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街,有个明朝时期的古窖池,从这儿路过的人,总能闻到空气里漂散的阵阵酒香。而街的另一边,紧靠沱江,略显荒凉,附近的住户早已关门闭户,似乎人人都能感受今天的躁动。

  早在太和帮下战书那天,张天池就在三星街附近一直转悠,并且画出了整个三星街以及周遍几条街的地势图。在两帮决战这天,张天池和毛红磊早早来到三星街,并找了个制高点隐藏起来,这样既能众观全局,也能进退自如。

  首先登场的是太和帮,这群以城市居民为主的子弟,个个意气风发,哪个混社会的人不想上位?今天这场帮派之争无疑是块上位的跳板。太和帮确实人数众多,随处可见黑压压的人群站起在一起,边聊天边抽烟,武器也是五花八门,但没有枪支,这倒不是太和帮刻意藏起来,大规模的械斗如果再用枪支,必然会触碰官方的底线,到时候无论是哪方,都没有好果子吃。

  临近晚上十点的时候,猪皮帮大部队赶到,清一色的左臂绑了白布条,右手提了杀猪刀。猪皮帮的人数在三百多人左右,整整比太和帮少了一半还多,不过猪皮帮的人普遍比太和帮的人身体魁梧。猪皮帮都是穷苦出身,人员大多来源于郊区或者乡村,两派一直以来龌龊不断,今天猪皮帮虽人数不占优势,却没有一个人害怕。

  龚杰站在猪皮帮大部队前面,李老大则坐镇后方指挥,现在太和帮发展壮大了,李老大也相较之前更为惜命了,李老大显然没有龚杰那份敢于玉石俱焚的拼劲。

  “龚杰,你敢来,今天就留在这儿吧!”李老大自信能把猪皮帮一举歼灭。

  “姓李的王八蛋,你设计陷害我弟弟,今天不管你躲在哪里,我都要把你揪出来,取你狗命!”龚杰只说了这一句,怒吼一声:“兄弟伙,搞死他们!”

  龚杰身先士卒,一刀砍在对面太和帮一人身上,此人血溅如喷,凄厉的惨叫顿时划破长空,猪皮帮的人员随之一涌而上,一场拼杀,正式展开。

  猪皮帮突然行动,着实打了太和帮一个措手不及,霎时间,血雨漫天,惨叫不绝。猪皮帮的战斗力确实生猛,人人化将为兵,遇人则砍,以一敌二甚至敌三都不落下风,李老大眼见太和帮居然被步步逼退。

  “前线的兄弟伙,全部让开!”胡炫一声令下,太和帮第二纵队替换下先前和猪皮帮火拼的帮众。早在下战书之初,胡炫就命人将传统砍刀焊接一米五的钢管,砍刀转眼变成关公刀。

  太和帮第二纵队人人如关公降临,有序前进,自古兵器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在近身搏斗中,饶是猪皮帮人员再生猛,也难敌关公刀临阵。转眼间,气势如虹的猪皮帮节节败退,猪皮帮体格和战斗力的优势荡然无存。

  就在此时,居民楼阳台上一身黑衣的张天池和毛红磊相互点点头,双双戴上黑色面具,拿起自己制作的土枪朝太和帮关刀战队人群集中的地方射去,一枪打响,两人也没看打没打中,直接跑到了下一地点。

  土枪的声响极大,而且又是霰弹,哪怕毛红磊瞄准度再低,也能打中一片。杀的兴起的太和帮突然有人喊到:“猪皮帮安排了枪手!”

  ps最m新$j章节上{U酷_匠/网

  整个拼杀场面陷入一片慌乱,大多数人不怕砍刀,有时候被砍个几十刀也不致命,但枪就不一样了,一不小心命就没了,前几天纵横一世的陈敖就是如此下场。

  又是几声枪响,胡炫也不禁紧张起来,有人用枪,这场面指定是控制不住了,忙派人依据自己的推测朝枪声响起的位置前去查看,不过张天池和毛红磊早跑到下一个地点去了。

  几声枪响过后,两帮之间的拼杀再次达到均衡,谁也没落到明显好处,更让李老大和胡炫头疼的是,远处竟然响起了警笛声,听声音,来的警车不少。

  “跑!”胡炫短暂思考后,不得不放弃好不容易就要歼灭猪皮帮的局面。

  胡炫的命令还是下迟了一点,更让胡炫吃惊的是这次出警的竟然是防暴大队,人数更在五百人以上。配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防暴大队,鸣枪之后,手持盾牌,见到人就警棍招呼,打的两帮人员全无脾气。

  李老大和胡炫趁乱逃跑,龚杰也逃过警察的围捕,胡炫吩咐几个得力干将一路追杀龚杰,他怎能放虎归山?

  催泪弹、喷雾器齐齐上阵,太和帮、猪皮帮的帮众纷纷被制服,整个三星街被血洗后,那些受伤的帮众痛苦呻吟。在防暴大队面前,战斗力和战术都只是一个笑话,再大的帮派,也不敢和官方公然对抗。

  逃过警察追捕的龚杰,并没有甩掉太和帮的刀手,龚杰一路狂奔,他不怕死,只是仇恨之心不能熄灭。几公里后,龚杰几近虚脱,他满腔悲愤,难道一代枭雄,今天真要命丧几个鼠辈之手?

  五个刀手终于把龚杰拦下,其中一人一刀砍在龚杰腿上,伤口深可见骨。

  刀手真待砍下第二刀,龚杰都做好临死拉个垫背的打算,两个黑衣人出现在刀手和龚杰眼前。

  来人正是张天池和毛红磊,不过此时两人戴了面具,无人认出他们。张天池举起枪,让刀手后退,并丢掉手中的刀,刀手们面面相觑,最终只能照办。

  刀手刚丢掉刀,毛红磊拣刀就朝起中两人腿上砍去,反应过来两人枪里没子弹的其他三个刀手马上出手反抗,却敌不过张天池的身手。张天池和毛红磊一人制服一个刀手,另一个刀手想跑,却被中刀的龚杰打趴,就算受伤,龚杰的战斗力同样不容小觑。

  龚杰拣起刀,毫不留情的砍向被打倒在地的刀手,一连四个,一刀毙命,然后把刀甩在张天池和毛红磊面前。张天池刚弯下腰要去拣那把刀,被毛红磊制止了:“哥,你心理背负的罪恶感太深重,还是让我来吧!毕竟和太和帮有仇的是我。”

  毛红磊拣起砍刀,照着龚杰的方式解决掉剩下的那个刀手,龚杰眼中露出赞许的目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成大事情,除了偶尔踩到狗屎的幸运儿其他无一不是深谋远虑,就如同下棋,能够想到十手以后的肯定胜过只能想到五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