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六点多,毛红磊醒来,感觉脑袋有些涨痛,甩了甩头清理意识。眼前的情景让他目瞪口呆,自己和刘菲一丝不挂的睡在一起,现场一片狼籍,四处都是空酒瓶,更要命的是刘倩和李森雄还趴在桌上睡着了。

  毛红磊努力的回想所发生的一切,却又丝毫记不起来,只觉得头很疼。刘菲也醒来,伴随着的是一声尖叫,这声尖叫把刘倩和李森雄同时从睡梦中唤醒。毛红磊和刘菲反应过来后,双双面红耳赤,毛红磊想解释,又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倩抱着头,整个人瑟瑟发抖,家里刚遭遇变故,自己最爱的人和最亲的姐姐又以这种姿态呈现在她面前,她一时难以接受。刘倩的眼泪始终在眼里打着转,却硬是没掉下来,看着毛红磊和刘菲的眼神逐渐变的怨毒,遭遇两人的背叛,此生再说原谅。

  “倩倩,你听我说…”毛红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开始拼命的解释,无奈怎也想不好说辞。

  “滚!”刘倩的语气冷若冰霜,起身走出卡间。

  毛红磊想前去抱住刘倩,却被刘倩闪身躲到了李森雄身后,刘菲则从醒来开始就哭的伤心欲绝。

  毛红磊还想上前去拉刘倩,只从刘倩眼里看到深深的冰冷,一时呆立在原地。李森雄拉着刘倩走出卡间,说到:“你们先把衣服穿好,不害臊!”

  毛红磊三两下穿好衣服,走出卡间还不放弃的想要解释,刘倩冷冰冰的说到:“解释就不必了,你和刘菲在一起是你的选择!”刘倩一手勾住李森雄的脖子,对李森雄就是一个长吻,接而说到:“而这是我的选择,姐夫!”

  毛红磊哪还忍的住,挥着拳头朝李森雄直奔而去,他才不管这里是不是太和帮的地头,现在满脑子只有杀死李森雄的念头。

  酒吧里很快蜂拥出一群人,饶是毛红磊再勇猛,也只有挨打的份儿,但他没叫一声。无尽的悔恨涌现在毛红磊心头,他一心求死,或者杀了李森雄。

  最终,毛红磊被打的动弹不得,刘倩自始自终没有半点阻拦的意思,反倒是李森雄吩咐停手。

  刘倩把衣服扔向呆住的刘菲,说到:“带着他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们!”说完,和李森雄一道走出酒吧。

  早已哭成泪人的刘菲,穿好衣服,扶着毛红磊艰难的朝毛家走去。刘菲虽然一直爱着毛红磊,却绝没想过从妹妹手中横刀夺爱,对于此前发生的事,她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就要到达毛家时,毛红磊甩开搀扶自己的刘菲,一人朝家里走去。其实刘菲也是受害者,不过这时连一个安慰她的人都没有,一时想不到去处,只能回到那个曾经很温暖的家里。

  黄荆老林里,众人都适应了野外生存和各种训练,后期张天池上的理论课更多。武力值更多情况下是强身健体,以及突发状况下的自保,这些日子来的训练,以足够让这群人在一般情况下有自保的能力。

  张天池还教了大家栈话,也就是俗称的黑话,同时还传授了大家隐语、唇语。有时候,不一定要精通于某些事物,但一定要知道,以免受害。大家最熟悉的栈话就是照子,就是眼睛的意思,挂撒指衣服,登格子说的是裤子,运用栈话最多的是江相派之类传承较为久远的帮派团伙。

  这帮人学个英语跟要命一样,学起栈话来上手却很快,没多长时间也就掌握了栈话的精要。不仅如此,张天池还让大家各自取了代号,以便在今后遇到事情可以通信,比如张天池的代号就是孤独鸟,冉欣的代号是兮雅鸟。

  训练结束的头一个晚上,张天池和王梦瑶一起信步山中,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天上绚烂的星空。在城市里,很难看到这样的星空,只有在山上才能看到繁星密布的银河,才能感受这如梦如幻的夜。

  张天池掏出一个埙,送给王梦瑶:“这是我自己做的,音色很特别,作为你能坚持下来的奖励。”

  “你用什么做的?”王梦瑶抚摸这个埙,手感很特别。

  “果子狸的头骨。”

  王梦瑶刚想放在嘴里吹来试试,听张天池说起制作材料,立马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知道你有些洁僻,没事,我已经作过处理了。骨埙是埙里最好的,埙本身的音色就凄凉婉转,你实在接受不了就还我。”张天池说着,做出要拿回来的动作。

  王梦瑶当然不愿归还,张天池头一次送她的礼物,她怎肯轻易放手。

  酷oV匠网}%正q版{首V发

  当年项羽被韩信围攻于垓下,韩信曾用四面楚歌之计,据传当时正是有人用人骨制作的埙吹奏楚歌,才有效的击溃对项羽忠心耿耿的楚军心理防线。当然这仅是传说,不过用骨埙吹出来的曲子,确有一番哀怨的味道。

  张天池制作的这个骨埙小巧玲珑,仅烟盒大小,便于携带,只要在方圆一公里内,一但吹响,拥有绝对音感的张天池就一定能听到。这是张天池的秘密,他没有告诉王梦瑶,而王梦瑶的秘密是,她也拥有绝对音感。

  下山那天,张天池总觉得心绪不宁,看着身边的人都没有出现什么伤害,又松了一口气,可一直到抵达那个熟悉的城市,不安感却并没有消失不见。遣散队伍后,张天池一直找不到毛红磊,最后好不容易得知毛红磊一直呆在家里。

  看到毛红磊那一刻,张天池真的吃了一惊,毛红磊一副落魄的模样,整个房间里充斥着酒的味道,哪还有平日里风光无限的公子哥模样。

  “哥,什么都没有了,家没有了,刘倩也没有了……”强烈的感情如泰山压顶般地向毛红磊袭来,他的手脚麻木了,血液快要凝固了,心脏也要窒息了,好像有一把尖锐的刀直刺进他的心里,五脏六腑都破裂了,毛红磊哭声中有种前所未有的绝望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说:

  有些人,一但错过就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