万不要欲言又止。有时候留给别人的伤害,选择沉默比选择坦白要痛多了。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