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劫后余生

  连续几日大水不退,从最初的兴奋到无聊,这一夜,谁都无法安然入眠。食物的匮乏,精神的折磨,让人难以承受。除了张天池外,这几个人都是千金公子之躯,谁都没有遇到过这类状况。张天池曾经也是公子之躯,不过他从小接受训练,在灾难面前,比谁都平静。更何况张天池想要活下去的心愿比谁都强烈,因为他还有太多的事没完成。这里的每个人,都和张天池交情匪浅,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几个人遭逢不幸。

  众人商议,如果明天水还不退,那就制作简易的逃生工具,由张天池和水性不错的毛红磊先划出去,寻求救援。几个姑娘都会担心两人的安危,却抵不过张天池的执着,最后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半夜时分,张天池把大家赶到卧室去,然后一对一的单独谈话。到了这个时候,心理辅导很重要,如果有人在此时心理崩盘,那绝对会传染开来。

  最先谈话的是尹梦瑶,张天池在这个城市认识的第一个人。

  “我们两兄妹,自认识以来,就没好好玩儿过,有时候觉得挺亏欠你的。”

  “哥……”尹梦瑶无语哽咽。

  “其实我们年纪也不大,却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太多东西,这次出去以后,我带你去放风筝。”

  尹梦瑶眼泪肆意流淌,过了十多年的大小姐生活,家里突逢不幸,要不是认识了张天池,她真不知道该如何过活。

  “哥,你答应过我,不会丢下我不管的,明天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尹梦瑶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被困在这里几天,也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尹梦瑶在内心还是有些悲观的。

  张天池轻抚尹梦瑶的头,温柔擦去尹梦瑶的眼泪,说到:“没事的,我起码要照顾你到大学毕业吧,你相信我就行了。”

  尹梦瑶坚定的点点头,随后张天池让她返回卧室,并把唐姣凤叫出来。

  “你可别对姐说什么临终遗言或者成就大义的话,姐不爱听。”唐姣凤心里虽然隐隐不安,表现出来却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

  J更t新BQ最/快$上酷X"匠.v网“

  “别把气氛搞的那么伤感嘛,我们就随便聊聊。”

  “姐累了,想睡觉。一句话,不求你多长寿,活过三十岁就行了,在此之前你要出现什么意外,姐不会放过你的。”唐娇凤说完,转身回到卧室倒头就睡,枕头却早已湿润。

  接着出来的是毛红磊,张天池从沙发上起身说到:“走,一起上厕所。”

  小便时,张天池开口到:“记住,咱们是能站着撒尿的男人,男人就必须有担当,要是我们其中一个人出了意外,另一个人必须担负起这群人的安危!”说完,回到客厅。

  毛红磊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他恨自己不争气,这么大个人了还想哭,咬牙说到:“哥,我知道了!”

  冉欣走出来,张天池望着她笑笑,冉欣也跟着傻傻的笑。唐姣凤的笑,千娇百媚。王梦瑶的笑,温婉可人。尹梦瑶的笑,清新脱俗。惟独冉欣的笑,纯真善良,似乎不曾被这俗世所污染,人们见了她的笑容,很容易被感染,哪怕是奸邪之辈,也会泛起良善之心。

  冉欣的笑容说不上最具魅力,却让人难忘,反正张天池是没看过第二个人拥有此等笑容。

  也许是先前的谈话略微沉重,张天池一时语塞,好一会儿才说到:“谢谢了。”

  “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早已把你当成最重要的朋友,我觉得朋友之间不用说对不起和谢谢你。你说是吗?”

  张天池点点头,冉欣继续说到:“我从小性格内向,没什么朋友,你的出现,让我认识了这么一大群朋友,所以要说感谢的应该是我。明天你放心的去做,如果你回不来,我陪葬好了。”

  一向不善言辞的冉欣说出这番话后,也转身回到卧室,而这次眼眶红的是张天池。

  最后出来的是王梦瑶,两人没有一起经历过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愫却在两人心里疯狂滋长。张天池的性格也是偏内向的,虽一直对王梦瑶情有独衷,却一直没开口表白,他真怕被拒绝了连朋友都没的做。

  王梦瑶是大家小姐,心里天生就有一分傲气,张天池不开口,她自然也不会先开口。

  “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从没看你过生日。”张天池在脑子里想了又想,最后却憋出这么一句来。

  “十月初八!正好比你大十天。”

  这个日子,张天池一记就是一辈子,在后来有段时间疯狂酗酒的时候,张天池忘记很多东西,却从没把这一天忘记过。

  张天池是智商上的天才,情商上的低能儿,所以两人也只聊了些无关紧要的,如果有人在旁边看,非得急出病来。最终,王梦瑶靠在张天池肩膀上睡去,几个小时里,张天池都怕影响王梦瑶的睡觉,没舍得动一下。

  就这几个小时里,水位渐渐退下,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张天池和王梦瑶身上,画面异常唯美。

  王梦瑶揉了揉眼睛,从美梦中醒来,看着一直保持不动的张天池,脸上红云纷飞,这是她第一次靠在一个男人身旁睡去,以前她连男同学的手都没碰过。

  人们陆续从卧室里走出来,朝阳台走去,看着退去的水,欣喜不已。阳光照在这群青少年的脸上,让人不得不感叹,生活如此美好。

  没有劫后余生的抱头痛哭,没有多余的废话,相继告别后,各自归家,这时候能有什么比得上给家人报平安重要?

  张天池这套房子,不说受多大的影响,肯定是有一定的安全隐患,谁能说的清这滔天大水还会不会再来一次?张天池决定再次踏入街头擂台,他此前并没有打多少比赛,一是他的名声太大,没多少人愿意和他打,二是他也不愿意殴打自己并不痛恨的对手。

  有人形容,擂台是一个荒野沙漠,只能靠自己走出去,四角的荒野沙漠只有一杯水,为了走出去,你必须殴打你并不憎恨的对手。张天池内心有一份善良,这份善良来源于尹梦瑶,或许是冉欣,也或许是王梦瑶。所以他有时会故意挨几拳,以减轻自己的罪孽感,那一段时间,张天池总是伤痕累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鸟 说:

  比天灾更可怕的是人祸,不论生活有多不易,请不要忘记内心那份良善/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