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荆老林

  张天池在擂台上挥汗如雨的时候,唐姣凤离开了这个城市,到了湖南国防科技大学读书。唐姣凤之所以选择军队院校,完全是家人的意思,她家里人还是希望她步入仕途。而在后来,唐娇凤没有走上仕途,也是因为张天池,这里暂且不表。

  唐娇凤临行的前几天,几个人又聚在一起为她送别,席间多少有些离别的伤感。毛红磊在七分醉的情况下提议几人结拜,并且排了座次,大姐唐姣凤,二姐王梦瑶,三哥张天池,四哥毛红磊,五姐冉欣,六妹尹梦瑶。这个提议遭到张天池的强烈抗议,他不能容忍王梦瑶和他成为兄妹关系,只是他没把这个原因说出来。结拜自然是没有成功进行,不过往后毛红磊就一直叫张天池为三哥了。

  今天的唐姣凤似乎有些醉,脸上出现少有的微红,说到:“离开你们,真不知道能不能习惯。”

  “又不是不回来了,别搞的那么伤感。”张天池举杯和唐姣凤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后来唐姣凤确实回来了,在张天池遭遇危机时回来的,并且也毁了唐姣凤的仕途。

  那天晚上,唐姣凤醉了,在酒桌上从无败绩的唐姣凤轮番找几个人喝酒,自己把自己给灌醉了。在唐姣凤自己的要求下,张天池送她回家,两人一路走去,一直都没有说一句话。

  在唐姣凤家门口,两人驻留脚步,张天池说到:“好好休息吧,以后去了外地,谁欺负你,就给我们联系,再远也来给你助拳。”

  “切,姐不欺负人就对了,谁还敢欺负姐……”唐姣凤说着说着,猛然转身抱住张天池,一行清泪划过,两人再也找不到什么话说。

  好几分钟后,唐姣凤才放开张天池,径直回到家里,几天后,唐姣凤悄悄抵达湖南。

  唐姣凤走后,毛红磊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他爸听到风声,有人举报他爸,纪委的人正在对他爸展开调查。

  毛家人和酒帮走的近,酒帮最先只是一个小酒厂,后来攀上毛家这层关系,向国家贷了巨款才一步步的发展壮大。有人形容酒帮老大的一句话,还不完的款,用不完的钱。

  毛家当然不是白帮忙,这中间得了不少好处,更何况中国的官员,除非不查你,一查谁都有问题。毛家人四处找关系,妄图躲过这次调查,酒帮老大游吟国也动用了不少关系,可终究于事无补。这几年来,太和帮搜集了不少毛家的罪证,另一方面,毛家的敌对派系唐家人也提供了不少证据,所以这次毛家注定败落。

  唐姣凤是唐家人,但唐家和李老大的关系匪浅,并且唐姣凤也没进入家族内部的权益斗争,即使她和毛红磊关系再好,也左右不了这场官场上的斗争。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太和帮已成为庞然大物,不仅在这个临江城市,重庆、成都、自贡,甚至昭通和毕节等外省城市也占据一片势力。太和帮的发展势头之猛,猪皮帮和酒帮望尘莫及,猪皮帮是因为势力每况越下,酒帮则是正处于转型漂白阶段,江湖上的事能不沾染就尽量避免。

  现在太和帮拿毛家开刀,也是觉得自己拥有足够的能量,可以一举扳倒毛家。毛红磊不再如往日般阳光灿烂,但他也没能力做点什么,对于一个大势已去的家族,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酷!匠‘j网Hv正,%版首DA发

  一切的反抗和不甘都是徒劳,毛家只有等待国家的审判,等待牢狱之灾。张天池也听闻此事,但他同样无能为力,现在的张天池等人,从某些角度来看,只能以弱小来形容。

  好在这段时间,刘倩一直陪在毛红磊身边,在毛红磊风光得意时,刘倩没有答应他的追求,现在毛红磊失势了,刘倩反而成了毛红磊的女朋友。没有山盟海誓,没有海枯石烂,当毛红磊一个人在球场发呆时,刘倩轻轻牵起他的手,毛红磊就下定决心要用一生来守护这个至爱。

  17岁,一个对爱情一知半解却又无比执着的年龄,或许会被很多人批判为早恋,可当两人公开恋情时,却得到了最真挚的祝福。毛红磊看似没个正形,却在刘倩出现时,变的对爱情无比忠贞。很多人在一生中会遇到几段感情,或许那仅仅是喜欢,真正的爱,只有一次。

  学校方面,李森雄很少出现,他作为太和帮的继承人,也在接受一系列训练。很多人感叹出身比不上别人,可在成长这条路上,没有捷径可言,谁都要付出努力,才能更好的生存。

  张天池在学业上并没有带领同学过多的学习,反而是在体能和意志方面进行更多的磨练。毕竟高中毕业后,这群人就会分散开来,在各自的领域成长,没有过硬的能力,一样会被淘汰。

  当张天池申请进山训练一个月的时候,得到了校方和家长的全力支持,那些家长也多少了解到,自己的孩子自从认识张天池后,有了很大的改变。这个年龄,或许在学习方面学不进去,但不可否认,接受能力是最强的。

  至于尹梦瑶和冉欣,在两人软磨硬施下,张天池无奈带两人一同出发,毛红磊则没有前去,毕竟他家里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刘菲也没去,毕竟是大家小姐,她爸持坚决反对态度。

  这次活动,只准备了帐篷、睡袋、手电筒以及小刀等,食物之类的什么都没带。活动地点在黄荆老林,那时候这个地方还没有开发成旅游景点,偌大一片山林杳无人烟,山中毒蛇、野猪等动物肆意横行,偶尔还有熊出没。张天池出发前,简单的说了下活动地点的情况,这群人没有半点担忧,反而一个个都很兴奋,甚至还有人想着捉熊。

  下车后,兴奋被劳累逐步取代,从下车地点到目的地有二十七公里,这群被骄宠惯了的少爷小姐叫苦不迭。一直让人觉得很弱的冉欣反而一直走在前面,她那个比较古怪的爷爷一直居住在山里,所以冉欣对于进山可以说是很有经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 说:

  TiLascerò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