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水缓缓向下游流去,夕阳慢吞吞躲进水中,刹那间,水天一线,天地万物仿佛都被笼上一层金色,这一刻,那光,那人,那水,即是永恒。那人正是昨天受辱的龚老二,此时,他已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昨天从陈敖胯下钻过时,他就已经对世间的一切不再留恋。

  江边不远处是龚家老宅,而老宅不远处那个早已废弃的破败猪圈则是猪皮帮的军火库,这里面藏着猪皮帮所有的热兵器。龚老二先是在龚家老宅跪了一个小时,从小就是哥哥龚杰护着他,现在正是猪皮帮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龚老二压根就没打算这件事还让龚杰为他出头。

  龚老二挑选了一把白色的仿五四式手枪,精心打扮一翻后,又到了昨天那个迪吧,找了个位置安静的坐在那里。随着时间的推进,来迪吧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认出龚老二来,在一旁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龚老二视他人的闲言碎语如无物,云淡风清的等着陈敖出现。

  陈敖刚接到消息以为是龚杰带了大队人马来找他,后来一打探,原来迪吧里只有龚老二一个人,并且四周完全没有猪皮帮的人。既然龚老二都找上门了,陈敖自然不能躲着,他毕竟也是道上的一号人物。多年混社会的经验告诉他,今天晚上的事或许没那么简单,可是陈敖自持太和帮兵强马壮,并不把龚老二放在眼里,更何况胡炫也下了指令,要陈敖找机会挑起两帮之战。

  陈敖在迪吧门口安排了几个兄弟,又带着几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迪吧,迪吧的工作人员也很懂事了关掉音箱设备,一向热闹的迪吧此时出奇的安静。

  “哟,龚老二,又见面了啊,今天是来赔罪的?”陈敖满是挑衅的笑容挂在脸上。

  龚老二起身,向前走了几步,离陈敖五米开外的时候,开口说到:“跪下!”

  陈敖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疑惑的看着龚老二,刚想开口,龚老二一枪打在陈敖的左肩膀上。

  太和帮的几个人正要围上来,却被这突然响起的枪声阻挡了脚步。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的陈敖说到:“在公共场所开枪,龚老二,你这是要玩儿大的是吧?”

  “跪下!”汞老二的声音格外冰冷。

  “我跪你大爷,有种打死老子!”陈敖不相信龚老二真敢要自己的命,这么多人在场,他如果服软,那以后也不用混了。

  ◎%更新最2快上酷!匠6网

  ‘啪’,龚老二没有多余的废话,一枪直接打在陈敖的右腿上。陈敖随着枪响跪倒在地,此时他不再出声,这下他终于知道,龚老二是来真的。

  “道歉,否则下一枪让你变成太监。”龚老二看见陈敖跪下,满足感浮现在脸上。

  陈敖咬了咬牙,不甘心的说了声对不起,道歉虽然丢脸,但是命根子显然更重要。

  “今天在场的人听好了,这是我和陈敖的私人恩怨,和我哥无关,你们给我记住,龚家没有一个软蛋。”龚老二说罢,又用枪指了指站在陈敖身后的太和帮其他人,示意他们退到一旁,平日嚣张跋扈的太和帮帮众此时也只有乖乖退让。

  龚老二走到陈敖面前,说到:“我坐了一辈子的文人,今天好不容易变了一次武夫,以前我还看不惯我哥崇尚勇武,现在我才发现,武夫的我,显然是我一生中最耀眼的时刻。”说完,龚老二扫视了一遍迪吧里的人,场内无一人敢和龚老二对视,生怕一个不小心,下一枪就会打到自己身上。

  陈敖连中两枪,疼痛难忍,满头大汗,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在他眼里,龚老二现在就是一个疯子。

  “我在一本书上看过一句话,宽恕是神佛的事情,而我要做的就是安排你和神佛见面。”龚老二说毕,一枪打在陈敖眉心,陈敖瞪大眼睛,赫然死去。

  迪吧里有女人再也忍不住,尖叫起来,现场一片骚乱,龚老二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了。

  ‘啪’龚老二再开一枪,不过这次是朝天开的,现在立刻安静下来。

  “没你们的事了,想报仇的留下,其他人走吧!”龚老二说到。

  众人如蒙大赦一般,轻手轻脚的走出迪吧外,生怕一个响动,让龚老二性情突变。

  龚老二等人走完,又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着镭射灯不断打在血泊中的陈敖身上,心境却异常的宁静,警察来的时候,龚老二还坐在那里,惬意的喝酒。

  另一边,听到消息的龚杰起身,抬起身下的椅子,砸向窗户,顷刻间,玻璃四溅,龚杰怒吼道:“太和帮,往后我们这个城市,太和猪皮将只有一个帮派存在!”

  当天晚上,猪皮帮就召集了全部帮众,龚杰发表了重要讲话,两帮随着龚杰的发言,正式展开全面战争。也是这个晚上,还在为陈敖受尸的太和帮接到消息,连续被砸了十多个场子,一时间整个城市陷入不安宁状态。

  太和帮随即展开反扑,但猪皮帮显然早就作好了准备,原本属于猪皮帮的场子早已人去楼空。猪皮帮如一支游击部队,找准机会就砸了太和帮的场子,砸完就跑,太和帮场子太多,无法集中帮众,所以一度竟然落于下风。

  张天池听到这个消息,就关在家里不断思考,虽眼前发生的一切和他无关,但两帮相战,这个城市开始重新洗牌,如果他不能比别人看得更远一步,将会影响他将来的布局。

  接连吃亏的太和帮,再也无法忍受,虽然唐家三令五申要求太和帮息事宁人,但太和帮再忍下去,整个帮派将走向覆灭。

  终于,太和帮下了战书,约战于三星街,这是胡炫的主意,猪皮帮如果敢来,太和帮将一举歼灭猪皮帮,如果猪皮帮不敢来,那么太和帮在江湖中也就再无地位。按胡炫的计算,太和帮有七百人之众,而猪皮帮满打满算也只有三百来人,按照惯例,人多了往往打不起来,胡炫要用人海战术解决猪皮帮。

  太和帮把消息散布开来,又暗中送了唐家不少钱和好处,到时候官方会对这次事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就只等着猪皮帮的出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一将功成万骨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