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倩还是来了,她想把醉酒的刘菲领回家,却不曾想居然会看到这样的画面。要说刘倩以前还对毛红磊抱有一点点希望,这下她是彻底死心了,刘倩幽幽的对毛红磊说到:“姐夫,你们继续……”说罢,转身离开酒吧。

  毛红磊立即推开刘菲,追出酒吧,却不见刘倩踪影,他本想追到刘家去,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毛红磊深知,出了这次的误会,只怕再如何解释,刘倩也不会再相信他了。

  刘菲被毛红磊猛然推开,反倒意识清新了一点,想想刚才自己的行为,苦苦一笑,又再端起酒杯继续喝酒。明明是双胞胎,为什么毛红磊爱的那个人就不是她刘菲,明明自己就是个受害者,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有错的那个人是她?刘菲想不通,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最终意识全无。

  辗转十五个小时的车程,张天池、冉欣以及八大金刚抵达长沙。旅途的疲倦并没影响冉欣的心情,一下火车就吵着要吃闻名全国的臭豆腐,张天池和八大金刚纷纷掩鼻,刻意和冉欣保持距离,他们真闻不惯那味儿。

  冉欣可不管这些,一个人吃的很是欢乐,她之所以兴致如此之高,是因为马上就能见到许久不见的父亲了。出了火车站,冉欣就和张天池等人分别,她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见到自己的父亲。

  张天池则和八大金刚围着国防科技大学转悠了一圈,这是他的个人习惯,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先熟悉此地的情况,进可战,退可逃。

  在张天池熟悉地理环境的时候,冉欣给她爸打了个电话,她爸接电话时,说话的声音语气却并没有如冉欣预期中那般高兴。

  “爸,我来长沙了,你能来接我吗?”冉欣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或许只有那些留守儿童才能体会,即将见到久别的父母,内心是多么的激动。

  “欣儿,你,你怎么来了?”冉父的声音有些慌乱,似乎有惊无喜。

  “爸,我和同学一道来的,要不然你告诉我地址,我直接过来吧。”冉欣并没有多想,内心只有激动。

  “别,别,我,我现在忙,下午六点的时候你再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冉欣心情瞬间跌落谷底,以她对自己父亲的了解,她爸肯定有事瞒着她,只是她想不明白,有什么事能比自己的女儿还重要。冉欣轻轻的说了一声好,挂断了电话,开始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行走。

  走了很长时间,冉欣觉得累了,在空旷的锦泰广场找了个地方坐下,眼泪在眼睛里不住的打转。自己千里迢迢的跑到长沙来,无非是想和爸爸见一面,她爸居然要等几个小时才来接她,《If、you、want、me》的音乐声在耳边响起,冉欣的心里无比失落。

  一直坐到天色渐暗,冉欣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见她爸一面。这次电话打过去,冉父没到十分钟就出现在冉欣面前,这样冉欣更难怪,离的这么近,居然都要隔了一下午才来接自己。

  冉父见到冉欣很高兴,不断嘘寒问暖,冉欣却回答的很冷淡,冉父自知不对,倒也没计较。回去的路上,起码坐了五十分钟的车,冉欣顿时明白,只怕她爸早就到了火车站附近,只是联系不到冉欣。

  “爸,你等了我很久吧。”冉欣突然就感动了,或许是爸爸上午真的在忙。

  “也没等多久,再说你是我女儿,等多久都是应该的。”冉父的脸上满满都是幸福。

  冉欣挽着她爸的手,头靠在她爸的肩膀上,眼泪再也没忍住,流了下来。

  冉父见女儿突然哭了,手忙脚乱的为冉欣擦去眼泪:“幺女,你哭啥子?”

  “我看到爸太高兴了。”冉欣挂满泪水的脸上终于展露出笑容……

  另一边,国防科技大学东门口,张天池已在此等候多时,他之所以在这里等候唐姣凤,是平时两人联系,根据唐姣凤的形容选定的地点。至于没有提前通知唐姣凤,是想给她一个惊喜。

  接近十点的时候,唐姣凤的身影终于出现,已升入大二的唐姣凤是国防大公认的校花。唐姣凤美中自带三分英气,和在电影《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里扮演赵敏时期的张敏有几分神似。

  和唐姣凤一同走出来的还有几个男人,张天池猜想,这些人或许就是唐姣凤口中的麻烦吧,因为此时的唐姣凤脸上满是厌烦的神色。

  张天池让杨波等人在原地等候,一个人走了几步就停住不动,就等着唐姣凤把他认出来。

  要换作以前的唐姣凤,被人如此纠缠,早就破口大骂了,可她自上大学以来,突然就转了性子,变得温婉可人,全然一派女神范儿。正待唐姣凤忍无可忍之际,她突然发现张天池就在眼前几米之外,突如其来的惊喜,唐姣凤几乎是百米冲刺的速度,飞奔到张天池面前,接着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现在围绕在唐姣凤身旁的那群苍蝇,全都傻了眼,他们什么时候看见过冷若冰霜的唐姣凤对人如此热情。

  唐姣凤深情拥抱张天池后,对那群老是纠缠她的男人说到:“以前告诉你们,我有男朋友,你们还不信,现在相信了吧?”说罢,挽着张天池的手臂,一副很亲密的模样,张天池自然只有配合的份儿。

  “唐姣凤,我们两家是世交,而我们从小就订了亲,我算是你的未婚夫,我不管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是你从哪儿雇来的,他现在不消失的话,别怪我不客气。”跟着唐姣凤从学校走出来那群人中为首的刘宇熙突然发怒。

  唐姣凤毫不示弱的回击到:“你要不要脸,现在什么年代了,娃娃亲不过是老一辈说着玩儿的,我和你从始至终就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身旁这个人才是我的结婚对象。”

  张天池听唐姣凤如此说道,刷的涨红了脸,好在天色已晚,不太明显。脸色比张天池更难看的是刘宇熙,从小集骄宠于一身的他,何时被人如此奚落过。

  jL更B新E‘最a快上酷vA匠i}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有些歌陪我成长,多少次红了眼眶,有些人怎么能忘,闭上眼就自然会想……林志炫-只为你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