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杰把目光转向毛红磊,眼前这个少年眼里满是冷傲,还带着一丝杀气。以龚杰几十年的道上经验来看,毛红磊绝非池中之物,假以时日,必定会成为一方豪雄。

  沉思良久,龚杰说到:“我可以把一切交给他,但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们救我不是碰巧遇到了吧?”

  “不错,从你到三星街开始,我就一直注意着你。”

  “你是故意让我们两败俱伤的?”

  张天池停顿了一下,他没想到龚杰能看到这一步,好一会儿才从牙逢里蹦出一个是字。

  龚杰见张天池承认了,也没有大动肝火,如果张天池不动手,猪皮帮也只有被灭的份,龚杰只是有点不敢相信,一个十七岁的青年,居然有如此胆量和谋略,把两个大帮派玩弄于鼓掌之上。

  “防暴大队也是你调动的?”龚杰虽不相信张天池有如此大的能量,却还是忍不住朝这方面猜想,眼前这个青年从某个角度来说,太可怕了。

  “不是我,这也出忽我的预料,按我的推算,你们两帮遭遇灭顶之灾,从中获益最大的,肯定是酒帮,这也许是酒帮搞的鬼吧。”张天池猜的没错,这一切都是酒帮老大游吟国的计策,他虽然和猪皮帮并无深仇大恨,但两个帮派两败俱伤,对他来说,无疑对酒帮的发展大有裨益。

  龚杰听了张天池的话,不由得更觉自己处境危险,不仅是太和帮要除掉自己,就连酒帮也要对自己预谋不轨。龚杰有感于穷途末路,稍作思索后,决定赌一把,把自己的未来赌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本来龚杰就很看好张天池,一直想把张天池拉进猪皮帮重点培养,自己被这两兄弟救的时候,毛红磊的表现更让龚杰觉得其杀伐果断,心狠手黑,是个人物。

  龚杰从思考中回过神来,对两兄弟说到:“我们猪皮帮的残余势力不多,但我相信你们能好好利用,这几天我会招集旧部,我不求他们能恢复往日风光,但你们一定要善待他们,他们都是跟我一路拼杀过来的老兄弟。”

  张天池和毛红磊重重的点头,此刻起,毛红磊正式步入黑道生涯,张天池不知道这算他计划内的一部分还是被生活逼到这一步,他自己也没有答案。张天池觉得有些对不起毛红磊,如果不是自己,或许毛红磊就不会走上这一步。

  接下来几天,张天池按龚杰告诉他的联络方式,联系了猪皮帮剩下的人,却只联系到二十二个人,当他们从龚杰口中听到要他们跟着毛红磊混的时候,反对声一大片,杨波第一个站出来反对:“龚大哥,我们佩服你的为人,跟着你,哪怕横死街头,我也不会眨下眼睛,但你要我跟着这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子混,做兄弟的不服。”

  兄弟们的反应,都在龚杰的预料之中,不过他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如果张天池两兄弟连这点事都解决不了,那他把这群老兄弟交给他们也不放心。

  张天池从沙发上站立起来,对杨波说到:“相信你们出来混的时候,也不过十七八岁,有的甚至更小,年龄在很多时候真不能代表什么。突然叫你们跟毛红磊混,是一时无法接受,你说你不服,不知道如何才能让你服气?”

  杨波自认为也是道上的一号人物,作为猪皮帮的金牌打手,最有自信的就是自己的身手,杨波轻蔑的说到:“打赢我再说。”

  猪皮帮的人员自动让出一片空间,张天池点点头,示意杨波可以动手了。杨波也不废话,冷哼一声,挥拳就上,张天池身子微微一侧,轻松避过杨波的拳头,随即一个肩撞,杨波被撞到墙上。

  杨波转身,再次挥拳攻击,这次张天池没有闪避,和杨波同时用闪击拳对攻,拳头碰撞的声音不时响起。猪皮帮的人员常年打拼,自然能听出这打斗声是高水平的打斗,几乎能媲美顶级职业的拳头声。

  对攻持续展开,杨波逐渐感到吃力,此时他已经没有保留力度,而张天池的拳却渐渐加力,最后张天池一个直拳轰在杨波胸口,杨波直接倒地,痛的龇牙咧嘴。

  杨波的身材比张天池壮实一圈,他无法相信,自己居然在力道上败给了张天池,而且他也看出张天池留了力,否则刚才那一拳,他指定吃不消。

  i更;r新Z最!快上酷T匠%网

  “有力的拳跟喝冷酒一样,不会即时见效,要经过慢慢的热身才能打出更有力的拳,你出拳的方式不对。”张天池望着杨波,看他恢复的差不多了,问到:“你,服吗?”

  杨波默不做声,其他人更是保持缄默,公认最能打的杨波都输了,其他人和张天池拼拳头只会自取其辱。

  看完两人的打斗,龚杰发话了:“张天池的身手你们见识过了,我之所以放心把你们交给他,是因为他的谋略比他的身手更厉害百十倍,跟着这样的人,坦白说,比跟着我强。”

  “龚老大,你过谦了。”张天池被龚杰如此评价,觉得有些夸大了。

  龚杰摆摆手,继续说到:“我把我的人留给你,是要付利息的,等我出来的时候,我要看到这些人一个都不能少,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张天池和毛红磊重重的点头,这二十二个在刀口上讨生活的汉子,大都红了眼眶,在道上行走,谁没几个仇家,现在猪皮帮垮了,龚杰没有不管他们,还把他们凝聚在一起,这样的做法,没法让人不感动。

  当天下午,龚杰一个人来到市公安局自首,把这些年来积攒的财力交到了杨波手上,他也担心这帮老兄弟要是跟着毛红磊混不下去了,还有办法在其他地方安身立命。

  第二天的报纸和本地电视台对龚杰的自首进行了大篇幅的报道,猪皮帮自此彻底画上句号。同一天,毛红磊从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带领着猪皮帮留下的二十二个人,先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以前的猪皮帮是三大帮派之一,此刻毛红磊等人,只能称之为团伙,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妥协是一门艺术,不知妥协的人最终只会变成孤家寡人,而不会掌握妥协的度,那就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