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毛家已被监控起来,看形式,毛红磊的爸爸不久就会被双规,现在的毛红磊确实可以从根本意义上来说是一无所有。树倒猢狲散这个词语用在官场是再合适不过,很多人和毛家划清了界限,毛家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真正的求助无门,回天乏力。

  好不容易等毛红磊的情绪平静下来,张天池让毛红磊把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

  听完毛红磊的诉说,张天池又让毛红磊把那天喝酒的细节详细描述。

  毛红磊伴随着痛苦说完那天喝酒的情形,张天池重重一拍茶桌,带着愤怒说到:“兄弟,你这是中了别人的设计啊,你就没有发觉其中不对劲的地方吗?太多的巧合聚在一起,那就不是意外了!”

  “可是,哥,我的确和刘菲发生关系了啊……”毛红磊一直也在琢磨这个事,却一直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

  “你傻啊,被人下药了都不知道,你真以为那几个服务员是特意来为你们服务的。说不定李森雄压根就没喝酒,倒酒的人是他的人,酒早被掉包了。”张天池越说越来气,李森雄的手段真够毒。

  毛红磊恍然大悟,随即翻箱倒柜要找趁手的武器去和李森雄拼命。张天池一脚把毛红磊踹倒在地上,狠狠的扇了毛红磊几个大耳光:“你给我冷静下来,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你还和以前一样胡闹能起什么用?”

  !。酷\匠|!网(#首发

  泪珠在毛红磊的眼睛里滚动,然后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滚下来,滴在嘴角上、胸膛上、地上。毛红磊不甘心,几乎是一夜间就从众人眼中的宠儿,沦为众人眼中的弃儿,这叫毛红磊怎能甘心?

  “哥,不管你怎么说,这个仇我一定要报,这口气我实在无法咽下!”

  张天池笑了,拍了拍毛红磊的肩膀说到:“自己的挚爱被抢了还连个屁都不敢放,简直枉为男人,更不配做我张天池的兄弟!你放心,你失去的一切,我都会帮你夺回来。”

  “以前我凭借家世还能和李森雄争一时长短,现在我们家都这样了,坦白说,还真不能拿太和帮怎么样!所以,哥,这趟浑水你就别参合了。”毛红磊说的是事实,毛家败落,而太和帮发展形式一片大好。

  张天池把毛红磊从地上拉起来,接着说到:“如果连区区一个太和帮都搞不定,那我以后的路也就别走了,总之你相信我,属于你的一切,都会回来的。”

  看着张天池自信满满的模样,毛红磊没有犹豫的选择相信,重重的点头。

  “行了,先去收拾干净吧,男人就该把痛苦埋在心里,看你这邋遢的模样,自己都糟蹋自己,还有什么能力去取回你原本属于你的一切!”

  虽然张天池带回来了一支堪比特种兵的队伍,但他没想过这么早就把自己的底牌透露,他吩咐过各人,严格保守在山上的一切秘密。待毛红磊梳洗完毕,两人刚想到张天池家喝上两杯,却被毛红磊他爸给叫住了。

  “小张,我们单独聊聊!”毛父把张天池带到书房。

  待双方落座,毛父继续说到:“我走到今天,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放心不下我这个儿子。”

  “请叔叔放心,不论任何时候,我都会照看好毛红磊。”张天池从不轻易许诺,因为有的诺言,一但许下,就要用一生去守护。

  “我说句话你别多心,我经常听我儿子提起你,也暗中调查过你,但你的一切都无从查起。我们家这次出事,还能不能活着出来真说不清楚,所以请你坦白你的身份,也让我安心。”毛父虽然不是一个好的官员,却绝对是个好父亲,在最后阶段,最担忧的只有他儿子。

  “川北张家,张天池!”

  毛父的眼神中先是惊异,然后是惊喜,继而哈哈大笑:“我儿有幸,我儿有幸,看来天不亡我毛家,竟然结识了张家人,好好好……”

  毛父一阵狂笑后,渐渐恢复平静,张天池说到:“请叔叔为我保守这个秘密,时候没到,关于我的身世,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这个自然,以前听我儿说起你的事,我还觉得有夸张的成分,现在知道你是谁了,那一切也解释的通了。”

  毛父从一个不起眼的花瓶里拿出一个用防水袋包裹好的物件,继续说到:“张家后生,你出现在这个城市,我相信目的绝不简单,但你们张家的信誉也是无人能比,既然我把我儿交托给你,那这两样东西也一并交付于你。我了解我的儿子,他现在还不成气候,麻烦你以后多加照顾。这里面是酒帮和太和帮的罪证,猪皮帮现在已经日落西山,关于猪皮帮的罪证,前些日子我已经毁掉了。这张存折,密码是我儿子的生日,如果以后你遇到过不去的坎,和毛红磊用这笔钱换种生活方式,或者东山再起吧。你放心,户主是一个和我绝对没有牵连的人。”

  “叔,你比我更清楚,如果你把这笔钱交上去,肯定能减刑的。”张天池虽然不知道存折里有多少钱,但一个村官都能在上海买三套房,眼前这个市级高官所托付的绝对是一笔巨款。

  “我这次翻船,是太和帮在背后搞鬼,已经不是经济问题,我交不交作用都不大。”

  张天池一个人走出毛家大门,毛父既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到他的手上,看来他也很明白自己恐怕已时日无多。毛家父子需要有个时间作为父子间的临别对话,张天池哪在手上的东西,觉得很沉很沉……

  张天池把毛父交给他的物件藏好之后,开始对刘家进行调查,他必须对目前的状况有一定的了解。经过几天的调查,张天池得知,刘菲现在夜夜流连夜店,已从学校中退学。刘倩则和李森雄正式开始交往,不过刘倩很少出家门,基本不和外人接触。

  刘父为调查出奸夫是谁,联系上了太和帮,这是一个男人的底线问题,刘父不惜动用大量财力要求太和帮查找奸夫。

  太和帮确实消息灵通,没多时日就调查清楚刘母的老相好是谁,这个人背景也不一般,正是猪皮帮老大龚杰的亲弟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木有人物名字,剧情不好展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