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家变故

  最近不少流言蜚语在毛红磊耳边响起,那些曾经的狐朋狗友也刻意疏远了毛红磊,还好有刘倩的陪伴,不至于让毛红磊感觉孤单。

  刘家姐妹和李森雄毕竟属于一个圈子的人,所以在有些场合碰面是在所难免,那么和刘倩形影不离的毛红磊自然也就会无可避免的见到李森雄。

  现在的李森雄似乎突然转了性子一般,和毛红磊碰面时,居然表现的很友好。毛红磊虽然一直不爽李森雄,可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道理他也懂,很多场合下,两人还一起喝两杯。

  黄荆老林里,不过几天时间,这群少爷小姐哪还有往日的光鲜靓丽?一个个灰头土脸,他们每天最幸福的时刻就是上张天池的思维拓展理论课,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能得到片刻的休息。

  这群人平时在学校上课全是百无聊赖的模样,这时却聚精会神的听张天池讲课。野外生存训练实在太苦,就昨天夜里,那些个叫嚣着要捉熊的人,目睹着两只三百多斤的野猪带着十几只小野猪走过,一个个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每天的格斗技巧和体能训练,简直堪称是魔鬼训练,而张天池自进山那一刻起,似乎就没了半点同情心。

  有人甚至萌发了逃跑的念头,不过想了想野猪的獠牙和毒蛇的信子,又都坚定的打消了这个念头。后来有人为了找找当初的感觉,参加过什么二十一天集训营,却完全没有感觉,在黄荆老林的训练,起码比二十一天集训营的生活苦上百十倍。

  至于食物,那就得各凭本事获得,山里的资源不少,可这里有些人要是能看见白饭泡菜都能两眼冒绿光。这接近五十人的人数,为黄荆老林开发成旅游景点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在这里生存了一个月,山上的野兽几乎都捕光。要不是野猪的繁殖能力强,搞不好在这片山域,野猪都得灭绝。

  在刚开始这几天,这些人的动手能力还是不强的,张天池可没惯着他们,自己一个人把山上的野味儿吃了个遍,不时还说句真香,诱惑几个吃了几天野果子的同学。张天池找到的食物,自己吃不完,就告诉其他人说,一百个俯卧撑换一只鱼,五十个仰卧起坐换一个兔子腿。

  本来受了一天的训练,大家都累得不行,可在食物的诱惑下,这些人还是爆发了无限的潜能。这群人出山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浪费食物,在后来他们达到惊人身家时,遇到菜点多了依然还会打包回家。

  尹梦瑶的不幸在于死缠烂打跟着张天池上山受苦,尹梦瑶的幸运在于拉上了冉欣一起。冉欣制作陷阱的能力超强,别人顿顿吃野果的时候,她和尹梦瑶却能吃上肉类,有次还捕获了一只酸草狗。

  不过每次冉欣肢解动物时,尹梦瑶都会转过身去,毕竟那画面太血腥,她不敢看。尹梦瑶以前压根就没发现冉欣的胆子有这么肥,什么蛇和小动物到了她手里,三两下就剥皮肢解,然后变成秀色可餐的食物。

  一段时间后,大家都适应了这里的生活,那些娇气习惯得到了很大改变,除了每天两小时的理论课,张天池又把训练强度增大。二十一天能让人养成一个习惯,而这一个月里,张天池培养了大家多方面的能力,不论是否出于张天池的私心,这群人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成长。

  在张天池进山的第二个星期,刘菲家出了大事。事情其实挺狗血的,刘菲的妈妈在一次聚会中,偶遇其初恋情人,然后旧情复燃。刘父身为本市首富,平时自然工作忙碌,无暇顾及家人,可这城市毕竟不大,风言风语很快就传到了刘父耳朵里。

  刘父一开始还觉得不过是谣言,自己虽然平时忙了些,没多少时间陪伴家人,可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他自问没有做过对不起家人的事。当有一天,刘父亲自看到刘母和另一个男人举止亲密的时候,刘父顿时觉得天混地暗。

  Mn更新最v快?上D◇酷k匠网U/

  刘母的初恋情人仓皇逃跑,刘父带着刘母回家,当着刘菲和刘倩的面质问刘母。

  “妈,我爸说的都是真的吗?”刘倩流淌着眼泪,幽怨的问到。

  刘母一声不吭,显然默认了这个事实。

  “妈,你告诉爸这只是个误会啊。”刘菲显然比刘倩更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见刘母默不做声的只是流泪,刘父猛的一起身,紧接着就是一顿暴打,两姐妹只是哭成泪人,没有半点阻拦的意思,她们知道,从这一刻起,原来那个幸福的四口之家,永远不会再重现。

  刘父暴打刘母之后,逼问其对方是谁,在地上不断呻吟的刘母却咬死也不说出对方是谁。刘菲和刘倩再也忍受不了这个现实,双双抱头痛哭,而后两人不愿面对,先后离家而去。正在气头上的刘父也没作出任何行动,他现在只想找出让他戴绿帽子那人是谁。

  刘倩找到毛红磊,看见愁眉不展的毛红磊,再也说不出任何话,只是扑在毛红磊怀里任眼泪横流。刘菲则把李森雄约出来一切喝酒,李森雄欣然前往,并把地点约到了太和帮旗下的一间酒吧。

  在刘菲看来,李森雄今天的做法足够仗义,因为刘菲说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李森雄叫人在门口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二话不说就陪刘菲喝了起来。

  刘倩在毛红磊的安抚下,渐渐止住哭泣,却在这时接到了姐姐的电话。

  电话里传来的是李森雄的声音:“你姐姐喝醉了,你有空来接一下她吗?”

  “在哪里?我马上过来。”刘倩虽然自顾不暇,但那毕竟是她的亲姐姐,她不能不管。

  毛红磊当然是一同前去,到达时,李森雄很客气的说到:“既然都来了,那大家一起喝几杯吧,反正我这儿今天为了刘菲和刘倩也不营业了。”

  李森雄的话,说的让人感觉很舒服,刘倩也想借酒消愁,就没拒绝李森雄的好意。李森雄随即叫来了几个服务员专门负责倒酒。

  这四个人,除了李森雄外,其他三人都心情郁闷,而这三个人的酒量,向来就不好。本已醉酒的刘菲再次端起酒来一杯又一杯的喝着,刘倩和毛红磊或许被这烦闷的心情所影响,也都似不要命的喝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 说:

  酸草狗,类似狐狸的一种动物,味道非常好,市价一度炒到五六百一斤。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